新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最强医圣 > 第一千七百二十章 谁都不会死
    在吴志天被自己的父亲一巴掌扇飞之时。

    沈风乘坐的飞行法宝,稳稳停在了霍家的附近。

    苗善生、梁齐贤和马岩这三个老头,争抢着帮沈风推开车厢的门,为此他们差点直接打了起来。

    哪怕是走下车厢,他们三个也互相不服气,一个个瞪大着眼睛。

    不过,只要他们看向沈风,或者沈风看过来的时候,他们会充分的发挥变脸的本事,瞬间变成一脸笑意和讨好。

    这一幕看得何承宇羡慕无比,他也想靠近一些风盟主,只是有这三个老头子在,他只要一开口拍马屁,就会立马被马岩等人传音威胁,弄得他只能郁闷的站在一旁。

    唯有苗晓芸满脸笑意的看着这一切,美眸里始终布满了崇拜和着迷,她绝对是成为了沈风的脑残粉。

    看到自己的偶像如此受人追捧,她心里面自然是非常的喜悦,哪怕连自己的爷爷,在沈风面前如同孙子一样,都被她给完全忽略掉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在霍家斜对面的茶楼等我。”

    “在我进入霍家,见到我的朋友之后,我很快会到茶楼去找你们。”

    沈风对着梁齐贤等人说道。

    他如今并不知道发生在霍家内的事情,纯粹是想要先和霍思雅他们见一面。

    对于沈风的话,梁齐贤等人非常听从。

    他们目送着沈风往霍家走去之后,在茶楼的顶楼要了一个包间,正好可以看到霍家大门口。

    在沈风来到霍家门口之后。

    把守在外面的霍家修士,根本没有给沈风好脸色看。

    眼下孟家等人都在里面了,而且在这里把守的修士,从前根本没有见过沈风。

    其中一人质问道:“小子,你是何人?来霍家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沈风并不想惹事,他道:“麻烦通报一声,我找霍鸿坤和霍思雅!”

    在这里把守的霍家修士,听到这句话之后,他们脸上的表情有些怪异,虽说如今在门口把守,但他们知道霍思雅等人,此刻全部跪在大厅外呢!

    今后,霍鸿坤这一脉就算能够留在霍家,也将变成卑微无比的下人。

    “我是霍思雅的朋友,麻烦你们通报一声。”沈风再次开口道,表现出了应有的礼貌。

    可把守霍家门口的修士,在确定了沈风是霍思雅的朋友之后,他们的脸色变得嘲弄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小子,我们霍家没有叫霍思雅和霍鸿坤的,哪里来的,给我滚回哪里去!”

    “对,不要在这里碍事,否则惊扰了我们霍家的家主,你就算有十条命也不够活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闻言。

    沈风眉头紧紧一皱。

    从这些话语之中,他听出了一丝不对劲,天境大圆满的神魂之力,第一时间朝着霍家漫延而去。

    当他感知到霍思雅等人跪在地上,而吴志天等人情况不妙之后,他哪里还会和把守大门的修士废话。

    身体内功法运转的瞬间。

    沈风的身影猛地出现在了他们的身后。

    紧接着,他们的脖子上出现一道伤痕,身体不自觉的朝着地面上倒去,彻底陷入了昏厥之中。

    而斜对面顶楼包间内的苗善生等人,看到沈风打晕霍家门口的修士之后,他们随即从椅子上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盟主不是去霍家见朋友吗?

    为什么要打晕霍家门口的修士?除非是发生了什么意外!

    没有说任何的废话,梁齐贤、马岩和苗善生瞬间冲出茶楼,朝着霍家的大门口掠去。

    如今沈风在他们心里面如同神一般,如若霍家的人敢对沈风不敬,那么他们可不会给任何的面子!

    何承宇见这三个老头冲出去之后,他暗恨自己的修为太弱,想要去拍马屁也赶不上一个热乎的。

    他和苗晓芸晚一步冲出了茶楼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此时。

    霍家的大厅外。

    倒在地面上的吴志天,没有去管脸上的血肉模糊,他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孟泽辉走过去拍了拍吴岳的肩膀,道:“吴老弟,这才对嘛!在真正的道理面前,就应该要大义灭亲!”

    随后,他指着齐雨萱,道:“既然没有人愿意开口,那么我就对这个贱人进行搜魂。”

    “这贱人从前还是我儿的未婚妻,如今居然如此狠毒,我儿的死肯定和她脱不了关系。”

    闻言。

    头发凌乱的齐雨萱,身体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修士一旦被强行搜魂,轻则神魂受到重创,直接变成一个白痴;而重则会一命呜呼!

    最重要被搜魂的过程是非常痛苦的。

    跪在地面上的霍思雅,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好姐妹,被孟泽辉搜魂而无动于衷,她猛地从地面上站了起来,对着霍鸿坤说道:“爷爷,对不起!”

    随后,她对自己这一脉的人,说道:“各位,对不起,连累你们了!”

    霍梦玲见此,她冰冷的喝道:“霍思雅,我们有让你站起来吗?”

    “你确定要这么做?你想要让你们这一脉的人,全部给你陪葬吗?”

    在她话音落下之后。

    跪在地面上的人,反而一个又一个的相继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思雅小姐,我们支持您的决定,我们才是嫡系一脉,如今霍家掌握在旁系这些杂种手里,我们都不甘心,与其做他们的奴仆,倒不如一死了之!”

    “不错,思雅小姐,你没有对不起我们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霍威和霍梦玲见霍鸿坤这一脉的人,根本不惧怕死亡了,他们脸上的神色十分难看。

    满脸鲜血的吴志天,对着吴岳鞠躬道:“父亲,这是我最后一次这么喊你。”

    “从这一刻起,我不再是吴家的子弟,我想要有尊严的走完这最后一程!”

    “孟骏龙就是该死!”

    “霍梦玲手腕的手链,就是霍思雅的物品,我不能扭曲事实!”

    “临死之前,我只求无愧于心!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。

    其余家族的子弟,纷纷开口退出家族,全部站在了吴志天身旁。

    这份气势,一时间镇住了在场的所有人。

    这一刻,齐雨萱的身体不再发抖,有这么多真正的朋友陪着她,就算死,就算被搜魂,好像也没有那么可怕了。

    “孟泽辉,我要告诉你,孟骏龙只是一个废物,只是一个小人!”

    “如若有来世,我定要亲手杀了你!”

    齐雨萱声嘶力竭的吼道。

    闻言,孟泽辉表情狰狞到了极点,在他想要不顾一切对齐雨萱搜魂的时候。

    一道冷若冰窟的声音,在大厅外回荡开来:“为何要等来世?今天你就能杀了他!”

    “只要有我沈风在,你们今天谁都不会死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