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最强医圣 > 第一千七百三十八章 被驱逐之人(八更)
    对此。

    王南康和王景霆脸上浮现一抹嘲弄之色,这个世界上有太多的愚蠢之人了。

    当王博川手背上的血红色纹路,再一次蠕动起来之后。

    这名女子也随即感受到了痛苦,她如今的状况,完全和刚刚那名青年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身体内的血液如翻腾的海水一般。

    随着这种痛苦感越来越强,这名女子同样忍不住睁开了眼睛,当她看到自己的同伴,已经变成一具干瘪的尸体之时,她脑中瞬间如遭雷击。

    随后,看到自己的身体也在不停干瘪下去,她眸子里充斥着无尽的恐惧之色,想要挣扎着从地面上站起来,可她根本连动弹一下手指也做不到。

    盯着王博川略显狰狞的阴沉脸庞,这名女子喉咙里发不出声音,泪水不停从她眼眶里流淌而出。

    她只能承受着这种痛苦的同时,看着自己的身体越来越干瘪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。

    王博川移开了自己的手掌。

    这名女子干瘪的身体倒在了地面上,可她的生命力十分顽强,全身血液被抽干之后,竟然还隐隐有一口气没有断。

    如今王博川的手掌移开了,这名女子最起码能够发出声音了,她虚弱无比的说道:“为、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们?”

    王景霆笑了笑,帮王博川回答道:“只因为我老祖需要鲜血,能够为我老祖提供鲜血,这是你们的荣幸!”

    说完。

    他一脚踩在了这名女子的喉咙之上。

    “咔嚓!咔嚓!”的骨头碎裂声响起。

    王景霆直接将这名女子的脖子给踩碎了,使其最后一口气彻底断了,一颗干瘪头颅上的一对眼睛,瞪得十分巨大,其中充斥着愤怒、不甘和恐惧!

    而王博川看着手背上的血红色纹路停止了蠕动。

    在数年前。

    他在一处遗迹之中,手背上获得了这个纹路。

    后来,他发现这个纹路,能够吸收修士的鲜血,随后,从纹路之中会透出关于铭纹的奥秘,以及对修为有帮助的能量。

    当初他获得这个纹路的地方,应该是曾经一名铭纹师的洞府。

    经过一次次的尝试,王博川还发现,这血红色纹路中的能量,不仅可以自己吸收,还可以传输到别人体内。

    这也是为什么王南康和王景霆,这几年修为同样暴涨的原因了。

    只是随着时间推移,纹路需要的血液越来越多,如若不将其满足,那么就不会有能量,或者是关于铭纹的奥秘透出。

    极速提升的滋味,很容易让人上瘾。

    眼下,王博川沉着脸,道:“不够,还远远不够,我需要更多的鲜血,如若能够吸收几名天玄境修士的血液,那么就肯定能让血色纹路释放出玄妙了。”

    有了这个血色纹路之后。

    对于将来跨入六阶铭纹师的行列,王博川也有十足的信心了,所以必须要吸收更多的鲜血。

    修为越强的修士血液,能够更加快的让这个血色纹路满足。

    到了现在,王博川等人都不知道,这个血色纹路到底是什么?不过,他们对这个血色纹路是非常的依赖!

    一旁的王南康恭敬的说道:“父亲,等这次铭纹师聚会结束,我一定帮你多找几个天玄境的修士。”

    王博川微微点头道:“只要有这个神秘的血色纹路在,将来我们王家不仅仅是要做铭纹界的第一,而且还要成为所有顶级势力中的第一!”

    王南康和王景霆听得此话之后,他们也是一脸的向往之色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时间匆匆。

    黑夜褪去,阳光普照大地。

    次日。

    沈风亲自去看了一下吴志天和霍鸿坤等人。

    其中霍鸿坤虽说被踩断了双腿,但情况也不算太过的严重。

    昨天晚上,他炼制了不少五品疗伤灵液。

    用五品灵液来治疗霍鸿坤等人的伤势,完全是绰绰有余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毕竟在一重人天内,除了沈风之外,最强的也只是四品炼心师。

    由此可见,五品灵液真的是极为不凡了。

    此刻。

    沈风在齐振和齐雨萱住的院落里,他们也停留在了梁家之内。

    眼下,在他五品疗伤灵液的治疗下,齐振那两条几乎不可能恢复的双腿,其中粉碎的无比厉害的骨头,在逐渐的恢复过来了。

    站在一旁的齐雨萱紧紧的抿着嘴唇,看着自己父亲的双腿真的能够恢复,她脸上浮现了惊喜之色。

    霍鸿坤等人都不知道,这些灵液是沈风自己炼制的,在沈风的掩饰下,他们也没有猜出这是五品灵液。

    只是齐振在感觉到这种灵液的药力之后,他眸子里泛起一道惊疑之色,说道:“雨萱,别愣在这里,帮我的恩人去倒杯茶过来。”

    闻言,齐雨萱随即走进了屋子内。

    见此,齐振叹了口气,道:“小友,这五品疗伤灵液,浪费在我这么一个废人身上,真的太不值得了。”

    听得此话。

    沈风眉头瞬间一皱,他已经将这些灵液掩饰的很好了,面前这个区区二流家族的家主,为什么能够识破?

    看到沈风的表情变化之后,齐振笑道:“小友,不必紧张,我只是一个废人,不可能给你带来什么伤害。”

    说话之间。

    他将自己右胳膊上的衣袖撕开,只见上面刻着“神庭”二字。

    只不过,这两个字上被数道伤痕给划过了,俨然是刻意要将这两个字划掉。

    “你是下神庭的人?”沈风眉头皱的更加紧了。

    此时,齐雨萱正准备端着茶走出来,齐振说道:“雨萱,我有些事情要和这位恩人单独说,你先在屋子里等一会!”

    虽说齐雨萱脑中充满了好奇,但听到自己父亲的话之后,她还是止住了步子,停留在了屋子内。

    当然,她也没有运转功法,去偷听自己父亲和沈风的谈话。

    她知道以沈公子的修为,如若她偷听的话,那么肯定会立马被发现的。

    在确定了齐雨萱真的听话之后,齐振缓缓叹了口气,道:“小友,我曾经确实是下神庭内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如今我和下神庭没有了任何关系,我只是一个被下神庭驱逐出来的废物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从前我服用过五品灵液,所以能够判断出小友你手里这种灵液的品级。”

    听到齐振说自己是一个被驱逐出下神庭的废物之后,沈风再次微微一愣,看来齐家这个二流家族的家主,并没有表面上这么简单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