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最强医圣 > 第一千七百三十九章 五大天将(九更)
    沉默了好一会之后。

    沈风疑问道:“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?”

    他对下神庭极度的反感,在不久的将来,他还要和下神庭正面对抗呢!

    而齐振并不知道沈风心中的想法,他缓缓说道:“我觉得小友你很特别。”

    “你给我服用的五品灵液,炼制出来的时间并不长,如若我没有猜错的话,这种灵液是你炼制的。”

    “小友你是一名五品炼心师!”

    见沈风没有否认,他继续说道:“自从被驱逐出下神庭之后,我一直苟延残喘的活着,好久没有这么想和一个人好好说两句话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次我甚至连自己的女儿也保护不了,多亏了小友你及时赶到啊!”

    沈风随口说道:“孟家的事情因我而起,理应要由我来承担,是我连累了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你这么想和我说两句,不如先说说你的故事吧,我洗耳恭听!”

    齐振洒脱的笑了笑,道:“在被逐出下神庭后,你是第一个听我讲过往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你有没有听说过下神庭的五大天将?”

    看到沈风略带疑惑的表情之后,他解释道:“五大天将是下神庭庭主身边最强,最神秘的五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当年我便是五大天将之一。”

    “身为天将,平时会穿戴盔甲,脸上也会戴着金属面具,所以知道我们长相的人,只有是下神庭的庭主。”

    得知五大天将在下神庭的地位之后。

    沈风明显惊讶了一下,没想到齐振曾经在下神庭内的地位这么高!

    齐振在停顿了数秒之后,接着说道:“每个地方都有斗争,在下神庭内也不例外。”

    “当年下神庭的庭主让我去杀一名魔道修士。”

    “这名魔道修士曾经潜入下神庭,盗走了三件宝物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在我找到这名魔道修士之后,发现此人非但不是一个恶人,相反平时喜欢做一些劫富济贫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他在魔道修士之中,算是一个比较另类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,经过一段时间的接触之后,我倒是和他成为了无话不说的兄弟。”

    “之后,我劝他和我回一趟下神庭,将三件宝物归还到原处,我当时保证他可以平安无事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。

    齐振的脸色开始发生了改变,他道:“最后在我的劝说之下,他完全相信了我所说的,和我一路来到了下神庭。”

    “我一直相信,以我的地位,向下神庭的庭主求情,绝对可以保证他的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在我带着他见到庭主之后,我第一时间便对庭主说明了此事。”

    “然而,在我不停为这位新朋友求情的时候,庭主没有说任何话,直接对我的这位朋友动手。”

    “我记得非常清楚,只是一招,我这位朋友的脑袋就脱离了脖子。”

    “当初我一时间情绪失控,没忍住对下神庭的庭主动手了,结果显而易见,我以惨败收场!”

    “我记得当时下神庭的庭主说过,魔道就是魔道,凡是魔道之人便改杀。”

    “而我那位朋友盗走过下神庭的宝物,所以在庭主眼里,我那位朋友更加没有活着的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一切都是我自己想的太天真了。”

    “最后,在庭主和一众长老的审判之下,他们没有取走我的性命,而是把我的修为封存到了地玄境,这辈子只能维持在地玄境的修为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想要让我如同一个废人一样度过余生!”

    沈风静静的听着,他清楚对于曾经五大天将之一的齐振而言,修为永远被封存在地玄境,这比直接杀了他还痛苦。

    往事不堪回首。

    对于齐振而言,这是他生命中的一道伤疤,如今再次被揭开之后,他除了有唏嘘之外,心中并没有半点后悔之意。

    如若再让他选择一次,在那种情况下,他依旧会对下神庭的庭主动手。

    齐振继续缓缓说着他曾经往事。

    在被驱逐出下神庭之后,他浑浑噩噩的度过了好久,最终靠着自己的努力,组成了一个小小的齐家,娶了一个普通的女子为妻,最后生下了齐雨萱。

    将往事说完之后。

    齐振笑道:“把这么多年的事情说出来后,心里面舒服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如若以后雨萱遇到无法化解的麻烦,小友你在能力允许的范围内,希望你能帮雨萱一把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我的请求可能有些过份,我并不是一个合格父亲啊!”

    沈风思索了数秒后,道:“你的修为被何种方法封存住了?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疑问之后,齐振一脸苦笑道:“是一种无解之法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小友你听说过九幽冥泉吗?”

    “我的多条经脉之中,被九幽冥泉的泉水堵塞住,在一重天之内,没有任何人能够帮我疏通。”

    “恐怕就算下神庭的庭主亲自动手,也无法去除我经脉里的九幽冥泉。”

    “当初下神庭的九幽冥泉,应该是来自于二重天之内。”

    在他话音落下的时候。

    沈风脑中忽然响起一道传音:“小子,九幽冥泉我能去除,本大爷曾经一直将九幽冥泉当水喝!”

    “要清除这家伙经脉中的九幽冥泉,对本大爷我来说,简直是一件轻轻松松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沈风知道这是地冥妖在对他传音。

    昨天,他打开了放着地冥妖的木盒。

    这条如迷你狗一般的地冥妖,一直求着要在外面多停留一会。

    最后,沈风答应了这条土狗的要求,不过,他威胁过这条土狗,一旦在外面惹事,便将其关在小木盒内十年时间。

    眼下听到这条小土狗的传音之后,沈风知道它肯定也在院落之中,同样用传音道:“土狗,别给我啰嗦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的有办法,帮他去除体内的九幽冥泉?”

    “这九幽冥神到底是一种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地冥妖的声音很快又在沈风脑中响起:“小子,这九幽冥泉对于一重天的修士而言,可是一种极为了不得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这种东西只能用来害人,对修士的修炼没有任何作用,也只有本大爷能够把这九幽冥泉当水喝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子,我可以救他。”

    “但,你要答应我上次提出的要求,从今往后不要再喊本大爷为土狗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