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最强医圣 > 第一千七百四十三章 完全是浪费时间
    俯首称臣?

    独臂男人以为自己的耳朵听错了,这个地玄境小子,想要让他俯首称臣?

    对于他来说。

    这个笑话一点也不好笑。

    如若是换做当年,有不知死活的地玄境修士,敢这么无礼的对他说话。

    那么,他的剑早已经斩下对方的头颅了。

    好在,这些年他在北灵城内,一直扮演着傻大个的角色,平时听到的嘲讽和取笑也多了。

    所以,对于沈风这番狂妄的话,他也只是一笑了之。

    “希望你们天影阁的这位阁主好运吧!”

    “我真想不明白,你为什么会跟着一个毛头小子?难道你小时候没有玩够过家家吗?”

    “就算他误打误撞帮你恢复了修为,你也不用这么陪着他胡闹。”

    “一个地玄境小子成立的势力,他想要靠着这个势力干什么?难不成是想要和下神庭去对抗吗?”

    独臂男人语气中带着几分嘲弄。

    而齐振却异常认真的说道:“你猜对了,在将来,阁主确实要和下神庭碰撞,天影阁或许会在一重天的历史长河中,留下一些永远抹不去的痕迹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番严肃无比的回答之后。

    “噗”的一声。

    刚刚往嘴巴里灌了一口酒的独臂男人,忍不住直接将酒全部喷了出来,脸上是极为古怪的表情,道:“是我疯了?还是你疯了?”

    “就凭这小子创建的势力,想要和下神庭碰撞?还想要在历史长河中,留下抹不去的痕迹?”

    “我看,你们的天影阁,在历史的长河之中,连一道水花也溅不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既然乐意陪着这小子胡闹,那么我也不阻拦你,今后只要别来打扰我的清静就行。”

    说实话。

    听到独臂男人的这番话之后,齐振心里面也有过怀疑。

    毕竟,他并不知道沈风是铭纹联盟的盟主,也是五神山的弟子等这些身份。

    不过,齐振却本能的愿意去相信沈风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他抛去了脑中的念头,将目光继续看向剑林内的沈风。

    想要从一把剑内,参悟出曾经使用者的剑技,倒也并不是完全没有可能。

    但,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前提,曾经使用这把剑的人,必须要是一位真正的绝世强者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其在使用这把剑时,随着日积月累,一些他对剑的领悟,会沉浸在剑身之中。

    可独臂男人最多只是一重天的强者,他曾经使用过的每一把剑中,不可能沉淀太多的奥秘和领悟。

    所以,就算换做下神庭的庭主来此悟剑,恐怕他花上一辈子的时间,也不可能从这些剑之中,领悟出独臂男人曾经修炼的剑技。

    齐振心里面连连叹气,他知道阁主可能是不服气吧!

    他已经能够看到结果了,最后他们只能是无功而返!

    此时,身处剑林内的沈风,缓步在其中走着,凡是看到竖立着的剑,他都会伸出手,将其拔出来之后,仔细的去感应一番。

    可别说是想要从这些剑内参悟出剑技了,很多剑之中,连个屁都感觉不出来。

    沈风之所以想要尝试,纯粹只是因为他喜欢迎难而上。

    如今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,最终他唯有灰溜溜的离开,这绝对不符合他的行事作风啊!

    再次将一把剑身绿色的断剑拔出来之后。

    沈风在别人无法感应到的情况下,催动着魂印天之剑,他慢慢的闭上了自己的眼睛。

    伴随着,天之剑的运转。

    沈风脑中浮现着一道道的剑影,可每当他想要看清楚的时候,这些剑影便会消散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尽管如此。

    他并没有灰心,反而是内心一喜。

    眼下,沈风可以肯定,在自己脑中浮现的一道道模糊的剑影,应该就是独臂男人曾经施展的剑技。

    在催动了天之剑之后,竟然能够有如此效果,真的让沈风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接下来。

    在剑林内不停的行走,将地面上的一把把剑,依次拔出来仔细感应。

    原本沈风以为有魂印天之剑的这等效果辅助,他只要找到一把合适的剑,肯定能够将脑中浮现的剑影,彻彻底底的感应清楚的。

    只是沈风太高估魂印天之剑的能力了,或者说太低估完成这件事情的难度了。

    这里的剑毕竟只是一重天的强者使用的,在感悟之后,能够在脑中隐隐形成一道道剑影,这已经是一个奇迹了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不停的流逝。

    转眼间。

    第二天便来临了。

    昨天,沈风在悟剑的时候,还收到了梁齐贤的传讯。

    沈风随意回了一句,让他们不必担心。

    今天晚上便是北方铭纹师聚会举行的日子,要是在太阳落山之前,他依旧无法参悟出独臂男人曾经修炼的剑技,那么他只能先离开这里了。

    齐振看着没有要停手的沈风,他脸上泛起犹豫之色,想要提醒一下沈风,可最终还是闭上了嘴巴。

    独臂男人见沈风脸上苦恼的表情,他冷然的摇了摇头,这一切都是在他的预料之中。

    他没空一直在这里陪着,淡漠的说道:“小子,我再给你三炷香的时间,如若你还是一无所获,那么你就给我离开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从此,不要再来找我,”

    转而,他又笑着说道:“小子,你这完全是在浪费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明明心里清楚,我给你提出的要求,在一重天内根本没有人能够做到,你却还要如此逞能!”

    “这只能说明你足够的愚蠢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。

    他静静的等待着最后三炷香的时间流逝。

    剑林之内的沈风,仿若没有听到独臂男人的话一般,他继续在拔出地面中的一把把剑,极致的催动天之剑流转。

    大约过了一炷香的时间之后。

    沈风还是没有任何的收获,在他极致催动天之剑的时候,不小心引动了第一魂印也运转了起来。

    当他快要放弃的时候。

    在第一魂印的加持之下,他脑中浮现的剑影,好像变得清晰了一些。

    这会不会是错觉?

    沈风眉头紧紧皱着,他再度拔出了一把断剑,这一次,他先是催动天之剑,然后再主动去将第一魂印也催动起来!

    他想要看看,刚刚的那种感觉,到底是不是幻觉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