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最强医圣 > 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 破绽
    在场的不少铭纹师,包括唐镜远等人在内。

    看到沈风闭上眼睛之后,他们都觉得风盟主无能为力了。

    面对的毕竟是七阶黑暗铭纹师!

    在同等级之中,黑暗铭纹师勾画的铭纹,要比正常的铭纹师强上不少。

    唐镜远他们以为沈风应该是要等死了。

    而对沈风俯首的齐振和周天极,相信阁主绝对不会这么窝囊,他们眼下也始终无法脱困。

    数秒之后。

    沈风重新睁开了眼睛,眸子内一片平静,目光扫视着地面上的一条条纹路,他不再去管身体内减少的玄气。

    又过了数分钟。

    在场修为较弱的修士,他们体内的玄气快要消耗完,脸上布满了恐惧之色。

    而此时。

    沈风又将目光定格在了夜魔的身上。

    刚刚在他们身体内的玄气被抽取之后,夜魔的双脚一直站在原地,根本没有动弹一分一毫,而他的双手并没有停止不动。

    由此沈风可以判断出。

    在夜魔身上漫延出一条条血色纹路后,他的双脚只能站立在原地不动,而两条手臂并没有限制。

    如若沈风没猜错的话,夜魔所站立的地方,乃是这个铭纹阵的阵眼,也可以说他充当了阵眼的作用。

    所以,一旦他脚下的步子一动,这个铭纹阵会快速溃散。

    可只是了解这么多还不够,沈风知道夜魔绝对是站在原地不会移动的。

    眼下,看着一些修为较弱的修士快要性命不保了,沈风随即开口道:“夜魔,你先停止抽取我们的玄气。”

    闻言,夜魔饶有意味的问道:“凭什么?”

    沈风平静的回答道:“你不是想要对我夺舍吗?”

    “如若我反抗的话,对于你而言,绝对会非常的麻烦,你应该感觉得出我的神魂强度。”

    “以如今你的状态,想要彻底毁灭我的神魂,恐怕需要耗费不少时间和精力吧?”

    听得此话,夜魔眉头一皱,道:“你接着说。”

    沈风深吸口气,继续道:“我不求你放过我们,只要你愿意给他们一个痛快,不要让他们在折磨中死亡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我愿意主动放弃自己的身体,在你毁灭我神魂的时候,我不做任何的反抗。”

    “为了表示我的诚意,我可以先让你夺取我的身体,然后你再履行承诺!”

    夜魔思索了一会后,他知道沈风说的没错,如今他的状态是有些差,刚刚漫延出来的铭纹,也是他生前所勾画的。

    要是纯粹凭借如今的状态,他根本不可能威胁到这里的修士。

    双眸一直盯着沈风,一分钟后,夜魔开口道:“就算你神魂之中还有隐魂针,也根本无法毁灭我的神魂,我自有压制隐魂针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沈风一脸坦然,道:“我说了,这是我的诚意,只为了能够让其余人死一个痛快,如今我的神魂内没有任何陷阱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之间。

    他依旧在观察地面上的血色纹路,试图找出另外的破站出来。

    夜魔脸上的犹豫在逐渐消失,如若沈风愿意不反抗,那么真的能够少了很多麻烦。

    他确定如今的局面,完全在他的掌控之中了,面对这么一个小子,他根本不需要担心什么,况且这小子如今根本发挥不出战力来。

    “好,记住你自己说过的话,如若你敢动什么歪念头,那么我会让这里的人更加生不如死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。

    夜魔手臂一动。

    随后沈风被一股力量推到了夜魔的身前。

    唐镜远等在场的铭纹师,以为沈风真的要放弃自己的身体了,他们脸上布满了悲伤之色。

    如今,一切都在夜魔的掌控之中,就算他们开口说话,又能够改变得了什么呢?

    不少人看着沈风的背影,嘴巴里紧紧的咬着牙齿,尤其是那些修为较弱的修士,在他们看来,风盟主这么做,完全是不想让他们临死前还受到痛苦的折磨。

    眼下,齐振和周天极也有些疑惑了,难道说阁主真要放弃了吗?

    而来到夜魔面前沈风,他感觉到体内的玄气,流转的稍微顺畅了一些,虽说依旧是断断续续的,但最起码他的双手能够动弹了,而且可以调动几缕微弱的玄气了。

    这一发现,让他心里面一惊的同时,确定了这夜魔的身上肯定还有破绽。

    他如今是距离破绽很近,所以铭纹阵对他的限制力减弱了。

    这夜魔原本还需要准备一段时间的,如今是强行的从血纹之中出来,所以自然会留有不少的破绽。

    夜魔伸出了干枯的右手掌,直接抓在了沈风的脑门之上。

    需要夺取沈风的身体,必须要近距离才行。

    沈风一直在小心翼翼的感应着,在夜魔掌心内透出玄气的时候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瞟了一眼夜魔的肚子。

    虽说他参透不了这个黑暗铭纹阵,但眼下他只是在找破绽而已。

    他感觉到夜魔的肚脐眼部位,其上的能量最薄弱,甚至可以说是没有能量。

    所以,沈风怀疑,这夜魔最大的破绽,便是他的肚脐眼。

    或许,破了他的肚脐眼,这个铭纹阵就会被破开了。

    眼下,沈风已经可以调动丹田内的燃星和吞天白焰了,但靠着两种天火还对付不了夜魔。

    况且夜魔一直有防范,只要沈风一调动两种火焰,恐怕夜魔会第一时间有所反应。

    想要用火焰来攻击夜魔的肚脐眼,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转而。

    沈风脑中又冒出了一个想法。

    他的左手掌握成了空心拳,眸子内没有任何变化,如若这次他判断错了,那么他可能真的会被夜魔给夺舍。

    沈风在不停的调整身体的状态,准备在最恰当的时机,来给夜魔狠狠的一击。

    眼下,他必须要等待。

    夜魔的玄气和神魂,在不停的注入沈风的脑中。

    哪怕察觉到沈风身上有玄气和神魂波动,夜魔也完全没有当回事情,毕竟他一直提高警惕呢!

    况且在他看来,沈风马上要被人夺取身体了,总会不自觉的有些本能反应的。

    如今其余人体内的玄气,暂时停止了被抽取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目光全部定格在沈风身上,他们感觉到了夜魔的玄气和神魂,在试探性的进入沈风的身体之内。

    一个个将牙齿咬得“吱咯”作响,甚至他们的牙龈中在溢出鲜血来了,为什么风盟主最后会落得这样的下场?

    他们真不忍心继续看下去了,身体变得越来越紧绷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