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最强医圣 > 第一千七百八十七章 瞬间恢复
    如今距离天道大会还有些日子。

    聂芝岚没有急着要赶往道源宗,她右手掌一番,一个绿色瓷瓶出现在掌心内。

    随后,她将瓷瓶递给了沈风,道:“喝下它吧,对你的伤势有好处。”

    沈风接过瓷瓶之后,脸上隐隐浮现疑惑之色,当他打开瓷瓶的木塞之时,一阵浓郁的药香味,从瓷瓶内飘散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的眸子随即一凝。

    如若没有感觉错的话,那么这是一种五品疗伤灵液,而且炼制出来的时间绝对不长。

    不是说一重天内,最强的只是四品炼心师吗?除了他之外,还有别的五品炼心师存在?

    看到沈风愣神思考的模样,聂芝岚嘴角笑意连连,道:“不用怀疑了,这就是五品疗伤灵液,乃是本宗主亲手炼制的,你放心服用便可。”

    旁边的聂小双脸上闪过自傲之色,道:“师弟,宗主是一名货真价实的五品炼心师,你也不必在心里面胡乱猜测了,我们知道你现在绝对很震惊。”

    聂芝岚和聂小双从秘境出来之后,才知道如今的一重天之内,最强的也只是四品炼心师。

    当然,沈风虽说有些惊讶,但远远没有抵达震惊的地步,毕竟他自己也是一名五品炼心师。

    如若让这对师徒知道沈风的炼心品级,真不知道她们会是如何一种表情?

    “宗主,我们兰花宗的宗门在什么地方?可以具体对我说一说兰花宗的事情吗?”沈风对聂芝岚她们有了几分好奇。

    闻言,聂芝岚神色正常的说道:“小风,关于兰花宗事情,等你恢复伤势之后,我自然会对你慢慢介绍,现在你先服用疗伤灵液吧!”

    聂小双听得此话,她直接转过了头,兰花宗才刚刚成立,哪里有什么宗门所在地啊!

    而沈风自然不清楚聂小双心里面的想法,他将瓷瓶里的灵液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他身为一名五品炼心师,只要闻一闻气味,就知道这种灵液有没有问题了。

    当五品疗伤灵液顺着喉咙,一路流入他的胃里面之后。

    他判断出了聂芝岚炼制的五品灵液,虽说算得上是不错了,但其中的纯净程度,还是无法和他自己炼制的相比。

    不过。

    眼下血红色戒指无法打开,也只能将就着服用这种灵液了。

    假如聂芝岚知道沈风心里面的想法,恐怕她一定会气的胸口剧烈起伏着的。

    她那十足有料的胸口,如若起伏着,绝对是一幅美好的画面啊!

    眼下,沈风体内功法交替运转,不停在吸收着五品疗伤灵液的药力,他身体里的伤势顿时加快了恢复速度。

    不过。

    这一次,他受伤太过的严重了,再说经脉爆裂了那么多,还变得无比的错乱,所以靠着一瓶五品疗伤灵液,无法在短时间内让他彻底恢复。

    聂芝岚沉默了数秒之后,她手臂轻轻一挥,一个画轴悬浮在了空气中。

    旁边的聂小双见此,眼睛微微一瞪。

    这个画轴在逐渐打开,只见其中是某个人的画像。

    眼前这画轴显得十分的古朴。

    沈风看到之后,眼睛微微一眯,他觉得画轴上的中年男人,好像有几分熟悉。

    聂芝岚随口说道:“这是荒古药神的自画像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这是他没有被封为药神前的一幅自画像。”

    “据说,在这幅自画像之中,蕴含了药神封存的愈合之力,只要谁能够领悟这幅画的奥秘,便会得到其中的愈合之力。”

    不等沈风开口,聂小双对着聂芝岚传音道:“师父,你拿出这幅画干什么?他根本不可能领悟其中的奥秘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领悟了这么多年,也没有感觉出什么东西来,况且之前我们离开秘境之后,将这幅画当众展出过,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领悟。”

    “想要找到和药神前辈有缘分的人,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,我看在一重天之内,没有人能够领悟这幅画像了。”

    对于自己徒弟的话语,聂芝岚心里面其实也是认同的,她只是随意拿出来给沈风参悟一下罢了。

    毕竟眼下沈风受了非常严重的伤势。

    沈风目光紧紧盯着这幅自画像,难怪他会觉得有些熟悉了,虽说他之前见到的荒古药神虚影,已经是一个老者了。

    但荒古药神的中年时期和老年时期,眉宇间总会有些相似之处的。

    这聂芝岚竟然能够拿出荒古药神的自画像?

    尽管这幅自画像是没有被封为药神前所画的,但当时的荒古药神也绝对十分强大了。

    沈风只是静静的看着荒古药神的自画像,他可是获得了药神完整传承的人,当他暂时忘记所有,视线中只剩下这幅自画像的时候。

    他进入了一种特殊的状态之中。

    荒古药神给他的传承在慢慢发挥作用,他可以感觉到这幅画中隐藏的能量。

    这幅画之中,好像不光光是有愈合之力,还有一些其他更加强大的力量存在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。

    当时两个小时过去之后。

    聂小双见沈风依旧盯着画像,她传音道:“师父,他该不会是想要在你面前表现一番吧?明明无法参悟出其中的玄妙,却表现出一副认真无比的模样。”

    闻言,聂芝岚只是随意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可忽然之间。

    聂芝岚美眸一凝,她看到了自画像上的荒古药神,眼睛好像动弹了一下。

    不等她仔细确认。

    轰然一声。

    一束恐怖的光芒,从这幅自画像上冲天而起。

    紧接着,滚滚愈合之力,犹如是洪水一般,将沈风瞬间吞没在了其中。

    感受着从自画像中透出的愈合之力,聂芝岚和聂小双猛然愣神,她们脸上布满了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这一次,聂芝岚只是随手拿出画像,让沈风尝试一下罢了,她根本没抱有太大的希望。

    可如今,沈风竟然真的参透了这幅荒古药神的自画像?

    这对师徒美眸里异彩连连,对于眼前这一幕,真的有一种极为不真实的感觉。

    而此刻。

    被磅礴的愈合之力包裹之后,沈风浑身舒服无比,简直是一种享受啊!

    他身体内的伤势,几乎是瞬间愈合了。

    可这些愈合之力并没有收回去,而是在蕴养着他的经脉、骨头和血肉,促使他的身体在得到一种飞跃性的改变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真的是没有任何言语能够形容的啊!

    沈风加快了三种功法的交替运转,嘴角浮现一抹满足的笑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