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最强医圣 > 第一千七百九十四章 血染青空,不低眉!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鼓被敲响的声音,回荡在了整个一重天内。

    这一刻,

    一重天各大宗门之中,不少弟子、长老、宗主和太上长老,全部对着天空虔诚下跪,他们疯狂的吸收着天地间的浓郁玄气,参悟着越来越强的玄妙。

    而下神庭之内,所有人全部跪了下来,包括下神庭的庭主。

    甚至各大山脉之中,很多妖兽也趴在地上,一脸恭敬的不再动弹一下。

    沈风等人所在的湖泊边。

    聂小双嘴角有鲜血在溢出来了,天鼓所释放出的威能,如若别人插手进来抵御,威能将会瞬间变得更加恐怖。

    所以,站立着的聂小双,只能够靠着自己。

    再说,修为越强的人,所承受的威能也会越大。

    所以,眼下聂芝岚和沈风的情况也极为不妙,他们嘴角也都有鲜血在流出,身体内的五脏六腑翻腾不停。

    天域之主在修为上再次获得巨大突破,这对于沈风来说,绝对是一个不好的消息。

    这意味着他和天域之主,有了更远的差距。

    此刻,沈风目光紧紧的盯着天空之中,鼓声接二连三的在天地间回荡。

    在第五百道鼓声响起的时候,沈风不光光是嘴角溢出鲜血,而是嘴巴里直接喷出血液,他眸子里充斥着不甘心。

    虽说如若获得这次机缘,他肯定能够再度获得提升,但他不能在这里下跪,这等于是提前对天域之主屈服了。

    如若下跪了,他将来还有什么资格对战天域之主?

    聂芝岚和聂小双也都没有说话,她们在拼命的抵御着天鼓的威能。

    时间推移。

    鼓声不息!

    沈风等人孤傲的站立着,也不知道从他们嘴巴里,已经吐出多少口鲜血了。

    眼下,他们的脸色显得异常的苍白。

    突然之间。

    沈风他们看到有一抹人影,在远处的天空之中飞行着,鼓声的威能促使他的身体,在天空之中摇摇欲坠,犹如是一架快要坠毁的飞机一般。

    聂芝岚面带惊讶之色,道:“在天鼓声响起的时候,如若选择御空飞行,那么承受的压迫之力,会比我们这些站着的人,强上十倍、百倍!”

    难怪她惊讶了。

    在一重天之内,什么时候诞生了如此疯狂之人?

    沈风目光一凝,他觉得那道血色身影有些熟悉,片刻之后,在那道身影靠近了很多时。

    他终于是认出了这道身影的身份,此人不就是葛万恒,葛前辈嘛!

    当初在云炎古城一别之后,没想到在这里又相遇了。

    葛万恒是引导沈风踏上炼心一途的人,也是帮沈风彻底激发第一魂印的人,反正他帮了沈风的不少的事情。

    但他从来没有要让沈风拜师。

    只是曾经说过一句话,如若将来沈风去往了三重天,能够和天域之主一较高下了,那么到时候,如若沈风还愿意的话,可以喊他一声师父。

    此刻,沈风看着天空中一次次承受威能轰击的葛万恒,他心中有一种憋闷的感觉,不管如何,葛前辈在炼心一途上引导过他,哪怕他如今有了药神的传承,也不能否认,葛前辈如同他的师父一般,曾经倾囊相授过。

    他记得在葛前辈身上,有一条条灰色的纹路,当初小黑说过那是荒古铭纹。

    葛前辈的修为被荒古铭纹给极致限制住了,如今所能够发挥出的实力微乎其微。

    沈风望着天空中的浴血身影,他完全确定了葛前辈,应该和天域之主也有仇恨。

    眼下,贺磊倒是没有在葛万恒的身旁。

    “葛前辈。”沈风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不小心引动气血之后,“噗”的一声,又一口鲜血从他的嘴巴里吐出。

    在天空中摇晃的葛万恒,感觉到了沈风的存在,他停顿在了不远处的半空之中,身子始终挺直着,脑袋没有要低下去的趋势。

    只可惜,沈风现在根本帮不到葛万恒,只有地玄境修为的他,就连御空飞行也做不到。

    葛万恒上半身的衣衫已经破裂了,他身上的荒古铭纹,在鼓声之中忽明忽暗的。

    看来天鼓还能够引动他身上的荒古铭纹。

    眼下,葛万恒身上到处都是伤口,嘴角边也沾染满了血液,手掌一翻之间,他手里出现一个大酒坛。

    毫不犹豫的仰头往嘴巴里灌酒。

    他知道只要自己愿意下跪,天鼓便不会引动其身上的荒古铭纹。

    但,他凭什么下跪?

    恐怕三重天上的很多熟人,都在想象着他如今凄惨的样子呢!

    不过,恐怕要让那些人失望了,他这一身傲骨永远不会磨灭。

     “嘭”的一声。

    在鼓声之中,他手里的酒坛顿时爆裂,酒水洋洋洒洒的飘向地面。

    “噗”

    夹杂着酒的温热鲜血,从葛万恒嘴巴里喷洒而出,他全身上下的伤口之内,也不停有鲜血迸发出来,纵使身体摇晃越来越厉害,可他的头始终没有要底下。

    血染青空,不低眉!

    葛万恒仰天大笑了一声之后,吼道:“我这一堆烂泥,也会有最后的尊严,就算你们把我踩得稀巴烂,我也会抬头看着你们,而不会低头对你们俯首。”

    转而,他对着底下的沈风说道:“小子,我最近酿造了一些适合地玄境修士喝的酒。”

    “愿意陪我喝吗?”

    沈风也笑了起来:“既然前辈有这兴致,我自然是奉陪到底!”

    在他话音落下之际。

    从葛万恒所在的天空中,飞冲下来一个坛子,最后被沈风给稳稳的接住了。

    他直接打开酒坛,往嘴巴里灌了一口之后,道:“葛前辈,我敬你!”

    虽说是葛万恒特意为地玄境修士酿造的,但这种酒入喉的瞬间,依旧是冰冻无比,仿佛要将他整个冰冻起来了。

    可沈风不管不顾,他眼下只想要释放心中的情绪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天空中摇摇欲坠的葛万恒,又拿出一个酒坛,痛痛快快的喝了起来。

    天地间鼓声继续着。

    在这期间。

    碎裂了上百个酒坛,沈风和葛万恒不停的喝着酒,吐着血!

    两人十分的默契,没有再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直到鼓声彻底停止后。

    “嘭”

    葛万恒从天空之中坠落,在地面上砸出了一个深坑。

    而沈风也直接倒在了地面上。

    他们嘴角鲜血直流,不屈服的目光都望着天空,渐渐的,嘴角有笑容在浮现。

    这奇特的一幕。

    在聂芝岚和聂小双脑中,恐怕是永远无法抹灭的画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