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最强医圣 > 第一千七百九十六章 我就是忍不住
    道源城的街道两边有着很多摊位。

    眼下,孙静怡正好在其中一个摊位前挑选物品。

    很多时候,这些看似简陋的摊位里,也能够挑选出隐藏的天材地宝,这便是俗称的捡漏。

    孙静怡这丫头长得倒也颇为可人。

    之前,在尸湖,天华宗大长老的孙子刘浩轩,以及内门弟子李碧萱的死,应该是没有影响到孙静怡。

    毕竟也是认识的人。

    总应该要上前打声招呼的。

    沈风缓步走上前,拍了拍孙静怡的肩膀。

    原本孙静怡感觉到有人触碰自己,她脸上顿时浮现不悦之色,但当她转过身看到是沈风的时候。

    她脸上随即绽放出了笑容,道:“沈公子,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沈风笑了笑,道:“这个时候进入道源城,自然是来参加天道大会的,你回到天华宗之后,没有遇到什么难事吧?”

    孙静怡对于沈风的关心,心里面甜滋滋的,回答道:“多谢沈公子的关心,宗门内没有人为难我。”

    随后,她又传音道:“我只说了当初离开宗门后,我便很快和刘浩轩他们分开了。”

    孙静怡没有详细解释。

    其实当初回到天华宗的时候,刘浩轩的爷爷作为宗门内的大长老,差一点就对孙静怡进行了搜魂。

    好在。

    孙静怡最后进入了天华宗的传承之地。

    在那里,只有非常少的人,才能够获得天华宗的古老传承。

    而且传承之地内危险重重。

    不过,孙静怡的运气不错,她最终真的获得了天华宗的古老传承。

    要知道在此之前,已经有数千年没有人,能够在传承之地内获得古老传承了。

    孙静怡就此成为了天华宗最有潜力的弟子,哪怕是大长老也不敢对她进行搜魂了。

    而且天华宗的宗主,有意要让自己的儿子和孙静怡接触,想要让孙静怡成为他的儿媳妇。

    因为这一系列事情的发生,最终孙静怡才能够平安无事到了现在。

    如今她的修为在地玄境三层,之前万鼓齐鸣的时候,她同样是跪了下来接受机缘。

    毕竟她并不知道沈风和天域之主的恩怨,在一般修士眼里,对天域之主抱有恭敬之心,这是一件无比正常的事情。

    当初第一次见到孙静怡的时候。

    这丫头才地玄境一层的修为,她应该是在传承之地提升了一层修为,然后又在天鼓齐鸣下提升了一层修为。

    眼下,孙静怡注意到了沈风身旁的聂芝岚和聂小双,她不禁咬了咬自己的嘴唇,当初她知道了沈风是五神山的小师弟。

    再次见面,看到沈风身边又有两位美女,她心里面有一种酸涩的感觉。

    而聂芝岚和聂小双觉察到孙静怡的细微变化之后。

    其中聂芝岚传音道:“小双,看中小风的人还真不少,你可不止我这么一个对手。”

    闻言,聂小双也用传音回答道:“自古那些真正优秀的男人身边,都不会缺少美貌的女子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,你也得要加油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然而,此时。

    旁边一家酒楼二楼靠窗的位置,正好可以看到大街上的场景。

    一名相貌还算过得去,身穿奢华衣衫的青年,右手里拿着一个酒杯,当他看到孙静怡面对沈风,会露出甜甜的笑容时。

    他猛地将手里的酒杯握紧了一些,甚至在杯身之上,出现了一条条的裂纹。

    此人便是天华宗宗主的儿子彭宁越,一身修为在地玄境七层,原本他只有地玄境六层,也是在天鼓齐鸣的时候,虔诚的跪拜在地上,才跨入了地玄境七层的范畴。

    在彭宁越旁边坐着一名面带讨好之色的青年。

    这个家伙算是彭宁越的狗腿子,一身修为抵达了地玄境三层,是天华宗的内门弟子,他的鼻子上有一颗巨大的黑痣。

    察觉到彭宁越的表情变化之后,黑痣青年开口说道:“彭师兄,要不要我下去请他们上来?”

    “正在和孙师妹说话的人,修为虽说在地玄境七层,但他不像是大势力内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平时最喜欢搜集大势力内天才弟子的资料,防止将来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,但我的资料之中,并没有这个家伙。”

    “而站在他身旁的另一个家伙,修为在地玄境六层,至于另外两个女子,她们的修为隐藏了起来,但我想应该也不会太强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人或许是碰到了运气,进了某处遗迹之中,获得了机缘才能够有如此提升,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混进道源城来的。”

    闻言,彭宁越摆了摆手,道:“就按照你的意思办,将他们请上来喝杯水酒。”

    黑痣青年闻言,随即一路掠了下去,很快便出现在了孙静怡等人身旁。

    孙静怡看到这黑痣青年之后,她的柳眉瞬间皱了起来,不等她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黑痣青年便一脸傲气的对着沈风说道:“我乃天华宗的内门弟子,彭师兄请你们上去喝杯水酒。”

    “忘了介绍,彭师兄的父亲是天华宗的宗主。”

    沈风看了眼面前的黑痣青年,随口说道:“没兴趣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。

    黑痣青年嘴角冷意弥漫,道:“小子,别不识好歹,你是哪个宗门内的人?”

    一旁的聂芝岚一脸玩味的说道:“他是我们兰花宗的客卿长老。”

    凭借地玄境七层的修为,倒也的确能够在一些宗门内担任长老一职,但黑痣青年根本没听说过兰花宗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。

    他敢肯定,在一重天的顶级势力和一流势力中,都没有一个叫兰花宗的势力。

    想明白了之后,他便更加没什么好担心的了,目光阴狠的盯着沈风,道:“小子,我不管你是哪个宗门内的长老,如若你不给彭师兄面子,就是不给天华宗面子,你有考虑过后果吗?”

    “你最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噗”

    只是他的话音突然停顿住了,一口鲜血从他嘴巴里喷洒而出。

    一旁的贺磊真的忍不住动手了,他最不能忍受有人敢对沈师兄无礼,这一拳,他尽量收敛力量。

    可凭借他如今的战力。

    最终还是一拳将黑痣青年给轰飞了出去,在其胸口上是血液迸发,身体狠狠的撞击在一棵大树之上,随后,将整棵树给彻底撞断了。

    沈风看了眼一脸冷血的贺磊,道:“其实没必要和这种小角色一般见识。”

    贺磊面对沈风,再度恢复了憨厚的笑容,道:“沈师兄,我就是忍不住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