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最强医圣 > 第一千七百九十七章 我不喜欢乱杀人
    在和沈风相遇之后。

    贺磊已经竭尽全力的内敛浑厚血气。

    葛万恒传授给他的九死天炎诀,也是一种强大的顶级功法,如若贺磊能够将九死天炎诀修炼到极致,那么将来三重天的巅峰之上,必定会有他的一席之地。

    聂芝岚和聂小双一脸笑意的看了眼贺磊。

    她们可以判断出,贺磊对沈风真的是忠心无比,甚至不能容忍任何人冒犯到沈风。

    互相的真正信任,便是放心将后背留给对方。

    贺磊绝对是能够让沈风放心的人之一。

    孙静怡看着不远处半死不活的黑痣青年,她整个人明显呆滞了一下,当回过神来之后,她第一时间给沈风传音道:“沈公子,你快些离开这里。”

    沈风随意用传音问道:“这次你们天华宗之内,宗主和太上长老有没有过来?”

    孙静怡回答道:“带领我们来参加天道大会的是大长老。”

    听得此话,沈风微微点了点头,他虽说对于聂芝岚的修为还不是太清楚,但他非常明白,聂芝岚要压制一个顶级势力的大长老,绝对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。

    在他脑中思索之际。

    一道身影直接从二楼的窗口跃了下来,稳稳的站立在了黑痣青年的身旁。

    眼下,从楼上跳跃下来的彭宁越,脸上隐隐布满了怒火,虽然他不在意黑痣青年的死活,但打狗也要看主人啊!

    这分明是在打他彭宁越的脸,甚至是在打天华宗的脸。

    他们天华宗在一重天之内,好歹也是一个不俗的顶级势力。

    刚刚彭宁越在二楼,感知到了沈风等人和黑痣青年的谈话,区区一个毫无名气的兰花宗,竟然也敢如此的狂妄?

    他给黑痣青年服用了一瓶疗伤灵液之后,脚下的步子跨出,在距离沈风三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彭宁越对自己的战力很有信心,毕竟他也是一重天内的天才,他相信在战力上,绝对能够压制住沈风和贺磊的。

    至于另外两个隐藏修为的女子,他也没有过多的放在心上,如今他身体内的怒火在燃烧。

    “静怡,你忘记自己的身份了吗?你是天华宗的弟子,现在你应该要站到我身边来。”彭宁越声音冰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孙静怡咬了咬嘴唇之后,站在原地没有动弹,她的这条命是沈风救的,大不了今后不回天华宗就行了。

    见孙静怡无动于衷,彭宁越脸色更加阴沉了,他目光看向沈风,说道:“我好心好意让人下来请你们去喝杯水酒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你们不给我面子,也没必要出手伤人吧?”

    沈风平淡的说道:“刚刚他威胁我了。”

    彭宁越身上地玄境七层的气势,犹如是凝聚的惊涛骇浪一般,冷然道:“你应该要管好你的狗。”

    “如若你愿意立马下跪磕头,再自己废了这一身修为,那么我可以饶你一命。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联系了宗门内的大长老,一旦等我天华宗的大长老赶到此处,你们几个将全部没命。”

    “活命的机会,我已经给了你,现在要看你如何选择了!”

    沈风一脸淡然,拍了拍贺磊的肩膀,道:“这位是的朋友,也是我的兄弟,你最好注意你的用词。”

    只是在刚刚彭宁越让沈风下跪磕头,并且自废一身修为的时候,贺磊身体内的血气,便极度的汹涌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已经一忍再忍了。

    当沈风放下手臂的时候,贺磊面带歉意的说道:“沈师兄,我真的控制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。

    贺磊身上血气澎湃,身体内九死天炎诀急速运转,整个人犹如是地狱的修罗一般,朝着彭宁越冲击而去。

    面对只有地玄境六层的贺磊,彭宁越嘴角冷意盎然,他周身凝聚起了强大的防御,右手掌直接拍向了靠近的贺磊。

    这一掌促使周遭的空气变得狂暴无比,空间上也泛起了一层层的涟漪。

    而贺磊直接轰出了自己的右拳,身体内的九死天炎诀运转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一拳轰出。

    血气如龙。

    他的右手臂之上,仿佛被一条血龙给缭绕着。

    “嘭”一声。

    拳头和手掌触碰的瞬间。

    “啊~”一道惨叫声回荡在空气中。

    彭宁越的手掌直接化为了血雾,在贺磊的拳头面前,简直是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不过。

    贺磊的这一拳并没有停止,将彭宁越的右手臂碾压而过之后,又将其周身的防御给轰爆了。

    最终一拳落在了彭宁越的肚子之上。

    血肉横飞!

    可以清楚的看到,碎肉在从彭宁越的肚子上飞溅而出,他整个人不受控制的倒飞了出去,摔在了十米外的街道之上。

    沈风眯着眼睛,嘴角笑容浮现,看来贺磊的战力,真的是非常强大啊!竟然直接将地玄境七层的彭宁越给碾压了。

    彭宁越见贺磊还要继续攻击,他知道如此下去,自己必定是凶多吉少,第一时间爬起来朝着沈风下跪,完全不顾肚子上的鲜血淋漓,道:“这次的事情是我错了,求你们饶我一命。”

    闻言,贺磊脚下的步子一顿,目光看向了沈师兄。

    沈风扭动了一下脖子,这彭宁越倒是一个能屈能伸的人,一般这种小人才最让人头疼。

    今天他和天华宗的事情,恐怕无法有一个美好的收尾了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他也不必再顾虑什么。

    可,沈风是一个讲究原则的人,眼下彭宁越如此跪地求饶了,况且刚刚也是贺磊先动手的,他倒也没有杀人的借口了。

    这里的动静早已吸引了周围的一道道目光。

    沈风一步步走到了彭宁越身前,道:“今天之事,我可以就此罢手,毕竟我不喜欢胡乱杀人。”

    说话之间。

    他转过了身子,将后背留给了彭宁越,对着聂芝岚传音道:“芝岚,这次可能要给你惹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在他话音落下之际。

    跪在地上的彭宁越,面露凶狠之色,他爆发出了全力,身影顿时跳起,想要抓住这个机会,将沈风给直接废了,然后再用沈风来做人质,等待着大长老他们的赶到。

    只是在彭宁越刚刚拍出手掌的瞬间。

    沈风的速度比他还要快,身后仿佛长了眼睛一般,轻轻松松的躲过了这一掌。

    随后,转过身的沈风,在彭宁越惊讶且恐惧的目光之中,右手掌扣住了他的喉咙。

    “我说了我不喜欢胡乱杀人,我绝对是一个有原则的人,但你貌似想要废了我的修为?”

    “这样我只能对你说句抱歉,你可以安心的踏上黄泉路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。

    不再给彭宁越任何说话的机会,沈风的右手掌猛地一用力,全身气势压制在了彭宁越身上,促使他根本反抗不了。

    “咔嚓!咔嚓!咔嚓!——”

    当鲜血从彭宁越脖子内溢出,沾满了沈风的整只右手掌时。

    彭宁越的头颅低垂了下去,他的脖子骨全部被沈风捏碎了。

    这一切全部在沈风的预料之中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