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最强医圣 > 第一千七百九十八章 逃不掉的麻烦
    街道上顿时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温热的阳光洒在了沈风身上,他松开了扣住彭宁越脖子的手掌。

    随后,眼睛瞪得巨大,一副死不瞑目模样的彭宁越,身体缓缓的朝着地面上倒去。

    恐怕在来道源城之前,他万万没想到自己会死在这里,他也算是一重天内的天才啊!原本未来的路还长着呢!

    沈风随意甩了甩自己的右手掌,沾染的鲜血化为血滴,纷纷飘落向地面,他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变化。

    此刻。

    周围的不少修士小声议论了起来,毕竟彭宁越是天华宗宗主的儿子,如今却当众被人给捏碎脖子骨死亡。

    杀死顶级势力宗主的儿子,这等事情可不是一般人敢做的。

    在场这些修士非常不好看沈风等一行人。

    “我看他们会立马逃出道源城,今后要面对天华宗的无尽追杀,真是太不理智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天华宗的大长老很快会抵达这里,他们如今唯一能够做的,便是逃离出道源城,这样才能够暂时保住性命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对于一道道的议论声。

    沈风完全无动于衷,有些麻烦是逃不掉的,他这次是为了天道图录才来这里,没有理由提前离开。

    为什么这个世界上的苍蝇这么多呢?

    他对着聂芝岚传音道:“芝岚,待会要麻烦你压制住天华宗的大长老了。”

    聂芝岚一脸不在意的传音道:“小事一桩,你是我兰花宗的客卿长老,谁若是敢对你动手,我必定让他知道什么叫后悔!”

    经过相处,沈风对聂芝岚和聂小双还是挺有好感的,紧接着,他的目光又看向了孙静怡。

    眼下,这丫头脸上布满了担忧之色,当然她并不是在为自己担心,而是生怕沈风遭遇危险。

    在孙静怡看来,虽说沈风的战力不俗,但绝对不会是天华宗大长老的对手,况且她也不知道聂芝岚的战力。

    见沈风迟迟没有要离开的意思,孙静怡焦急的传音道:“沈公子,天华宗的大长老拥有天玄境五层的修为,你不能在这里继续停留了。”

    对此。

    沈风知道孙静怡在为他担心,随意传音道:“放心,没事的!”

    “我动手杀人,有十足的理由,如若天华宗的大长老想要不讲道理,那么我可以让他明白一些做人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区区一个天玄境五层的修士罢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之前,聂芝岚可是秒杀了天玄境六层的猩猩妖兽的。

    听到沈风的传音之后,孙静怡表情微微一愣,美眸里的目光不禁看向了聂芝岚,脑中隐隐猜到了一些事情。

    最终,她也不再劝说了。

    在众人古怪的目光之中,沈风从血红色戒指内,拿出了几张椅子。

    随后,他在其中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,对着贺磊等人,道:“你们也坐一会吧!”

    贺磊直接在沈风身旁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而聂芝岚等人也没有犹豫,随意的椅子上坐了下来,对于他们而言,好像刚刚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一样。

    这让周围的议论声更加热烈了。

    “他们这是要等天华宗大长老到来?要不要这么嚣张啊!”

    “我之前听到他们的对话,他们好像是兰花宗内的人,在一重天内有这个宗门吗?”

    “老夫我在一重天走南闯北,凡是一重天内的顶级势力和顶尖的一流势力,我都是知晓的,可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这兰花宗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一个不入流的宗门,他们的底气在哪里?我看他们纯粹是在等死,可惜了那两个相貌不俗的女子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场这些修士几乎认定了沈风他们是在等死。

    包括之前被贺磊轰飞出去的黑痣青年,他同样是这么认为的,惊恐的脸上闪过一丝期待之色,他自然是想要看到沈风等人被狠狠的轰杀。

    没多久之后。

    一道身影便从城内的北面御空而来,当其落在沈风等人十米外,看到地面上彭宁越的尸体之后,他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此人便是天华宗的大长老刘致宏,其身上弥漫着天玄境五层的气势。

    当然,之前在尸湖,被沈风杀死的刘浩轩,便是刘致宏的亲孙子。

    刘致宏干枯的手掌瞬间紧握,看着和沈风等人坐在一起的孙静怡,又看向了倒地不起的黑痣青年,质问道: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黑痣青年自然是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,最终在他的话语里,全部是沈风等人的嚣张。

    听完此话。

    刘致宏阴沉的盯着孙静怡,道:“你果然不是什么好货色!当初要不是你进入了传承之地,我早就对你进行搜魂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很是怀疑,我孙儿的死和你脱不了关系。”

    被刘致宏如此注视着,孙静怡的身体有些紧绷。

    随后,刘致宏又将目光看向了沈风和聂芝岚等人,虽说他也没有听说过兰花宗,但敢大庭广众之下杀了天华宗宗主的儿子。

    这些人要么是傻子,要么是有底气。

    所以,刘致宏也没有直接动手的意思,他眸子里阴狠之色涌动,不等他再次开口。

    沈风站起身说道:“你们天华宗宗主的儿子,让人来威胁我们,难道还不允许我们反抗了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,我是一个讲道理的人,在你们天华宗宗主的儿子下跪求饶之后,我已经是答应放过他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他却想要在我背后偷袭,甚至要直接废了我这一身修为,你说我能容忍吗?”

    “你们天华宗作为顶级势力,应该会讲道理的吧?”

    “在场有这么多目击证人!”

    “而且这周围的店铺和酒楼外,肯定有记录影像的法宝,如若你想要知道事情真相,那么可以去查看刚刚发生的画面。”

    不管做什么事情,沈风都会占住一个“理”字。

    正所谓有理走遍天下,无理寸步难行!

    “致宏,你们天华宗的事情处理完了吗?”

    一道苍老的声音从人群外响起,只见一名满头白色,气色却十分好的老者,缓步朝着刘致宏走来。

    此人并没有隐藏气息和气势。

    沈风可以大致判断出,这个老头拥有天玄境九层的修为,而且是抵达了中天位。

    这突然出现的变故,促使沈风眼眸猛地一凝!

    如若这个老头要插手进来,那么他不知道聂芝岚,会不会是这个老头的对手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