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最强医圣 > 第一千八百一十章 他是我师父
    沈风面对徐泰忠等人凌厉的目光,他眸子里多了几分凝重之色,眼下就连聂芝岚也没有了战力,如若再有什么意外发生,那么他们只能够利用传送卷轴逃走了。

    不过,他在看到曹武和曹文炎的时候,眼眸里闪过了一缕光芒,他知道曹文炎应该和其母亲团聚了。

    在他脑中思索之际。

    徐润辉开口质问道:“我徒儿方楚浩的死,是不是和你有关系?”

    他已经听说了刚刚发生在这里的完整事情,虽说眼下聂芝岚好像失去了战力,但还是需要小心谨慎一些。

    沈风脸上没有任何变化,心里面却是一个“咯噔”,语气淡然的问道:“方楚浩是谁?我从来没听说过这个人。”

    闻言,徐润辉嘴角浮现一抹冷笑,道:“小子,你腰间的这块紫色玉牌,乃是我亲手赐给方楚浩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块玉佩他一直会随身携带,如今玉佩在你身上,那么我有理由怀疑,你和我徒儿的死有关。”

    沈风眼眸一凝,他完全不知道腰间这块玉佩的原来主人,竟然是道源宗的方楚浩。

    不过,他脸上依旧没有表现出任何一丝慌乱,道:“这块玉佩是我从海底深处获得的,我记得应该是在冰霜海蛇老巢的附近。”

    “当初冰霜海蛇在和另外一头妖兽大战,而我不小心被波及到了,以至于飞行法宝损坏。”

    “也幸好,冰霜海蛇被另外一头妖兽缠着,我才能够侥幸的活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按照我的推测,如若说这块玉佩是你徒弟的,那么你的徒弟应该是死在冰霜海蛇手里了。”

    他半真半假的说着。

    前不久,冰霜海蛇在海洋里和龙纹鲨战斗的事情,可是引起了不小的动静,甚至最后卷入了很多的修士。

    所以,在场不少人都听说过此事。

    听到沈风的这番话之后,周围的一些修士都信了。

    而曹武和曹文炎回过神来之后,他们随即走到了沈风身旁。

    在没有得到沈风的同意之前,他们不敢说出沈风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沈小友。”曹武带着笑容喊道。

    而曹文炎则是喊了沈风一声“沈前辈”!

    徐泰忠等人见曹武和曹文炎认识沈风,他们脸上闪现复杂之色,尽管他们也有点相信沈风说的话,但方楚浩作为道源宗的第一天才,难道就要死的如此不清不楚吗?

    “文炎,这小子是谁?”徐润辉问道。

    这次不等曹文炎回答,曹武便先一步开口道:“这位沈小友是老夫的忘年交,我相信此事和沈小友无关。”

    可以说,曹武和曹文炎相信沈风的人品,退一步说,就算方楚浩是死在沈风手上的,他们也认为绝对是方楚浩咄咄逼人,做了让沈风无法容忍的事情。

    得知沈风是曹武的忘年交,徐润辉等人眉头皱的更加紧了。

    “徐宗主,这位小友绝对不是凶恶之人,他之前说过天华宗大长老的孙子,修炼了天尸宗的功法,并且认别人为主。”

    “起先,对于此事,我们也有所怀疑,不过,后来这位小友直接逼出了获得天尸宗传承的人,并且将其脑中的画面呈现了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他证明了自己所说的一切都是对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如此一位正义的年轻人,绝对不可能做出伤天害理的事情来。”

    一名年老的修士站了出来,他身上透出天玄境二层的气息。

    在这名老者带头之后。

    其余对聂芝岚和沈风等人心存感激的修士,同样是纷纷开口说话了,况且沈风铲除了获得天尸宗传承的人,这绝对是帮一重天清除了一个祸害啊!

    “徐宗主,我同样是这么认为的,这位小友不可能杀死你的弟子方楚浩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徐宗主你的弟子肯定是死在了冰霜海蛇手里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面对周围一道道的声音。

    徐润辉等人心里面除了愤怒之外,还有一种烦躁在滋生。

    徐青荷阴狠的目光一刻也没有离开过沈风,这些年,其实她早已经变了,当初完全是比较的单纯,才会和曹文炎的父亲在一起。

    后来。

    她被人强行带回宗门之后。

    徐泰忠亲自带着她见识了各种真正的天才,而曹文炎的父亲和那些天才相比,简直是黯淡无光,甚至是毫无可比性。

    在周围人的劝说之中,再加上她心中潜移默化的改变,她对曹文炎父亲的感情越来越淡,连自己的儿子也忘记了。

    早在很多年前。

    在徐泰忠的安排之下,徐青荷嫁给了一个顶级势力宗主的大儿子。

    只是,那个顶级势力宗主的大儿子,平时醉心于修炼,所以徐青荷一般情况下,都是留在道源宗内的。

    关于徐青荷的事情,外面的人根本不知道。

    当初她的婚宴也是极为低调。

    由于她如今的丈夫专心于修炼,平时忽视了她,而这个时候方楚浩,却有意的接近她。

    在一次次的接触中。

    方楚浩表现出了不俗的天赋,并且展现了年轻的活力,所以最终徐青荷和方楚浩悄悄的在一起了。

    这也是为什么徐青荷会比别人更加愤怒的原因。

    说到底,方楚浩也算是她的小男人。

    而刚刚她和徐润辉等人对曹文炎表现出来的一切,也全部是他们在演戏,只因为他们需要利用曹文炎。

    曹武和曹文炎站立在沈风两侧,犹如是两个忠诚的护卫一般。

    方楚浩和徐青荷的事情,就连徐润辉和徐泰忠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此事难道我们要就此罢手吗?必须要对这小子进行搜魂,不能让方楚浩死的不明不白。”

    “哥,方楚浩可是你的徒弟。”

    徐青荷对着徐润辉和徐泰忠传音道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。

    徐润辉脸上看不出喜怒,他注视着沈风说道:“年轻人,我道源宗有一种手法,可以查看你神魂的时候,不损伤你的神魂,你只会暂时昏厥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为了证明你的清白,你让我用这种手法搜魂如何?”

    其实,道源宗内根本没有这种手法,他只是想要对沈风强行搜魂,到时候得知真相之后,再让沈风昏厥过去。

    可以对其余修士说,他会带着沈风回道源宗休息,等回到了道源宗,就算沈风醒过来,发现神魂受损,又能够翻起什么浪花来?

    曹文炎脸色一变,他对沈风极为的尊敬,喝道:“你们还是不相信沈前辈?”

    “如若你们要对沈前辈搜魂,那么除非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。”

    随后。

    他对着徐润辉等三人传音道:“他是我师父!”

    刚刚,他已经得到了沈风的同意,可以暂时对徐润辉等人说起此事。

    沈风也只是为了不想再有波澜了。

    听到这句传音之后。

    徐泰忠、徐润辉和徐青荷顿时愣住了,眼眸里闪现着震惊之色,目光更加惊疑不定的盯着沈风。

    这个小子就是那位强大无比的炼心师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