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最强医圣 > 第一千八百一十九章 死有余辜
    四周寂静无声。

    从沈风他们和天华宗的人对上,再到幻影老人相助天华宗大长老,最后道源宗又插手了进来。

    今天的局面绝对是一波三折。

    这些观战的修士,完全没想到最后会是这样的结局!

    五神山在一重天内,有着极为特殊的地位,一般的顶级势力根本不敢得罪五神山的。

    这一次道源宗自己踢在了铁板上,等于是在自寻死路啊!

    曹文炎目光看向脸色发白的徐青荷等人,他脸上的表情十分复杂,眉头一直紧紧皱着。

    徐青荷在觉察到曹文炎注视的目光后,她心里面已经做出了决定,为了能继续活下去,她只能够暂时低头。

    “文炎,我知道错了,这些年我实在亏欠你太多太多了,刚刚完全是我一时糊涂,请你一定要相信我。”

    “今后我绝对会补偿你,我会做一个好母亲。”

    徐青荷打破了沉默,脸上的表情看上去极为真挚。

    一旁的徐泰忠也急忙说道:“文炎,这次我们也是逼不得已,只要你愿意原谅我和你母亲,我可以在这里保证,从今往后,我们不再是道源宗的人,我们愿意退出道源宗。”

    事到如今。

    徐泰忠也只想要保住自己的性命。

    他这番话明显是要和道源宗撇清关系。

    周围的道源宗之人,原本就陷入了绝望之中,在听到徐泰忠的表态后,他们心中极为的愤怒。

    有一名内门长老站了出来,对着曹文炎说道:“你母亲早就和冰岩宗宗主的大儿子成婚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年,徐青荷对你们没有任何一丝的愧疚,她当初也是心甘情愿嫁给冰岩宗宗主的儿子,在道源宗之内没有任何人强迫她。”

    关于徐青荷的事情,虽说外面的人并不知道,但道源宗内的不少长老都是知道此事的。

    如今徐泰忠和徐青荷想要脱离道源宗,而且还如此装模作样的演戏,自然是让一些道源宗的长老看不下去。

    此话一出。

    徐泰忠和徐青荷脸色骤然一变,这件事情根本无法解释,毕竟现实就是如此。

    曹武等人如若要调查的话,那么很快就会出来结果。

    曹文炎听到这名道源宗长老的话后,嘴角浮现一抹自嘲的笑容,他看了眼自己的师父沈风。

    见此,沈风叹了口气,道:“文炎,这是你自己的家事,由你自己处理,如若需要我做什么,你尽管开口便是!”

    在得到沈风肯定的回答之后,曹文炎的目光再度看向徐泰忠和徐青荷,他手掌握的很紧,质问道:“当年我父亲身受重伤回来,没多久之后,他便离开了人世间。”

    “此事和你们有关吗?”

    徐泰忠和徐青荷听到沈风让曹文炎自己处理,他们便更加肯定了,只要曹文炎点头,他们就绝对能够活下去。

    “文炎,你父亲的死我们也很伤心,我们绝对没有做出伤害你父亲的事情。”徐泰忠一脸肯定的说道。

    徐青荷也立马开口,道:“文炎,我和你父亲当年是真心相爱,我的心还没有歹毒到这种程度。”

    “我虽说嫁给了冰岩宗宗主的大儿子,但我心里面一直想念着你和你父亲。”

    “冰岩宗的宗主对我有恩,他的大儿子也一直在追求我,最后我是为了报恩,才嫁给冰岩宗宗主的大儿子,请你一定要相信我!”

    曹武和曹文炎脸色冰冷。

    一旁神色淡然的萧韵清,道:“他们两个绝对在说谎,我能够根据他们的神魂波动,来判断出他们是不是在说真话!”

    她随意的提醒了一句曹武和曹文炎,毕竟是小师弟的朋友,她当然也会客气一些。

    徐泰忠和徐青荷听到萧韵清的话之后,他们两个的心犹如是瞬间沉入了湖底,一脸哀求的盯着曹文炎。

    甚至“噗通!噗通!”的跪了下来,这次徐泰忠和徐青荷彻底对曹文炎低头了。

    对于自己师父的师姐,曹文炎自然是非常的信任,他看向了沈风,道:“我想要废了他们的修为,让他们如普通人一般,在一重天内度过余生!”

    最终,他还是没能够做到最狠心。

    徐泰忠和徐青荷看得出曹文炎是下定了决心,他们两个的脸色越来越难看,如若变成一个没有修为的废人,那么这比杀了他们还痛苦啊!

    一个没有任何修为的人,走到哪里都是如蝼蚁般的存在,他们习惯了高高在上的生活,根本无法接受变成一个废人。

    这一瞬间。

    徐泰忠如若疯了一般,从地面上站了起来,喉咙里放声大笑:“哈哈哈——”

    “曹文炎,你想要让我成为一个废人?你够资格吗?当年是我亲自命令人去追杀你父亲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情青荷也十分赞同,要怪就怪你父亲自不量力,也不看看他是什么货色?”

    “而你曹文炎,应该要喊我一声老祖,如今你大逆不道的要对我动手,你早晚有一天会遭报应的,我一直确信自己没有错,我没有错!”

    说话之间。

    他身体内有一股恐怖的威能在膨胀。

    只是不等他自爆身体,王天力便已经动手了,一斧子直接将他给一劈为二。

    徐泰忠在王天力面前根本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。

    徐青荷见自己的老祖死亡之后,她整个人呆滞了好一会,脸上的表情时而愤怒、时而大笑、时而哭泣,犹如是精神失常了一般。

    她指着曹文炎,吼道:“我当年是瞎了眼睛才会和你父亲在一起,原来在一重天之内,比你父亲天才的人多不胜数,你的父亲根本配不上我。”

    “和你父亲在一起的那段时间,就是我人生中的污点!”

    “我是自愿嫁给冰岩宗宗主的大儿子,而且方楚浩也是我的小男人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样?这才我的真面目,你曹文炎在我眼里,根本什么都不是!你不够资格做我徐青荷的儿子。”

    曹武和曹文炎身体内怒火滔天,他们脸上布满了浓郁的杀意。

    其中,曹武身影顿时掠出,直接一拳轰击在了徐青荷的胸口。

    以他的战力要解决徐青荷并不困难。

    “轰”的一声。

    徐青荷的胸口处爆出一大团血雾,她的心脏被曹武给完全轰碎了。

    沈风只是平淡的看着这一切,在他眼里,徐泰忠和徐青荷完全是死有余辜,根本不值得同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