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最强医圣 >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 无法布置完整
    地窟之中十分安静。

    萧韵清在觉察到沈风疑惑的目光之后,她解释道:“小师弟,这域场乃是一种特殊的修炼场地。”

    “在二重天之内,不少宗门里都有域场。”

    “而在这一重天,包括下神庭和我们五神山内,都没有域场存在。”

    “甚至可以说,一重天内的大部分修士,全都不知道域场是什么东西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。

    她的目光再次看向徐广德,问道:“虽说这里的域场不完整,但也绝对不是你们道源宗能够拥有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处域场你们是从何处得来的?”

    事到如今。

    徐广德不会再有任何的隐瞒,毕竟自己的性命掌握在萧韵清手里,他在脑中组织了一下语言之后,说道:“这要追溯到我宗成立之时了。”

    “在当年我道源宗的先祖,误打误撞的进入了一处死地之内,听说当初进入那里的修士,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活着走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我道源宗的先祖在死地内,一次次的躲过了生死危机,最后还获得了不少的机缘。”

    “他从其中带出了一件储物法宝。”

    “其中便装有天道图录,以及布置域场的材料和方法。”

    说起这段往事的时候,徐广德脸上神采飞扬,毕竟当年先祖创立道源宗之后,将道源宗带上了一个至高的巅峰。

    只可惜,后来先祖寿元耗尽死亡,这也促使道源宗慢慢走上了后退的道路。

    见沈风等人没有开口,徐广德继续说道:“我听说当年先祖,从储物法宝内拿出天道图录之后。”

    “这天道图录仿佛活了起来,自主爆发出了一种禁锢之力,永远停留在了我道源宗之内,没有人能够将其拿走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储物法宝内,布置域场的材料和方法,则是被先祖反复的参悟,他在道源宗的后山开辟出了这处地窟,一直想要在这里将域场布置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只可惜,到了临死前的那一刻,先祖也只布置出了域场的一角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,经过我道源宗一代又一代的延续,域场也被布置的越来越完善,原本我有把握在一年后,将这个域场彻底布置完整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因为刚才那场意外,逼的我提前出现了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语之中,隐隐夹杂着一丝不甘心。

    萧韵清伸出右手,道:“将布置这个域场的方法给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徐广德当然不敢拒绝,他手掌一翻之间,一块古朴的玉牌顿时出现,随后落入了萧韵清的手掌之内。

    在沈风和王天力的注视下,萧韵清开始仔细感应起了玉牌内的情况。

    自从来到这里之后,萧韵清仿佛变成了一个人,身上的那种慵懒消失了,整个人变得十分的严肃。

    王天力和二师姐萧韵清认识这么久,还是第一次看到萧韵清这副模样呢!

    片刻之后。

    萧韵清美眸里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,道:“这里记录的只是最低等的域场布置之法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虽说是最低等的域场,但对天玄境的修士有着不小的用处。”

    “如若天玄境的修士,可以在最低等的域场内修炼,那么将会得到意想不到的效果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以天玄境修士的承受能力,也最多只能在最低等的域场内修炼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天玄境以下的修士,完全不够资格踏入域场之中的。”

    闻言,沈风不禁问道:“二师姐,恐怕这最低等的域场,在二重天内,也绝对是十分珍贵的吧?”

    萧韵清点了点头,回答道:“小师弟,你猜的很对。”

    “毕竟哪怕是二重天的一流势力,也不是每一个都能够拥有域场。”

    “这最低等的域场,毕竟是天玄境修士的最佳修炼场地,所以二重天内的势力,对于这等域场也是极为渴望的。”

    “凡是想要真正布置出域场,必须要有域师亲自出手,否则就算是修为再强的人,也无法将域场布置完整。”

    “只可惜,哪怕是在二重天之内,域师的数量也并不多,所以域场就变得更加珍贵了。”

    “简单的说,两名天赋差不多的天玄境一层修士,一个从一开始就能在域场内修炼,而另一个则是只能靠着自己修炼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一般情况下,在域场内修炼的天玄境一层修士,会远远的将另一个人给甩开,直到最后两人的差距会无比的巨大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么解释,你们应该能够更直观的了解到域场的重要性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徐广德不停的摇着头,毕竟玉牌里只是记录了布置方法,根本没有提起域师之类的事情,他道:“我们道源宗这里的域场,明明快要布置完成了,你说域场必须要由域师亲自出手布置,难道说我也踏上了域师一途吗?”

    听得此话。

    萧韵清浮现一抹鄙夷之色,道:“你们纯粹只是按照玉牌内记录的方法,在生硬的布置域场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这样就能够被称之为域师了?你根本和域师沾不上任何一丝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生硬的靠着玉牌内的方法布置,就耗费了你们道源宗多少时间?从你们道源宗的先祖开始,这个最低等的域场就在开始布置了。”

    “结果呢?”

    “到了现在,这个域场也没有真正布置出来。”

    徐广德一声不吭,等待着萧韵清接下来要说的话。

    萧韵清淡然的说道:“就算一年之后,你靠着玉牌内的方法,将这个域场表面上布置完成了。”

    “但这也不是真正完整的域场!”

    “这块玉牌内记录的东西根本不完整,你们最终布置出来的域场,只会是虚有其表罢了,根本不会有太大的作用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以十分肯定的告诉你,哪怕再给你一千年时间,你也布置不出真正完整的域场来。”

    这番话传入耳朵里,徐广德如遭雷劈,如今他的命掌握在了萧韵清手里,对方没必要用这种事情来打击他。

    所以说,徐广德本能的相信了,萧韵清的这番话,应该不存在虚假。

    这让他有些无法接受了,实在是现实太过的残酷。

    从道源宗的先祖开始,就在布置这个域场,如此经过一代又一代,域场在慢慢的完善。

    如今却得知。

    他们布置的所谓域场,就算最后完成了,也没有任何作用,这简直是晴天霹雳。

    如若道源宗死去的先祖知道此事,恐怕非得要被活活气的吐血不可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