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最强医圣 > 第一千八百六十三章 她会看到的
    沈风听得此话之后,嘴角浮现一抹笑容。

    三片血灵叶非常的足够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,这种天材地宝对天玄境的修士,有着非常巨大的作用。

    而沈风要炼制的那种灵液,毕竟是能辅助修士凝聚出九彩玄气树的,所以才会需要如此罕见的一种种天材地宝。

    王语萱看到沈风的表情变化之后,她道:“沈公子,你是想要去采摘血灵叶吗?”

    见沈风点头,她继续说道:“血芒山极为的诡异,曾经有不少天荒族的人死在了山上。”

    “在遥远的曾经,那时候天荒界并没有封闭起来,根据古籍上的一些记载,那个时代倒是有人能够踏上血芒山的山顶。”

    “哪怕是如今天荒族内的最强者,也根本无法安全登顶血芒山的。”

    “经过岁月不停流逝,原本血灵树上的血灵叶不止三片的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血灵树上的叶子会自主消失,仿佛是被某种力量给吞噬了,所以到如今只剩下最后三片叶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沈公子,你千万不要去冒险。”

    闻言,沈风眉头微微一皱,看来要去摘下血灵叶不容易啊!

    这血灵叶又被称之为永远不会凋零的叶子,只要不去将其采摘下来,这种叶子可以永远生长在血灵树上。

    眼下,沈风更加想要快些掌控天荒之源,到时候,他或许便可以轻松的登顶血芒山。

    况且,天荒界的那些顶级势力,绝对是在追杀他了,如今又招惹上了天荒族,所以他更加需要一张保命的底牌。

    沈风抬头望着银白色的月亮,在心里面自语了一句:“也不知道云梦惜和许蓉烟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不过,他猜测许蓉烟和云梦惜,应该并没有死在石人一族那家伙的手里,眼下可能已经去往了荒城。

    见沈风没有再开口说话,王语萱又说道:“沈公子,血芒山作为天荒族的神山,其中隐藏的秘密,到现在也无人知晓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血芒山上的滚滚血气,会影响到修士的精神状态,并且血芒山上好像有一种特殊的妖兽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妖兽能够在血芒山上活动自如,根据天荒族内的古籍记载,这种妖兽和血芒山好像是同一时间诞生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将这种妖兽称之为吞血兽,它们极为喜欢吞食修士的血液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这吞血兽好像也受到了某种限制,只能够在血芒山上活动,如若踏出血芒山,它们会受到某种力量的毁灭。”

    “当年我亲眼看到一头吞血兽,追着天荒族的一名修士,从血芒山上冲了出来,一不小心脱离了血芒山。”

    “这导致了那头吞血兽的身体,瞬间在空气中融化,最终化为了一滩血水。”

    这一句句话传入沈风耳中,他知道王语萱是一片好意,他道:“王姑娘,你放心好了,我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。”

    在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前,他绝对不会踏上血芒山。

    听到沈风的这句话后,王语萱才算是松了一口气,经过这一件件事情之后,她对沈风有了一定的好感和感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天荒族的所在地。

    整个天荒族生活的地方,犹如是一座小型城池。

    眼下,城门口,族长陈永贤身影站在了半空之中,而他的儿子陈启伦和女儿陈惜月,站在了底下的城门口。

    大长老杨顺海以及天荒族的其余一些人,则是站在了陈启伦和陈惜月的旁边。

    此刻,在城门之上吊着一道伤痕累累的身影,这个男人的双手被绳子绑住了,就这么悬空在城门之上。

    站在半空之中的陈永贤,身影微微一动,下一瞬间,他便出现在了陈惜月和陈启伦的身旁。

    “父亲,王语萱会看到这里的画面吗?”陈惜月声音低沉的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陈永贤看了眼被吊在城门前的男人,肯定的回答道:“她会看到的。”

    之前,在王语萱等人逃离之后,天荒族的人到处搜寻,根本没有发现王语萱等人的踪迹。

    就在今天。

    陈永贤将这个伤痕累累的男人吊在了城门口。

    此人乃是王语萱的亲叔叔,也是她父亲的弟弟,当初在确定王语萱的老祖等人死亡之后,她的这个小叔便忽然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王语萱和这个小叔的感情不错,她一直没有放弃寻找过自己的小叔。

    杨顺海等天荒族的修士,看着这个被吊在城门前的男人,他们认为王语萱的小叔王东远,从前应该是一直被陈永贤关押着。

    现场沉寂了片刻之后。

    陈永贤脸色平静的说道:“王语萱他们对我坐上族长之位很不满,而王东远曾经想要刺杀我,不过,我念在大家都是天荒族的人,我当时决定饶他这一次,只是将他关押起来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王语萱又做出了这种事情,真的是让我忍无可忍了!”

    哪怕是陈惜月和陈启伦,也并不知道王东远,被他们父亲关押起来的事情,他们同样是今天才知道此事。

    对于陈永贤的这番话,大长老杨顺海等人全部开口支持着,没有人为王语萱他们说任何一句话。

    对此。

    陈永贤十分的满意。

    他看着陈惜月和陈启伦,传音说道:“你们两个不要胡乱猜测了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在王语萱手里,有一件名为玄元镜的法宝。”

    “这件法宝是王语萱的老祖所打造,哪怕是和天荒族这里相隔很长距离,也能够通过玄元镜,查看天荒族城内和城外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玄元镜只能够粗略的查看而已,根本探查不到什么秘密。但是,王语萱通过玄元镜,要看到城门外的画面,绝对是轻而易举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关于这块玄元镜的事情,知道的人非常之少,你们两个就等着王语萱主动来送死吧!”

    陈惜月和陈启伦一阵疑惑,他们从前确实没听说过什么玄元镜,可他们的父亲是从何得知的?

    应该不可能是从王东远口中得知的吧?

    毕竟王东远十分疼爱自己的侄女和侄子,根本不会做出不利于王语萱的事情。

    况且,虽说王东远的模样十分凄惨,但陈惜月和陈启伦可以感觉得出,王东远并没有被自己的父亲搜魂过。

    一旦被搜魂,王东远的精神状态将更加的差。

    难道是大长老杨顺海,将玄元镜的事情告诉他们父亲的?毕竟杨顺海曾经是王语萱父亲那一派系的支持者,很有可能会知道玄元镜的事情。

    心中有所猜测的陈惜月和陈启伦,并没有去追问自己的父亲,他们只等待着王语萱的到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