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最强医圣 > 第一千八百六十七章 他的选择是对的
    月光倾洒!

    城门外迟迟没有其他天荒族的人赶来。

    王语萱目光紧紧盯着王东远,她真希望这一切只是一场梦!

    老祖和父母已经死了,好不容易见到失踪的小叔,最后却是这样的局面,这真的让王语萱无法接受。

    王东远看着王语萱脸上的表情变化,他貌似非常的享受,说道:“我很喜欢你现在的表情,你是不是很绝望?”

    “你就是利用玄元镜达到隐身效果的吧?在城门外竟然还有铭纹传送阵,那老东西隐藏的秘密真不少啊!”

    “明明我也是他的嫡系后辈,为什么他总是对我一脸冷漠?”

    王语萱知道王东远口中的老东西,乃是他们的嫡系老祖!

    听到王东远如此称呼老祖,王语萱脸上隐隐浮现怒火,在她的眼里,老祖乃是一个慈祥的老人,她非常喜欢和老祖待在一起,听老祖说着修炼上的事情。

    见王语萱脸上有怒火冒出,王东远情绪有些失控,吼道:“我称呼他为老东西,你很愤怒吗?”

    “那老东西早就应该躺在棺材里了,你知道那老东西和你父母,为什么会进入禁地之内吗?”

    “是我利用特殊手段,让禁地内产生一种异动,以此来吸引他们进入里面查看的,我为了布置这个局,整整花了数百年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为了确保他们能够死在禁地里,我真的耗费了太多的精力。”

    “明明我的资质比你父亲高出很多,可那老东西却把你父亲扶上了族长之位,而我又得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从小开始,我获得的修炼资源就比你父亲少,那老东西凭什么这样对我?”

    “那些年,我一直活在面具下,为了不让你们怀疑,我尽力的扮演好自己的角色,我的演技还算可以吧?”

    王语萱柳眉越皱越紧,脸上的怒火犹如火山爆发一般,她没想到老祖和父母的死,竟然也是王东远一手策划的。

    深吸了一口气之后。

    王语萱的脸色越来越冰冷,她看着陷入癫狂之中的王东远,道:“老祖果然判断的没错,你就是一个心性歹毒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老祖为什么要这样对你吗?”

    “从前,我看到老祖对你不公平,我替你问过老祖。”

    “当初老祖是这么对我说的,你小时候因为和族人发生一点小小的摩擦,你便深夜潜入对方的家里面,神不知鬼不觉的将其给杀了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你足足折磨了他三个时辰,你才将彻底了结他的性命。”

    “当初老祖是根据死者身上的伤口,以及死亡时间,判断出他死前最起码被折磨了三个时辰。”

    “最重要,当时老祖在死者的房间里,发现了一块玉佩的碎片。”

    “这块玉佩便是老祖送给你的,当时你的玉佩应该是被死者给击碎了,而你不小心将一小块碎片遗留了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最后,这件事情始终没有一个结果,慢慢族内的人就忘了此事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老祖一直在等你去承认。”

    “那时候,我听到这件事情后,同样是非常震惊,在我的认知里,小叔是一个非常温和的人,根本不会做出这么残忍的事情,当初我还为你一再的辩解。”

    “接着,老祖对我说了另一件事情,他之所以对你冷漠,处处对你严格,完全是在磨练你的心性。”

    “他看到你一天天的变化,心里面其实也很高兴,你毕竟是老祖的嫡系后辈,也是我的亲叔叔,所以我们愿意去相信你改变了。”

    “甚至,老祖在进入禁地之前,他对我说过,等他从禁地内出来之后,便会找你好好的谈谈。”

    “而我父亲也觉得你从小受到太多委屈,他想要主动将族长之位让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可谁知道,你却已经将他们推入了死亡的深渊!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王语萱几乎是怒吼出来的。

    而王东远则是冷笑道:“别装什么可怜,你以为我会相信你说的话吗?这全都是你们欠我的!”

    在他话音落下没多久之后。

    终于从城门内掠出了一道道的身影。

    陈永贤和陈惜月等人看到王语萱之后,他们脸上浮现一抹淡然的笑容。

    就在刚才掠出来的时候,陈永贤已经告诉了天荒族的人,王东远其实是在配合他演戏。

    在陈永贤的话语之中,对王东远颇为的赞赏,这让一众天荒族人惊讶不已。

    他们没想到王东远会配合陈永贤演戏。

    众人将王语萱给围了起来,王东远松开了王语萱的手臂。

    陈惜月见此,她身上气势陡然爆发,在王语萱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。

    她便一掌拍在了王语萱的左肩膀之上。

    凌厉的掌风,在王语萱的左肩膀上爆炸,她的肩膀骨顿时碎裂开来,鲜血从左肩膀上涌出,整个人随即倒在了地面上。

    实在是面对陈惜月的忽然攻击,刚刚恢复身体行动能力的王语萱,根本是完全反应不过来。

    陈惜月看着倒在地面上的王语萱,她脸上布满了得意的笑容,从今天开始,天荒族的圣女之位真正属于她了。

    “王语萱,你对自己族内的长老下杀手,你可还有什么话要说的?”陈惜月一脸戏虐的注视着王语萱。

    事已至此。

    王语萱还能够说什么?她脸上布满了不甘和绝望之色。

    族长陈永贤喝道:“大长老,先将罪人王语萱关押起来。”

    转而,他又说道:“另外我要在这里宣布一件事情,从这一刻开始,王东远在天荒族内和我平起平坐。”

    看来王东远和陈永贤这两人,在很早之前就达成了某种约定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时间匆匆。

    转眼又过去了两天。

    当大长老杨顺海将王辰跃,推入王语萱所在的牢房之中时。

    王语萱呆滞的脸上,随即浮现了怒火。

    杨顺海关上牢房的门,看着这对姐弟,道:“王语萱,你这么看着我也没用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弟弟想要偷偷进入天荒族的势力范围,只可惜族长早就在暗处安排人手,所以你这个弟弟被轻松的捉拿了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这样也好,至少在黄泉路上,你能有个人陪着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。

    杨顺海便离开了。

    王语萱注视着王辰跃,片刻之后,问道:“沈公子没有跟着你一起胡闹吧?”

    王辰跃苦笑道:“姐,在我醒来之后,我便发现沈大哥不辞而别了,他应该不想和我们再有牵扯。”

    闻言,王语萱心中有些失落,但又觉得这样很好,她道:“沈公子的选择是对的,他未来的路还很长,不能被我们给牵连了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