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最强医圣 > 第一千八百六十八章 我反对
    昏暗的牢房内。

    空气中有一种发霉腐朽的味道。

    潮湿的环境会让人非常的不舒服。

    王语萱将王东远的事情对王辰跃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得知整件事情的经过后,王辰跃手掌紧紧握成了拳头,鲜血从他掌心内溢出,道:“姐,王东远简直就不是人!他从前对我们的关爱,竟然全都是在演戏,他不配做我们的小叔。”

    “他还害死了老祖和我们的父母,我真想要亲手杀了他。”

    王语萱银牙紧咬,她心中同样布满了怒火,可在如今的现实面前,她还能够做什么?除了认命之外,她真的想不出其他办法来了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。

    王语萱一脸责怪的说道:“辰跃,你不该来这里的,只要你活着,我们这一脉还能够有希望,如若你和我一起死了,那么我们这一脉将彻底灭绝。”

    王辰跃一脸坚持,道:“姐,我做不到苟延残喘的活着,我不能让你一个人来送死,自从老祖和父母他们离开之后,你已经将我保护的够久了,我不想再这么继续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这次只能够怪王东远那杂种太歹毒了,他绝对会遭受到报应的。”

    只是在他话音落下的时候。

    一道嘲弄的声音传了过来:“辰跃,在背后辱骂你自己的小叔,这恐怕并不好吧!”

    很快,王东远出现在了牢房外。

    见此,王辰跃随即从地面上站了起来,不顾一切的冲上前,对着牢房的门轰击着。

    “嘭!嘭!嘭!”的声音立马响起。

    只可惜,这间牢房的材质特殊,而且还被布置了铭纹阵。

    所以,王辰跃的攻击没有任何用处,最后反而被牢房门上的反弹之力,震的倒飞了出去,身体撞击在了墙面之上。

    “噗”的一声。

    一大口鲜血,从王辰跃的嘴巴里喷洒而出。

    王东远嘴角笑容浓郁,道:“辰跃,见到你的小叔,也不用这么激动啊!”

    这次王语萱展现出了玄元镜的隐身功效,以及说出了城门外有铭纹传送阵,这让天荒族的人更加确定,当初王语萱在刑场便是用特殊手段,才将战堂的那名长老给杀死的。

    如果说真的有强者在暗处帮助王语萱,那么这次绝对会和王语萱一起来营救王东远的。

    王辰跃擦了擦嘴角的血迹之后,喝道:“王东远你害死老祖和我的父母,你就是一个冷血的杂种!”

    “你想要来这里看我们的笑话?你别做梦了,我和我姐都不会求饶的。”

    在他这句话刚刚说完。

    又有三道身影走进了这里,来人乃是族长陈永贤,以及他的女儿陈惜月和儿子陈启伦。

    之前,陈启伦说过,将王辰跃打入爆炎洞内的,照理来说,王辰跃应该要命丧黄泉了。

    如今却好好的活着,那么答案只有一个,王辰跃修炼了完整的三焰燃空掌。

    “王辰跃,你的命真够长的,这三焰燃空掌是不是被你老祖补全了?你们这一脉的人真够阴险的啊!”陈启伦嘲弄的说道。

    陈永贤淡漠的开口道:“三焰燃空掌属于天荒族,如若不想遭受痛苦,那么你们立马将三焰燃空掌的修炼法门交出来。”

    王辰跃和王语萱毕竟是上一任族长的儿女,如若对他们进行搜魂这种残忍手段,那么恐怕族内有不少人会反感。

    毕竟要将王语萱和王辰跃处死,这倒是有理有据的,可在处死之前,还要对他们进行搜魂的折磨,这就会造成诸多的闲言碎语。

    听到陈永贤的话之后,王语萱对着王辰跃,道:“将三焰燃空掌的修炼法门写下来。”

    她知道如若逼急了陈永贤,这家伙极有可能不顾一切的进行搜魂,她不想让天荒族的人知道沈公子的存在。

    王辰跃也知道自己姐姐的用意,他从自己的衣服上撕下一块布料,直接用血写完了三焰燃空掌的修炼法门。

    随后,将这块布料往牢房外丢去。

    陈永贤在拿到这块布料,看完上面的一个个血字之后,他几乎可以确定,这三焰燃空掌的法门是正确的。

    他纯粹以为这对姐弟在临死前不想受到折磨了。

    在获得三焰燃空掌的法门之后,陈永贤等一行人离开了这里。

    其实,现在不搜魂也没关系,在陈永贤手里有一件法宝,能够收集死人的神魂。

    到时候,将王语萱和王辰跃处死之后,在他们的神魂溃散之前,将他们的神魂收集起来,这样他们的神魂便会保留在法宝之内,到时候陈永贤可以慢慢查看他们的记忆。

    这次前来牢房,陈永贤只是随意来走一趟罢了。

    在王东远等人离开之后。

    整个牢房陷入了安静之中。

    王语萱和王辰跃没有再开口说话,他们在等待着死亡的降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转眼之间,又过了两天。

    天空之中阳光火辣。

    天荒族的刑场之内。

    王语萱和王辰跃双手被绑在了背后,他们两人被强迫跪在了刑场中间的位置。

    周围的观众席里,坐满了天荒族内的人。

    半空之中悬浮着一把充斥寒芒的大刀,如若这把刀斩下来,那么足以将他们两个斩成肉沫。

    王语萱和王辰跃闭上了眼睛,他们并不怕死,只是有些不甘心就这么死了!

    陈永贤站在了刑场的高台之上,居高临下的注视着王语萱和王辰跃,而陈惜月、陈启伦和王东远在他身旁站立着,他们都一脸笑容的看着刑场中间。

    现场十分的安静。

    毕竟要处决的人乃是上一任族长的儿子和女儿。

    陈永贤目光扫视四周的观众席,装作一副很悲痛的模样,道:“发生这样的事情,我身为族长感觉很难过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自古天子犯法,与庶民同罪!”

    “所以,尽管王语萱是天荒族曾经的圣女,但这不代表她可以藐视规则。”

    “她和王辰跃必须要为此付出应有的代价。”

    “我今天在这里正式宣布,王语萱和王辰跃理应处死,你们有谁反对的吗?”

    陈永贤的声音在空气中扩散,观众席上的天荒族修士之中,没有人愿意站出来为王语萱和王辰跃说话。

    当陈永贤想要正式处决这对姐弟之时。

    一道冷冽声音,忽然在天地间回荡:“我反对!”

    闻言,在场的众人猛地一愣,朝着声音源头望去之后。

    只见在刑场的入口,不知何时出现了一道陌生的身影,而王语萱和王辰跃睁开眼,看到这抹身影之后,他们再也移不开眼睛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