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最强医圣 > 第一千八百七十章 吾为天荒之主
    沈风微微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刚刚面对陈永贤的攻击,他动用了天荒之源的能量,所以才能够进行短距离的瞬间转移。

    如若靠他自己的实力,绝对是躲不过去的,毕竟陈永贤乃是天玄境七层的强者。

    当然,沈风只是掌控了一大半的天荒之源,他所能够动用的力量依旧十分有限,哪怕是进行短距离的瞬间转移,这也十分的耗费玄气和神魂之力。

    毕竟他需要催动天荒之源,才能够动用其中的力量。

    整个刑场陷入了寂静之中。

    就连右手掌化为血雾的陈惜月,也暂时忍住了喉咙里的痛苦声,原本在看到自己父亲动手之后,她以为沈风绝对会死的非常凄惨。

    可最后的结果,根本和她想象中的不一样。

    依旧站在高台上的王东远和陈启伦,目光紧紧盯着沈风所在的角落,他们鼻子里的呼吸有些急促,脸上隐隐浮现着震惊之色。

    四周观众席内,方才嘲弄过沈风的天荒族修士,眼下喉咙里根本不敢再发出声音来,实在是沈风太过的诡异了一点。

    陈永贤两只手掌紧紧握成了拳头,在他的手背之上暴起了狰狞的青筋,他再次仔细的感应了一遍,确定沈风只有地玄境八层的修为。

    他双眸之中仿若要喷出火焰来,目光看向了跪在地面上的王语萱和王辰跃,他选择不动用半空中的大刀来处死这对姐弟了,而是想要亲自动手,他身影掠出去的瞬间,道:“小子,你不是要救他们吗?来啊!”

    说话之间。

    他隔空一拳朝着王语萱和王辰跃轰击而去,恐怖的拳芒,在空气中化为一股巨力,仿若能够粉碎一切。

    王语萱和王辰跃对此,身上压力陡然剧增,他们脸上浮现了痛苦之色。

    “轰”的一声。

    只是当这股巨力快要轰砸在这对姐弟身上的时候,诡异的一幕再次发生,王语萱和王辰跃消失在了原地,再次出现的时候,他们已经在沈风身旁了。

    那一股巨力轰击地面之上,空气之中布满了灰尘。

    天荒之源乃是维持天荒界运转的宝物,如今沈风虽说没有完全掌控,但想要借助其中的力量,帮助王语萱和王辰跃瞬间转移,这还是能够做到的,只是会耗费更多的玄气和神魂之力罢了。

    刑场之内限制空间法则的铭纹阵,根本是限制不住天荒之源的空间转移之力。

    沈风自己能够如此瞬间转移,已经足够让人惊骇了,如今又帮助这对姐弟瞬间转移,不少天荒族的修士惊疑不定了起来,喉咙里倒吸冷气的瞬间,脸上布满了骇然之色。

    看着王语萱和王辰跃愣神的模样,沈风帮他们解开了身上的绳子,并且恢复了他们的行动能力。

    “王姑娘,在你们天荒族内,有没有一块天荒令?”沈风随即传音问道。

    如今没有彻底掌控天荒之源,他不想过多的动用其中的力量,最重要他体内的玄气和神魂之力,实在是消耗的太快速了。

    听到沈风的传音之后,王语萱脑中虽说有很多疑问,但她立马用传音回答道:“沈公子,在极为遥远的曾经,那时候天荒界还没有被封闭起来,这片区域内的修士和妖兽,全部臣服于一个大家族的。”

    “天荒令乃是那个家族内的物品,凡是有人持天荒令来此处,这里的妖兽和修士必须要无条件的服从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当初我听老祖说过的事情,只是当年那个大家族内的人,恐怕也早已将天荒界这片区域给遗忘了。”

    “沈公子,你是从何得知天荒令的?”

    沈风用传音回了一句,道:“王姑娘,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闻言,王语萱不再继续追问下去,目光看向了满脸怒容的陈永贤,她心里面一阵担忧。

    天荒族内剩余的两名太上长老还没有出现,就算沈公子有些特殊手段,可想要硬闯出这里,恐怕也很难啊!

    不过,站在沈风身旁,王语萱感觉十分的安心。

    而王辰跃看向沈风的时候,目光之中的崇拜和尊敬一直在增加,他猜测当初沈大哥不辞而别,可能是去做某些准备的,他给一旁的王语萱传音说道:“姐,我现在百分之百的肯定,沈大哥真的够资格做我的姐夫,他是一个有情有义的人!”

    这回王语萱出奇的没有反驳。

    高台上的王东远身影也掠了下来,站在了陈永贤的身旁,道:“这小子身上肯定有瞬间转移的法宝,但是如此神奇的法宝,绝对动用不了多少次,他很快会落到我们手里。”

    闻言,陈永贤微微点头,十分赞同王东远的这种猜测。

    而失去了右手掌的陈惜月,将血止住之后,她心中的愤怒犹如火山爆发,道:“父亲,一定要活捉这小子,我要将他身上的肉给一片一片的割下来。”

    陈永贤身上气势爆发的更加猛烈,道:“惜月,你放心好了,我一定帮你活捉他。”

    转而,他的威压之力朝着沈风漫延,喝道:“小子,今天你插翅难逃!”

    在他和王东远想要一起围攻的时候。

    沈风一笑道:“我为什么要逃?”

    说话之间,他右手掌快速一翻,一块古朴的令牌,顿时在他掌心内出现。

    当他将玄气不停的注入其中之后。

    “嗡~”的一声。

    一道刺耳的声音,从这块令牌内传出,随后,整块令牌冲向了半空之中,悬浮在了刑场的上空,其上散发出了一层白色光芒。

    令牌正面刻着的那个“荒”字之上,暴冲出了一股隐隐的威压之力,促使陈永贤等人胸口一阵发闷。

    所有人惊疑不定的盯着天空之中。

    沈风面色平静的说道:“这乃天荒令,你们应该听说过吧?”

    “如今我手持天荒令而来,你们知道这代表了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吾为天荒之主!”

    “尔等还不速速下跪!”

    淡漠且不容置疑的声音,在空气之中回荡着,这股隐隐的威压之力,无法将陈永贤等人的修为限制住,最多只是让他们有一种难受。

    不过。

    人的名,树的影!

    在场很多天荒族的人听说过天荒令的传说,如今天荒令在天荒族内重现,他们自然是吓得有些脸色苍白了起来,身体顿时一动也不敢动,目光紧紧注视着天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