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最强医圣 > 第一千八百七十二章 你们确定要逼我?
    晴天炸雷!

    这恐怖无比的天雷,实在是来的太快,太猛了!

    以至于在场这些人,全都反应不过来,刚刚沈风在说出:逆我者,五雷轰顶的时候。

    在场很多人心里面根本不相信。

    哪怕是手持天荒令,也根本无法掌控天雷的。

    可眼前这一幕,彻底让这些天荒族之人懵逼了!他们一个个心里面,全部是翻江倒海的,喉咙里变得干涩无比,甚至连呼吸也完全屏住了。

    刑场之中雷电四溢,恐怖的威能没有彻底散去呢!刚刚天雷降下来的瞬间,整个刑场犹如是进入了末日一般。

    站在沈风身后的王语萱和王辰跃,脸上也是布满了震惊之色,他们完全想不明白,为什么沈风能够掌控天雷?

    在他们这对姐弟眼里,沈风开始变得越来越神秘了。

    陈惜月和陈启伦眼眸里尽是不敢置信,他们两个如同石像一般站立着,脸上在隐隐浮现恐惧之色。

    只是一个区区地玄境七层的小子而已,凭什么能够在他们天荒族搅动风云!

    站在观众席内的大长老杨顺海,喉咙里倒吸了一口冷气,他如今当然希望陈永贤取得胜利,毕竟他已经选择投靠陈永贤。

    在一道道的目光之中。

    刑场内四溢的雷电在逐渐散去,只见陈永贤和王东远半跪在地面之上,他们身上的衣衫被炸裂了不少,很多地方都布满了一条条的血痕。

    虽说他们两个并没有性命之忧,但承受了刚刚的天雷之后,他们身体内受了严重的伤势,甚至一身战力都发挥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眼下,他们最多只能爆发出地玄境九层的战力了。

    面对一个地玄境八层的小子,最后竟然落得这种地步,这让陈永贤和王东远心中一阵憋闷,感受着天空中火热的阳光,他们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,沈风是如何招来这些恐怖天雷的,而且还是在晴空万里的情况下。

    陈永贤和王东远嘴角在溢出鲜血,他们慢慢从地面上站了起来,目光之中的狠毒变得更加旺盛。

    眼下,沈风虽说表面上风淡云轻,但他身体内已经一阵空虚,刚刚为了引动这天雷,他极致的催动了丹田内的天荒之源。

    以他现在身体内的玄气和神魂之力,再加上他只掌控了一大半的天荒之源,只能够引来如此强度的天雷。

    不过。

    他绝对不会让人看出自己的破绽,目光冰冷的注视着陈永贤和王东远,道:“留你们一命,只是我今天不想杀人了,算你们两个运气好。”

    其实他想要立马杀了王东远和陈永贤,可他现在玄气和神魂之力消耗严重,万一被人发现什么破绽,只能够利用传送卷轴逃离。

    但他现在不想逃,而是想要掌控整个天荒族。

    “现在谁愿意臣服于我,可以举起你们的手。”沈风目光看向四周观众席内的修士。

    不少天荒族修士内心犹豫不定了起来,他们看到了沈风的神秘和诡异之处,在有人想要举起自己的手臂之时。

    一道冷然的声音在天地间回荡:“年轻人,来我们天荒族的地方故弄玄虚,你是不是嫌自己的命太长了?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。

    一名身穿银色长袍的中年男人,出现在了刑场的天空之中。

    随后,又有一名紫袍男人,紧跟着出现在了半空中。

    这两人是当初将石人一族抓回来的强者,同样他们也是如今天荒族内的太上长老,修为全部在天玄境九层。

    眼下银袍男人是中天位强者,而紫袍男人是上天位强者!

    其实他们在暗处,早已感知到这里的动静,只是他们想要看看沈风还有什么底牌?

    在天雷没有杀死陈永贤和王东远之后,他们便知道这就是沈风的全部能力了。

    银袍男人和紫袍男人根本不相信沈风的话,他们知道沈风不是不想杀人,而是没能力杀死陈永贤和王东远了。

    之前,沈风所拿出的天荒令,在他们两个看来,应该是传说中的那块令牌。

    但,他们两个也觉得如今在天荒界很好,将来突破到天玄境之上后,他们同样有希望进入二重天,如今又何必要选择去做别人的狗呢!

    沈风已经从王语萱的传音之中,得知了这两个中年男人的身份,他抬头望着天空之中,道:“你们身为如今天荒族内的太上长老,对于天荒令代表的意义,应该会更加的清楚,看来如今的天荒族真的是忘记祖训了啊!”

    他叹了口气之后,不禁摇了摇头,内心深处是一阵沉重,他担心这两人会同时动手,如今为了掌控天荒族,他必须要搏一把了。

    听到沈风这番略带教训语气的话之后,银袍男人和紫袍男人脸上浮现怒容。

    其中紫袍男人说道:“小子,不必再装了,我不管你是什么人?手里掌控的是不是真的天荒令?你来我们天荒族闹事,这便是犯了死罪,你准备好接受处决了吗?”

    陈永贤、王东远和陈惜月等人,看到两位太上长老的态度之后,他们心里面顿时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刚刚的天雷虽说恐怖,但绝对威胁不到银袍男人和紫袍男人。

    站在一旁的王语萱和王辰跃,紧紧的皱起了自己的眉头,目光盯着半空之中的两位太上长老。

    在所有人慢慢将目光转移到沈风身上的时候。

    沈风扭动了一下脖子,目光盯着天空之中,问道:“你们确定要逼我吗?”

    银袍男人冷冽一笑道:“小子,别再装模作样了,就算我们逼你,又如何呢!”

    只是在他话音落下之际。

    沈风拼了命的催动着丹田内的天荒之源,可表面上他依旧保持淡然的模样,他竭尽所能的压榨着每一丝玄气和神魂之力。

    甚至他有一种要昏厥过去的感觉了,但他在不停坚持着,身体内的血液沸腾不断,全身有一种极致的痛苦感。

    这一次,是他催动的最为猛烈的一次。

    在银袍男人和紫袍男人面带不屑的想要解决沈风之时。

    “轰隆!轰隆!”的闷雷声再度响起。

    这一次。

    并没有天雷降下,但刑场上方的整片天空彻底暗了下来,一道道让人心惊的雷光,不停在天空之中闪烁着。

    其中仿若有恐怖无比的天雷在蓄势待发,仿若只要沈风一个命令,这些天雷便会全部降下。

    光光从外面感应,在场的人便能够感觉出,眼下天空之中隐藏的威能,足以毁灭整个刑场,哪怕是两位太上长老也抵挡不住。

    其实,这只是沈风创造出来的一种假象,他如今只能够凝聚出这股威能,根本无法让如此恐怖的天雷降下。

    不过,他脸上无比的平静,对着天空之中,说道:“为什么要逼我呢?”

    “这么逼我,对你们有什么好处?”

    “看来今天我要覆灭整个天荒族了。”

    他现在必须要逼的银袍男人和紫袍男人低头求饶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