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最强医圣 > 第一千八百七十四章 没人敢动了
    刑场之外。

    银袍男人和紫袍男人等天荒族的修士,全部退出来之后,场面一度沉寂了下来。

    其中有不少人,真的已经对沈风低头了。

    只有那些支持陈永贤的天荒族人,他们脸上的表情极为凝重,谁都看得出沈风和王语萱的关系非常不错。

    接下来,沈风肯定会帮助王语萱报仇的,到时候,他们这些支持陈永贤的人,恐怕都会受到牵连。

    在很多人心里面十分忧虑的时候。

    大长老杨顺海手掌一翻,一块正方形的镜面,出现在了他的手掌之内,道:“还请两位老祖凝聚隔绝结界,不让有些人传讯给那小子。”

    闻言,银袍男人和紫袍男人眉头一皱之间,滚滚玄气从他们体内透出,只是一个瞬间,两个隔绝传音等等的结界,便将这里的所有人笼罩在其中。

    见此,杨顺海继续说道:“在前不久,我接管刑场之后,我在其中放了记录画面的法宝,为了让今后的族人,能够看到那些叛徒的下场,以此来起到警示的作用。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情我还没有正式对外公开,所以如今只有我一个人知道此事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法宝放的非常隐蔽,一般情况下,根本不会被任何人发现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离开之后的画面,绝对是被法宝记录下来了,我只需要调出那些画面,便能够知道那小子是不是在故弄玄虚?”

    “只不过,想要立马调动被记录的画面,刑场内的法宝会产生反应,到时候,肯定会被那小子给发现的。”

    “除非是慢慢的引动,这样的话,需要三天左右的时间,我才能够将画面调动出来。”

    银袍男人面色阴沉的说道:“他要五天之后才见我们,能够提前两天确定,他到底是不是在耍我们?这已经足够了,你慢慢来好了,不要让那小子觉察到。”

    杨顺海随即点头,利用手里的镜面,慢慢调动刑场内记录的画面了。

    周围的人全部沉默了下来,这些人全都没有离开,而银袍男人和紫袍男人所凝聚的结界,也始终没有撤去的意思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快速流逝。

    转眼睛,已经过去了两天多的时间。

    手掌按在镜面上的杨顺海,猛地睁开了自己的眼睛,脸上浮现了笑容,道:“比预想中的还早了一些,我已经调动出被记录的画面,刑场内的那小子绝对不会发现此事。”

    在他话音落下之际。

    他的手掌移开了镜面,不停的转换着不同的画面,最终停在了众人离开刑场的画面之上。

    银袍男人、紫袍男人和陈永贤等人,全都目不转睛的盯着镜面。

    当镜面中显示所有人彻底离开刑场,沈风没过多久便吐血之后,陈永贤等不少人脸上浮现了一抹笑意。

    “老祖、父亲,这小子从始至终都在耍我们,看他这副苟延残喘的模样,他之前只是在吓退我们,我如今可以肯定,他绝对无法让那么恐怖的天雷降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甚至为了引动如此恐怖的景象,他已经是受伤不轻了,他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,我们绝对要让他生不如死。”

    陈启伦话语中充满了怒火。

    一旁失去右手掌的陈惜月,同样是点头说道:“老祖、父亲,如今我们没什么好犹豫的,之前是我们太小心翼翼了,这个世界上不可能会有这么好心的人,如若他有能力的话,那么他早就已经动手杀了我们。”

    陈永贤点了点头,十分赞同自己儿子和女儿的话,再加上镜面之中出现的画面,他也可以肯定,沈风一直是在故弄玄虚。

    或许,沈风确实有些本事,但能展现出的手段,也绝对是非常有限的。

    在紫袍男人和银袍男人撤去结界之后。

    杨顺海、陈永贤和王东远等人,第一时间朝着刑场之内走去。

    如今陈永贤和王东远的伤势已经彻底恢复。

    而那些原本已经对沈风低头的修士,他们则是跟在了最后面。

    当一行人全部进入刑场之后。

    站在沈风身旁的王语萱和王辰跃,心里面顿时一个“咯噔”,不过,他们两个并没有表现在脸上。

    盘腿而坐的沈风,缓缓睁开眼睛,道:“没有记住我说的话?如今应该还不到五天吧?你们已经打扰到我了。”

    银袍男人和紫袍男人比较小心,他们并没有率先开口,而是杨顺海直接说道:“小子,你不要再装了,这里有记录画面的法宝,在我们离开之后,你就口吐鲜血,其实你根本没有杀死我们的能力,你从始至终只是为了要吓退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事到如今,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?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。

    杨顺海脚下的步子跨出了数步,既然投靠了陈永贤,那么他便没有回头路可走了。

    王东远和陈永贤等人也往前走出了一段距离。

    沈风并没有站起身,说道:“被你说对了,之前我确实没有杀死你们的能力,我最后所形成的威能,也只是看似恐怖而已,我根本无法让天雷降下来。”

    王语萱和王辰跃听到这番话之后,他们以为沈风是要放弃了,他们两个深吸了一口气,也随时准备着一死。

    而杨顺海等天荒族的人,则是变得更加喜悦了起来,不少人身体内透出了浓郁的杀气。

    杨顺海脚下的步子再度跨出,道:“小子,我看你现在体内的伤势还没有恢复呢!如今的你,在我们面前纯粹只能垂死挣扎而已。”

    然而。

    在他话音落下的瞬间。

    沈风嘴角也笑容浮现,道:“风来!”

    下一瞬间。

    数道锋利无比的风,在空气中之中急速刮过,哪怕是银袍老者和紫袍老者,也有些跟不上这些风的速度了。

    待到他们全部反应过来的时候。

    只见杨顺海僵硬的站在了原地,在他的身体之上,多出了一条条的血痕,他脸上布满了惊恐之色,喉咙里断断续续的说道:“你、你为、为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他把话说完,沈风平静的打断道:“两天多的时间,足以改变很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在那时候,我确实没有能力大开杀戒,但两天多后的今天,我抬手之间,便能够将你们全部覆灭。”

    他如今将天荒之源掌控的更加多了,在掌控的过程之中,比他预计的要更加顺利,所以这两天多的时间,让他差不多将天荒之源完全掌控了,最多只剩下最后的百分之五,没有被他给掌控。

    在沈风说完的瞬间。

    杨顺海脸上布满了悔恨和不甘心,很快,血痕变得越来越深,最后他的身体被分为了很多块,散落在了地面之上。

    这一刻。

    刑场内没有人再敢动弹任何一下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