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最强医圣 > 第一千八百九十三章 吾为王
    荒城外的天空之中。

    沈风站立在了最为奢华的车厢外,微风吹动着他的衣衫,面对那么多道目光,他脸上的表情十分淡然。

    在血红色戒指的第二层之内,又差不多度过了两个月左右的时间,外面才过去短短的两天呢!

    经过这段时间的闭关,沈风终于是将天荒之源的最后百分之一掌控了,可以说在血红色戒指内的这两个月,他整个人一直处于不眠不休的状态,甚至沉陷在了一种极致煎熬之中,这最后百分之一的天荒之源,掌控起来真的是无比的艰难。

    其难度简直是等同于,要让一个普通婴儿,举起一大桶水一般,几乎绝对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。

    不过,沈风凭借自己的毅力和努力,最终勉勉强强的将天荒之源彻底掌控了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才算是真正的天荒之主。

    在彻底掌控天荒之源后,沈风觉得利用天荒之源的能量,他真的可以在这里无所不能,这种感觉实在是太美妙了。

    银袍男人和紫袍男人等天荒族的强者,在看到沈风从奢华的车厢内走出来后,他们第一时间恭敬的站到了一旁,完全是扮演好了仆从的角色。

    底下千鼎宗的宗主周顺青和离天谷的谷主张敬悬等人,看到天空中的这一幕后,他们脸上布满了浓郁的震惊之色。

    这些天荒族的强者,为什么会对一个年轻小子如此恭敬?要知道,他们清楚银袍男人和紫袍男人乃是天荒族的太上长老。

    耳边回荡着沈风刚刚的那句话,周顺青和张敬悬等各大势力的强者,觉得沈风十分的面熟,再仔细一看,不少人的身体僵硬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个小子不就是在天幽谷内控制妖兽的那杂种嘛!

    毕竟当初沈风在天幽谷内的一些影像,已经彻底在如今的天荒界内传开了。

    各大顶级势力内的太上长老,如今也全部落到了地面上之上,他们自然也认出了沈风的身份。

    这个修为只有地玄境的小子,为什么会和天荒族的人在一起?难道他原本就是天荒族内的天才吗?

    可这也不对啊!

    就算是天荒族内的天才,银袍男人和紫袍男人也不必对沈风如此恭敬啊!

    各种疑惑充斥在这些太上长老的脑中。

    而眼下,云梦惜紧紧抿着嘴唇,虽说身体被限制住了行动能力,但最起码还能够开口说话的,她对着身旁的许蓉烟,道:“我不是在做梦吧?真的是沈公子出现了吗?”

    许蓉烟脸上的不敢置信还没有消散,她回答道:“是沈公子,天空之中的人绝对是沈公子。”

    此时,许北耀也有了喘气的机会,他伤痕累累的身体,停顿在了和城墙齐平的地方,望着天空之中沈风的身影,对着身旁的许振元,道:“这位小友是个人物啊!被石人一族给吞了,他非但没有任何事情,如今还带着天荒族的强者到来。”

    “尽管我不知道他是如何做到的,但我可以肯定一点,他绝对不是一般的人,今天的事情或许有转机了。”

    许振元同样盯着天空中的沈风,他脸上闪动着复杂的神色,荒城落得如今的局面,可以说是和沈风脱离不了关系。

    沈风看着底下表情各异的修士,说道:“各位,关于发生在天幽谷内的事情,你们都知道的一清二楚了吗?”

    “还是你们根本不知道事情的真相?”

    “当初是天荒榜前十的某些人带头,要一再的逼迫我动手,甚至想要取走我的性命,你们说在那种时候,我该不该出手反击?”

    “我也知道你们有些人死了儿子,有些人死了女人,而有些势力之中又失去了天才。”

    “但我要说,这些人全部是死有余辜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。

    顿时激起了更多修士的怒火,不过,沈风也只是实话实说而已,他知道今天的事情,绝对不会凭借自己的三言两语,而就此平息下去的。

    离天谷的谷主张敬悬,怒意充斥他整张脸,他吼道:“小子,我不管你和天荒族有什么关系,我的儿子因你而死,今天你必须要给他陪葬!”

    说话之间。

    滚滚气势在张敬悬身上奔腾,他咬牙切齿的望着天空之中,根本不去管整件事情的对和错!

    这让沈风颇为无奈的摇了摇头,他一直清楚在这个世界上,很有时候需要靠着自己的拳头去讲道理。

    毕竟有太多人喜欢蛮不讲理了。

    站在一旁的银袍男人见张敬悬,竟然敢对沈风产生杀意,他脸上顿时布满了冰冷之色,喝道:“放肆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的瞬间。

    银袍男人右手食指朝着底下的张敬悬点出,“咻”的一声,一道速度极快的光束,从他的食指中猛然冲了出来。

    哪怕是离天谷的太上长老也来不及出手,而至于其他势力内的太上长老,在微微迟疑之间,完全失去了救援的最佳时机。

    “噗嗤”一声。

    这一道速度极快无比的光束,瞬间破开了张敬悬的防御,随后直接穿透了他的眉心,最后从他的后脑勺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待到光束消失之后。

    身体强壮无比的张敬悬,站在原地一动不动,两只眼睛瞪得巨大无比,仿佛是到最后一刻,他都不相信自己就这么死了!

    不等众人从张敬悬的死亡之中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紫袍男人在天空中跨前一步,开口道:“尔等还不快拜见天荒之主!”

    “敢对天荒之主产生杀意,这种人死不足惜!”

    天荒之主?

    听到紫袍男人的话之后,底下的人,包括云梦惜和许蓉烟,脑中同样是如遭重击!

    这天荒界什么时候有天荒之主了?

    而且一个区区地玄境的小子,竟然是天荒族太上长老承认的天荒之主?

    这个世界未免也太疯狂了啊!简直疯狂的让人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。

    沈风对张敬悬的死,没有任何一丝怜悯,对于这种喜欢蛮不讲理的人,他自然不会同情,况且对方已经产生杀意了,他可不是那种同情心泛滥的烂好人。

    舒服的伸了一个懒腰之后,沈风淡漠的注视着底下各大势力内的人,平淡的说道:“在天荒界之内,吾为王!”

    “尔等唯有臣服,才能免去一死!”

    对于这些想要杀自己的人,沈风收他们作为奴仆,已经算是网开一面了,要不是想借助这些人的力量,他才懒得说这么多的废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