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最强医圣 > 第一千九百二十七章 我定让你魂飞魄散
    眼下。

    五大天将和天圣子等人,站在了一间修炼室内。

    刚才在赵阳岳说出最终那番话之后,屠魔圣子倒是真的对赵阳岳有了几分兴趣。

    所以,众人才来到了这间修炼室内。

    此刻,双方的战斗已经结束,屠魔圣子的手掌扣住了赵阳岳的喉咙。

    不过,屠魔圣子也有几分狼狈,身上的衣衫破损了不少。

    此战,虽说是赵阳岳落败,但一旁的天圣子和赵海流等人,脸上都布满了震惊之色。

    屠魔圣子是为了参加地榜之争,所以才将修为一直压制在地玄境九层,其实他早就有把握突破到天玄境了。

    而且屠魔圣子的战力极为强大,甚至在天圣子和五大天将等人看来,在一重天之内,应该没有地玄境修士能够战胜屠魔圣子了。

    刚才在这场决斗开始之前,屠魔圣子便说过不会施展战技和秘术。

    然而。

    赵阳岳的战力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,在他施展出各种战技之后,屠魔圣子差点有些支撑不住。

    幸好,屠魔圣子也并不是温室里的花朵,最终在不施展战技和秘术等等的情况下,依旧是将赵阳岳给战胜了。

    如今被屠魔圣子扣住喉咙的赵阳岳,心里面一阵的苦涩,这便是一重天真正的天之骄子吗?

    就算他重新复活了一次,在前不久又获得了一份不俗的机缘,可在屠魔圣子面前,依旧是没有反抗之力啊!

    毕竟对方从始至终都没有施展战技!

    屠魔圣子目光扫视四周,眼下修炼室里一片杂乱,他看着身上破损的衣衫,甚至右手臂上出现了一条血痕,他笑道:“不错,自从我跨入地玄境九层之后,你是第一个能伤到我的地玄境修士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便将扣住赵阳岳喉咙的手臂收了回来。

    刚刚那一场战斗也算是精彩,天圣子对赵阳岳也有了兴趣,他道:“有没有兴趣跟着我?我保证可以让你的未来更加耀眼。”

    尽管屠魔圣子还没有施展战技等等呢,但是赵阳岳能够坚持到这一步,这绝对是非常不容易了。

    甚至,天圣子可以肯定,以赵阳岳的战力,在一重天的地玄境修士之中,绝对是顶尖的那一批人。

    所以,他觉得赵阳岳有培养的价值。

    当然,他并不知道赵阳岳被困在了地玄境,极有可能一辈子都无法突破到天玄境。

    屠魔圣子目光看向了天圣子,道:“大师兄,你这么做不合适吧?”

    “此人是我出手试探的,就算他要加入下神庭,自然也是跟着我的。”

    五大天将并没有开口,只是在一旁安静的看着,这种事情他们无法插手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。

    屠魔圣子见天圣子没有让步的意思,他看向赵阳岳,问道:“你愿意做谁的奴仆?”

    虽说赵阳岳心里面对“奴仆”二字极为反感,但他根本不敢表现出来,他说道:“天圣子、屠魔圣子,你们都是一重天内的天之骄子,而我赵阳岳只是从仙界而来,我能够加入下神庭,已经是一件幸运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两位圣子如此开口,我一时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!”

    “况且,我现在最想要做的事情,便是将沈风踩在脚下,等我废了那个五神山的小师弟,我再给两位圣子答复,可以吗?”

    天圣子和屠魔圣子也没有在此事上纠缠,毕竟现在对付下神庭比较重要。

    屠魔圣子点头,道:“赵阳岳,在我不施展战技等等的情况下,你的战力快要逼近我了,所以我几乎可以肯定,你要战胜那个五神山的小子,绝对没有太大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从这一刻起,你便是五神山的人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天圣子也说道:“事不宜迟,现在就可以对五神山下战书了。”

    “等之后地榜之争开始前,先让沈风和赵阳岳一战,然后再让琴魔和赵海流一战。”

    “如若这两战,五神山全部惨败,那么从今往后,五神山将彻底跌落神坛,没有人再会把五神山和下神庭作比较,因为五神山不配了。”

    天圣子说完。

    在场修为最强的金袍天将,一把抓住赵阳岳的肩膀,离开这间修炼室后,他带着赵阳岳踏空而起。

    很快来到了天鸿酒楼的上空。

    只是下战书而已,天圣子等人不必跟着一起去。

    停顿在天鸿酒楼上空的金袍天将,他将玄气集中在自己的喉咙上,喝道:“五神山的人给我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这次光光是琴魔和赵海流的决斗,好像显得太单调了一些,不如在他们两个开始之前,我们再安排一场决斗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下神庭的奴仆赵阳岳,想要挑战你们五神山的小师弟。”

    在金袍天将说完之后。

    一旁的赵阳岳面色阴狠,他心里面对沈风极为的愤怒,面容狰狞的喝道:“沈风,你我当初都只是仙界的人罢了,而且那时候,我们之间的战力并没有相差多少。”

    “而以我如今的战力,只能够成为下神庭的奴仆,可你却成为了五神山的小师弟,由此可见,五神山只是浪得虚名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哪怕如今,我的战力依旧不比你差,但如若让我选择的话,我依旧会选择成为下神庭的奴仆,也不愿意成为五神山的弟子。”

    赵阳岳完全是通过贬低五神山,以此来抬高下神庭的名声。

    眼下,金袍天将和赵阳岳的声音,传遍了这片区域,这些人都不知道原来五神山的小师弟,只是一个从仙界而来的野蛮之人。

    在赵阳岳话音落下没多久之后。

    一道淡漠的声音从底下传来:“赵阳岳,你是越活越回去了,你说的好像五神山曾经邀请过你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就凭你这种甘愿成为一条狗的货色,你就连给五神山看门都不够资格。”

    “我真感叹你的命这么长,上次你利用黑暗铭纹复活,这一次你绝对不会再有这样的运气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之间早该有个真正的了结。”

    “这一战,我接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次,我沈风定要让你魂飞魄散!”

    充满杀意的声音在天地间回荡,如今的沈风根本没有把赵阳岳当回事情,毕竟世界不同了,他的目标也不同了。

    沈风现在心里面真正的敌人乃是天域之主,他如今所做的一切,都是为了将来能够将天域之主踩在脚下。

    至于赵阳岳,在沈风看来,已经不够资格成为他的对手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