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最强医圣 > 第一千九百四十一章 将他的头颅带出来
    全身经脉爆裂的赵海流,鼻子里的最后一口气越来越急促,他眼眸里充斥着极致的不甘心!

    为什么会是这样的结果?

    明明他已经浸泡了血蛇爆玄液,照理来说,以他现在的战力,应该能够轻松碾压琴魔的。

    可最后却是他被琴魔给碾压!

    到了这一刻,赵海流终于清楚自己和琴魔之间的差距了,他喉咙里不停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,一双眼睛越瞪越大。

    某一瞬间。

    当他的瞳孔逐渐涣散,身体内的生机几乎流逝干净之后,他整张脸上的表情彻底僵硬住了,鼻子里也再也没有呼吸。

    琴魔微微摇了摇头,道:“五神山弟子的强大,你们又怎么会懂呢!”

    他这句话犹如在对下神庭的那些人说。

    沈风和梁启凡等人看到琴魔获胜之后,他们脸上浮现了淡然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小师弟,我表现的还算可以吧?”走下擂台的琴魔,笑着对沈风说道。

    不等沈风开口回答,一旁的二师姐萧韵清,淡然道:“五师弟,你比小师弟差远了,你还需要多多修炼才是!”

    琴魔顿时闭上了自己的嘴巴,他可不敢反驳二师姐的话。

    在琴魔等人随意聊天的时候。

    周围不少修士心里面真的非常不平静啊!

    两场生死决斗,等于是五神山将下神庭按在地上摩擦啊!

    五神山弟子的实力到底会有多强?在很多人看来,他们越来越猜不透五神山弟子的实力了。

    眼下。

    金袍天将看着死在擂台上的赵海流,他眼眸之中的光芒不停闪烁,完全没想到赵海流在琴魔面前会如此不堪。

    根据以往的情况,天荒界的大门要临近傍晚才开启。

    如今两场生死斗结束的太快,距离天荒界开启还有一些时间呢!

    金袍天将目光注视着梁启凡,道:“我看和你们五神山能够得意到何时?”

    转而,他又对着沈风,说道:“小子,你说你能活着从天荒界内出来吗?”

    他的语气之中充满了冰冷,虽说这句话是带着疑问的,但其实话语之中的意思十分明显,他确定了沈风无法从天荒界内活着走出来。

    沈风在听到这句话后,他觉得有些可笑,他乃是堂堂天荒之主,如若他无法从天荒界内活着出来,那么还有谁能够从其中活着走出来的?

    说完之后。

    金袍天将看了眼天圣子和屠魔圣子等人,他将赵海流的尸体随意收入了储物法宝内。

    随后,一行人暂时离开了这里,毕竟天荒界还没有正式开启呢!

    那些刚刚没有开口支持沈风的势力,同样是跟着下神庭之人一起离开了,他们比较偏向于支持下神庭。

    在这些人眼中,虽说五神山一时占据了上风,但他们觉得下神庭,始终是一重天的霸主,就算失败也绝对是暂时的。

    在下神庭的人离开之后。

    沈风和梁启凡等人也不打算在这里傻等,眼下距离傍晚还有不少时间呢!

    而沈风也完全不打算借助天荒之源,提前将天荒界的大门开启,他没必要在这种地方损耗天荒之源内的能量,反正天荒界的大门在今天肯定会开启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二十来分钟后。

    一个宽敞的大厅里,气氛显得有些沉重。

    这里是下神庭之人的落脚地。

    眼下,五大天将、天圣子和屠魔圣子都坐在了椅子上。

    其中天圣子右手掌按在了旁边的一张桌子上,从他的掌心内不停释放出了一层层能量。

    “咔!咔!咔”的细碎声不停响起。

    只见桌面上不断出现密密麻麻的裂纹,很快,“嘭”的一声,整张桌子顿时在空气中化为了粉末,最终洒落在了地面之上。

    “琴魔的战力为什么会如此之强?最终他杀死赵海流的战技,绝对不可能是六品战技,其威力和诡异程度,应该是抵达七品战技的范畴了。”

    “五神山之内竟然拥有七品战技?”

    “哪怕在我们下神庭之内,也只有唯一的一种七品战技,而且只有每一任的庭主才能够修炼。”

    天圣子的语气中充满了凝重,眼眸里甚至隐隐闪过了忧虑之色。

    闻言,金袍天将点头道:“五神山确实比我们想象中的要神秘许多,光光一个琴魔就有这般实力,我想梁启凡等人的战力,绝对也超出了我们的猜测。”

    接着,他将目光看向了屠魔圣子,继续说道:“这次进入天荒界,你一定要小心五神山的那小子。”

    屠魔圣子嘴角冷笑不止,道:“五神山的弟子有底牌,难道我们下神庭的圣子就没有底牌了吗?”

    “这次五神山战胜的只是我们下神庭内的小人物罢了,我不相信凭借我的战力,还无法将那小子给碾压!”

    金袍天将右手掌握成拳头,轻轻敲击了两下桌面。

    伴随着,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五道身影顿时出现在了大厅之内,这五人的脸全部掩藏在兜帽里,身上的气势都在地玄境九层。

    金袍天将吸了口气,说道:“这五人是我精挑细选的,虽说他们的战力没有你强大,但他们在下神庭的地玄境修士中,也绝对是能够排入前十的。”

    “有了他们协助,我想发生意外的几率就更低了,甚至是可以说是零!”

    屠魔圣子皱眉想要拒绝。

    不过,金袍天将没有给他这个机会,他又说道:“这次我们下神庭已经颜面尽失,接下来,绝对不能够发生任何意外了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我要你必须将他的头颅带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只有把那小子的头颅高挂在此地,我们下神庭才能够挽回一些颜面。”

    见金袍天将如此坚持,屠魔圣子也不再多说什么,算是勉强答应了下来,不过,他总觉得金袍天将太过的小心翼翼了。

    天圣子看到屠魔圣子脸上的表情变化后,他说道:“三师弟,要是师父知道这里的事情,他肯定会非常愤怒的,我们下神庭何曾受到过如此羞辱?”

    “所以,这一次谨慎一些,绝对不会有错。”

    金袍天将微微点头,对着屠魔圣子,道:“进入天荒界之后,你立马去一趟荒城。”

    “曾经的地榜之争,我们下神庭内,也一直有地玄境的修士参加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多年过去了,曾经每一次进入天荒界的下神庭之人,都会和荒城的城主府等势力做一些交易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我们下神庭在天荒界内的人脉也算比较广,等你去往荒城的城主府之后,只要你表明自己的身份,到时候应该会有人来招待你。”

    “如若真的有你解决不了的意外发生,那么可以适当的借助天荒界内的势力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