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最强医圣 > 第一百零九章 疯了吧
    王安雄觉得有点儿可悲。

    现在竟然连钱高亮也敢当众和他叫板了?

    想当初吴州各大家族的家主全部对他客客气气,可以说因为他创办的紫悦会所,才使得吴州各大家族之间联系紧密起来的。

    起初王安雄创建紫悦会所,他就是想要建立一张强大的关系网。

    如今这张关系网彻底建成了,但这些人对他没有以往的重视了。

    钱高亮被王安雄一脚直接踹倒在了地面上。

    吴州大家族的这些家主大部分没有想到王安雄敢直接动手,只有郑鸿远和郑温茂眼神不停闪烁,他们不由自主的退后了几步。

    之前他们去医院里经过了详细的检查,身体之内的癌细胞已经彻底清除了,这让他们是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钱高亮肚子上一阵疼痛,胃里面翻腾的厉害,他怒瞪着王安雄,吼道:“别以为你在吴州是个人物,你充其量是我们吴州家族跟前的一条狗,现在你这条狗对我们的作用不大了,如果你安安分分的,我们还可以让你养老。”

    钱荣文眼神阴沉无比,自己的儿子被王安雄当众踹倒在地,这简直是在当众抽他的脸,神色瞬间冷若冰窟:“王安雄,你这是要和我们钱家为敌?你这是要和吴州所有大家族为敌?”

    站在他身旁的两个黑衣保镖,脚下跨出了一步,只等他一声命令,他们会毫不犹豫的对王安雄动手。

    正当这时。

    一个神色淡然的老头走了出来,身上有一种傲视天下的感觉,他平淡道:“荣文,我们是体面人,你就不要学别人动手动脚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老头的话后,钱荣文一改之前的态度:“姜老,你说的对,但今天王安雄是不是该要给我一个说法?”

    这个老头乃是吴州姜家的老爷子姜海年。

    姜家是如今吴州的第一家族,在吴州的势力根深蒂固,可以说是当之无愧的霸主。

    姜海年看向了王安雄,说道:“安雄,这件事情是你不对,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的,你也是有身份的人,你认为动手合适吗?你要改一改你的脾气,你曾经那些江湖习性不改变,迟早有一天会吃大亏的。”

    王安雄眉头紧锁,自从结识了沈风之后,他的眼界开阔了很多,换做从前,他绝对不会当众对钱高亮动手的,也会虚心听从姜海年的意思,可现在他觉得这个老头在装什么大尾巴狼!

    “姜老,我这位兄弟是钱高亮的哥哥,他要让自己的哥哥滚出去,我是不是应该要替钱家管教管教他?”

    “最重要的是,他千不该万不该要让大师滚,他算哪根葱?在我的紫悦会所,还轮不到他来指手画脚的。”

    王安雄目光直视姜海年。

    钱荣文那点破事,吴州的大家族都清楚,现在事情闹到这个地步,大家的面子上都过不去,钱胖子身体里毕竟流着钱荣文的血液,钱高亮刚刚的确有点出格了。

    至于钱胖子身旁的沈风,王安雄恭敬的称呼其为大师?

    这些吴州大家族的人不由想到了之前南名县发生的事情,这个就是当初王安雄要力保的神棍?

    之前,吴州的这些家族有不少一直在关注南名县的事情,他们原本以为这次王安雄要吃亏了,说不一定会命丧南名县,可结果王安雄平安的回到吴州了。

    事后,这些家族打听过南名县的事情,只可惜罗家把真相隐藏的很好。

    查来查去,这些吴州的家族只能够查到罗家和王安雄和解了,至于为什么和解?根本查不到任何线索。

    对一个神棍如此的恭敬?如果这个神棍有本事的话,不会待在王安雄身边的,一个神棍也绝对不会有什么背景,最重要的是这个神棍貌似太过的年轻了。

    钱荣文怒目圆瞪:“王安雄,你管的也太宽了吧?这是我们钱家的事情,我只有一个儿子,你可不要污蔑我的名声。”

    姜海年抬了抬手,他对着王安雄,说道:“我看这件事情到此为止,你的这位兄弟可以不滚出去,但今天总要有人为你刚刚那一脚买单,就让他滚出去吧!”

    姜海年看了眼沈风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这是自己给王安雄台阶下了,又对着钱荣文,说道:“荣文,你看怎么样?今天给老头我一个面子。”

    钱荣文将怒气咽了下去:“好,姜老的面子,我肯定要给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让他滚出去吧!”

    钱荣文盯着沈风,如今只有这个发泄口了。

    在不少大家族人眼里,现在王安雄让沈风滚出去是最好的选择,只有郑家人脸色变换不停。

    沈风耸了耸肩膀,脸上的神色没有任何一点变化。

    王安雄急忙恭敬的说道:“大师,这里是我的紫悦会所,今天的事情让我给您处理,要不然我以后真没脸见您了。”

    见沈风随意的点了点头,王安雄看向了姜海年:“难道我刚刚的话说的还不清楚吗?没有人够资格让大师离开紫悦会所。”

    “姜海年,紫悦会所是我王安雄的,现在要滚的是你们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。

    姜海年等大家族的家主微微一愣,难道说王安雄吃错药了吗?难道说一个神棍在他眼里真的这么重要吗?

    姜海年平静的脸上终于也露出了怒容:“王安雄,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?看来你真的不把我们吴州所有家族当回事了?”

    王安雄没有理会姜海年,他喝道:“保安呢!人都死去哪里了?”

    在他的一声怒吼之下,一楼的保安快速的来这里集中了,他继续说道:“难道要让我把你们全部扔出去吗?”

    钱荣文冷笑道:“姜老,看来你的面子在我们王老大面前不管用了,我们王老大以为自己是吴州第一了。”

    其余大家族的家主也纷纷摇头,王安雄简直是无药可救了。

    他是不是疯了?

    将他们这些大家族全部得罪了,他以后完全不想在吴州立足了?

    姜海年养气功夫算是不错的,他恢复了平静:“王安雄,好自为之吧!希望你以后不会为今天的所作所为而后悔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。

    姜海年不再逗留,转身离开了紫悦会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