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最强医圣 > 第一百二十七章 不稀罕(第四更)
    将王安雄和许东治疗完之后。

    沈风的目光看向了姜海年:“你想要的配方是我的,这些人全部是你联系的?看来你的胃口很大啊!你对我手里的仙味液很感兴趣?你很喜欢吃东西吧?”

    “站着干什么?不要浪费这么多菜,今天你可以吃个够。”

    沈风身体之内的灵气朝着姜海年涌去,利用灵气控制了对方的手脚。

    在沈风的操控之下,姜海年身子僵硬的走到了一张桌子前,凡是坐了人的桌子上,全部摆放着各种菜肴。

    只见姜海年整个人非常的慌张,这种身子不受自己控制的感觉很是恐怖,他的双手控制不住的拿起各种菜肴就往嘴巴塞,他的嘴巴在灵气的控制下也自己动了下来。

    一盘铁板牛肉数秒钟被姜海年吃完了,他又将桌上的一盆鲍鱼一口一个的吞咽下肚,根本没有停止下来的趋势,反而吃菜的速度是越来越快了。

    东坡肉、清炖蟹粉狮子头、红烧蹄筋……

    各种菜肴全部是一盆一盆吃干净了,让周围各大家族的人看的不敢吭声,他们更不敢打电话求救,万一电话没打出去,自己的脑袋突然掉了,那可非常划不来的。

    只见姜海年的肚子越来越鼓了,他脸色一片铁青,吃得太急太快,额头上布满了汗水。他又拿起了一盆回锅肉,胃里面一阵阵的胀痛,想要吐出来,只可惜沈风用灵气堵住了他的喉咙,现在他只能够下咽,不能够将食物吐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、我吃不下了,是我有眼无珠,这次我们姜家认栽了。”姜海年费了好大的力气,才将这句话说出口。

    现在知道自己踢在铁板上了?之前在王安雄他们面前不是牛气冲天嘛!

    只可惜沈风完全没有理会他的意思,手指微微一动,加大了对姜海年的控制。

    一盆回锅肉只是一会会的时间又没了。

    姜海年还在不断的吃,不停的吃。

    吃的眼泪和鼻涕全部流出来了,可能是太过的难受,他的眼睛瞪的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直到某个瞬间,他开始翻起了白眼,他的胃完全被食物给撑爆了开来。

    沈风不再控制了,只见姜海年猛的倒在了地上,浑身不停的抽搐着,没一会的时间,他躺着一动不动了,活生生的被食物给撑死了。

    姜海年可是堂堂姜家的老爷子啊!同样也是姜家如今的家主。

    姜家作为吴州的霸主级家族,姜海年是跺跺脚可以让吴州抖三抖的大人物啊!

    可现在竟然被食物给撑死了?这种死法太别出心裁,也太痛苦了吧!

    在场各大家族的人顿时觉得胃里一阵难受。

    许东、王安雄和钱胖子则是极为的痛快,这个老混蛋竟然敢动仙味液的脑筋,活该他被活活撑死!

    回过神来的谢元三,身体颤抖着不停,他是真的害怕了,每一种死法都这么残忍,他毫不犹豫的朝着王安雄跪了下来:“王哥,我错了,我知道错了,求你给我一次改过的机会,求求你了,看在我们曾经同生共死的份上。”

    沈风看了眼王安雄:“就是他把仙味液泄露给姜家的?”

    王安雄点头道:“大师,这混蛋太不是个人了,我把他当做兄弟看待,他刚刚对我一点都没有手下留情,就他还有脸和我说曾经的情分!”

    沈风淡漠的说道:“有时候往往身边的人,比敌人更加的可怕,尤其是他偷偷背叛你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当年沈风刚刚去往仙界的时候,他也曾经被朋友背叛过的,他对这种背信弃义的小人最反感了。

    要不是谢元三泄露仙味液的事情,吴州的各大家族不会这么大张旗鼓对付王安雄他们的。

    沈风手掌一挥。

    顿时十来只鬼虫朝着谢元三飞了过去。

    鬼虫的速度非常快,谢元三根本来不及反应,他的脑袋上瞬间多出了十来个芝麻粒大小的洞。

    鬼虫轻轻松松的钻入了谢元三的脑袋中,在沈风的控制下,十来只鬼虫愉快的在谢元三的脑子里穿梭着。

    一阵阵剧烈的绞痛在脑袋里扩散着,谢元三紧紧的捂着自己的头,身子在地面上不停的打滚,喉咙里不断的发出痛苦的叫喊声。

    忽然之间。

    他的身体不再动弹了,在鬼虫的穿梭下,他的脑子完全废掉了。

    沈风自语了一句:“不要浪费了。”

    随后,从他口袋里的鬼虫巢穴之内,飞出了更加多的鬼虫。

    这些鬼虫疯狂的吞食着谢元三和姜海年等这些死人的血肉。

    很快,姜海年他们的尸体变成了一具骨头架子,这让吴州各大家族的人屏住了呼吸,这种虫子到底是什么鬼东西?眼前强烈的恐怖画面,让他们的心脏都要骤停了。

    郑鸿远和郑温茂身子微缩了起来,他们感觉浑身难受,仿佛有虫子啃咬一般,这对父子被鬼虫给吓到了。

    钱荣文深吸了一口气,喉咙里感觉干燥无比,嘴唇也有点发白,他知道这次整个吴州各大家族,全部是逃不出沈风的手掌心了,他们今天简直是给自己设下的鸿门宴。

    拥有这等强大的神鬼手段,沈风到底还是不是人?

    事已至此。

    钱荣文不想死,他更不想死的如此凄惨,他对着钱胖子,说道:“以前是我错了,你是我的儿子,你身体里流着我的血液,这一点是无法改变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随时都可以回钱家,下一任家主让你来做,我会加倍补偿你的,一定不会让你再受任何委屈。”

    沈风看着钱胖子,说道:“这是你的家事,你自己做决定。”

    听到沈风的话后,钱胖子嘲弄的目光定格在了钱荣文的身上:“现在想要承认我这个儿子了?刚刚你干嘛去了?”

    他指向了脸色苍白的钱高亮:“在你这个宝贝儿子打断我骨头的时候,你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也配做我的父亲?刚刚是谁用脚碾着我碎裂的骨头?你不是一直没把我当回事情吗?你不是一直喜欢高高在上吗?你不是永远不会让我踏入钱家吗?我在你眼里连一条野狗也不如,现在怎么改变想法了?”

    “我请你千万不要向我低头,我从来没有什么父亲,我钱胖子只有母亲。”

    “钱家?”

    “谁稀罕踏入钱家。”

    “是你脑子有问题?还是我脑子有问题?区区一个钱家算个屁,大师会给我鱼跃龙门的资本,我靠着自己可以创造一个更加强大的钱家。”

    “钱荣文,如果你刚刚愿意拿出一点父爱,如果你刚刚愿意为我们说几句话,我肯定会为你向大师求饶的,可你做了一些什么?你刚才是想要亲手杀了我吗?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