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最强医圣 > 第一百八十八章 很重要吗
    沈风没有回答钟伯的话。

    他对如今华夏国的武道界一点兴趣也没有,武道家族和宗门内实力最强的也只有先天!根本对他起不到任何的威胁。

    季韵寒坐在一旁默不吭声,她心里面犹豫不决的。

    其实她爷爷病倒之后,身体一天不如一天,眼看着要离开人世了。

    最后季韵寒拜托钟伯带她去太乙门一趟。

    毕竟太乙门和季家有些渊源,太乙门的掌门见了一面季韵寒。

    原本季韵寒想要求太乙门救救自己的爷爷,可太乙门的掌门看过季老爷子的情况后,他直接拒绝了。

    季老爷子已经病入膏肓,可以说全身各个器官全部处于衰竭状态,以太乙门的实力如果全力救治季老爷子,应该可以让他正常的多活几年的,只是这样太乙门会浪费很多珍贵的资源,这在太乙门看来完全不值得。

    不过,只要让季老爷子像活死人一样一直保留一口气的话,太乙门倒是不需要浪费多少珍贵的资源。

    最后,太乙门的掌门答应了季韵寒可以保住季老爷子一口气,但季韵寒必须每年给太乙门一笔巨额的续命费用。

    在季韵寒和太乙门的商量之后,季家每年需要支付给太乙门二十亿的续命费用。

    当然如果季家愿意效忠太乙门,那么太乙门可以无条件的帮季老爷子保留一口气。

    又不是将季老爷子直接救活,季韵寒自然不会选择效忠太乙门。

    如今季老爷子一直在太乙门内。

    在见到沈风的医术后,季韵寒心里面就有了心思,可要把爷爷从太乙门接出来恐怕不容易啊!

    虽说沈风拥有非常强大的实力,但让他一起去太乙门,到时候说不定会和太乙门动手,他凭什么要答应呢!

    现在季韵寒已经欠了沈风不少人情了,她真的没有脸再次开口了。

    钟伯觉察到了季韵寒脸上的表情,他昨天其实也想到了这一茬。

    季老爷子对他有恩,他当然也想季老爷子可以像个真正人一样活着,而不是像个活死人一样。

    可从之前炸弹的爆炸,再到沈风救了范老爷子,他们和沈风的关系并不熟,要是再开口求沈风去太乙门,那就太不知好歹了,这也是钟伯为什么没有提起这件事情的原因。

    钟伯知道现在只能够走一步看一步,至少季老爷子在太乙门内,一直可以保住一口气的。

    万一现在提出来惹得沈风厌恶了,到时候就算可以把季老爷子接出太乙门,沈风不愿意治疗又有什么用呢?

    钟伯急忙转移了话题:“沈前辈,您可以指点我一下吗?”

    听到钟伯的声音后,季韵寒回过了神,压制住了想要说出口的话。

    沈风看了眼钟伯,看在这老头对他解释了武道界事情,他说道:“把你的手伸出来,体内运转你修炼的功法。”

    钟伯只是没抱希望的提了一句,见沈风真的愿意指点自己,他急忙将自己的右手伸了出来,体内开始运转起了他所修炼的功法。

    沈风握住了钟伯右手的手腕,感受着对方经脉中微弱的灵气流速,他心里面不停的摇头。

    这么慢的流速是什么鬼?

    得要多么垃圾的功法,灵气才会在经脉中流转的这么慢?

    沈风松开了钟伯的手,问道:“你修炼的是什么功法?”

    钟伯没有在沈风脸上看出任何表情,他颇为自得的说道:“沈前辈,我修炼的乃是太乙门的归元诀。”

    “这门功法是太乙门内比较出色的一种功法,虽然比不上宗门内的核心功法,但绝对不是一门很差的功法。”

    沈风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这种垃圾功法还不算很差?他脑中随便一种功法都可以甩开这什么叫归元诀的几百条街。

    相遇也是一种缘分,沈风说道:“你要是相信我,把归元诀的修炼法门写下来。”

    钟伯微微一愣,归元诀是太乙门的功法,如果他私自外传的话,那么被太乙门知道了,一身修为肯定会被废掉。

    只是沈风对他有救命之恩,要不然他之前早就被炸弹炸死了。

    钟伯随即在别墅里找了纸和笔,将归元诀的功法默写了下来:“沈前辈,您既然对归元诀感兴趣,那么您就拿去看吧!”

    沈风接过纸之后,他皱了皱眉头,这个老头还以为他对这种垃圾功法感兴趣了?

    看着纸上归元诀的修炼法门,沈风是连连摇头,暗自说道:“狗屁不通,谁创造的这种功法?简直是误人子弟。”

    沈风拿起笔,随意在纸上修改了不少地方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他对着钟伯,说道:“我随意改了几个地方,你以后可以试着照这上面的方式修炼。”

    钟伯疑惑接过了沈风修改过的归元诀。

    修改功法?

    这些功法全部是一代代传承下来的,就算是先天宗师也没有能力修改功法的。

    而且沈风才看了几眼就帮他修改了功法?这根本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只是钟伯看着纸上修改过后的归元诀,不禁照着上面的方式运转了一下,他感受到了经脉中灵气的流速之后,他整个人瞪大了眼睛,嘴巴里足以塞下一大颗鸡蛋了。

    刚刚到底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他屏住呼吸,试着再次照修改后的归元诀修炼,又真切的感受到经脉中灵气的流速后,他整个人如同一个木桩一样不动弹了。

    照着修改后的归元诀修炼,经脉中的灵气流速提升了好几倍,恐怕太乙门的核心功法也没有这么强大吧?

    沈风随意改动了一下,竟然改出了一种比太乙门核心功法还强的牛掰功法?

    钟伯有一种在做梦的感觉,整个人脑袋里晕乎乎的,有了这门修改后的功法之后,就算没有资源给他,靠着这门功法,他的修为应该也可以前进的,不会再原地踏步了。

    面前这个戴着面具的人到底是何方神圣?

    钟伯喉咙里干涩的厉害,疯狂的吞咽着口水,有一个念头从他脑中冒了出来,难道说、难道说面前这个人超越先天了?要不然怎么可能随手修改出一门如此牛掰的功法来?

    “沈、沈前辈,您、您不是先天宗师?您超越了先天?”钟伯说话都哆嗦了。

    沈风一笑道:“这很重要吗?”

    他不再理会陷入震惊中的钟伯了,重新往楼上的房间内走去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