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最强医圣 > 第六百三十章 胆大包天
    这名傲气青年没想到沈风会说出如此嚣张的话。

    不过,他并不知道沈风只是在阐述一个事实罢了。

    虽然他的修为只有金丹后期,但以他的身份,平时一般哪有人敢对他这么说话!

    他乃是幻炎国的十八皇子万朗,同样也是如今这位帝王最小的儿子。

    现在幻炎国的帝王还有一百年便会退位,可太子人选一直没有确定下来。

    所以说,众多皇子之间,这些年一直在明争暗斗。

    可万朗身为最小的皇子,和其他皇子之间年龄相差太多,导致修为也如此的低微。

    以他的修为,再过一百年,也根本无法有能力争夺皇位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其余皇子对于他几乎没什么戒心,平时还非常照顾他这个弟弟,使得他养成了飞扬跋扈的性格。

    这位十八皇子从小便喜欢跟着三皇子,他和三皇子万向天的关系最好,这次也是跟着他的三哥一起出来走走的。

    在幻炎国的领土上,万朗拥有绝对超然的优越感,可刚才自己三哥出场的时候,一个区区金丹初期的家伙,竟然没有弯腰低头,这不是在藐视他们皇室吗?他可无法忍受这样的事情发生。

    一旁的崔庆岩和崔恒宇一阵错愕,眼前这名趾高气昂的青年,显然是和三皇子有关系的人,他们没想到沈风会说出这样的话,这不是在把幻炎国的皇室,或者说是三皇子往死里得罪嘛!

    这对爷孙顿时浑身一个颤抖,其中崔恒宇立马解释道:“不好意思,我这位兄弟以前一直住在与世隔绝的山林里,还请你多多见谅,不要和他一般见识。”

    闻言。

    万朗神色越发不屑,声音提高了几分,道:“原来只是一个从山里出来的土包子,刚刚那种态度,我还真以为你是哪个王国的太子呢!”

    “我是幻炎国的十八皇子,刚刚你对我们皇室的不敬,照理来说,应该要取了你的性命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念在今天是别人的寿宴,我的双手不想沾血,你从这里跪着爬出去吧!从此以后,别让我再见到你。”

    崔庆岩和崔恒宇的脸色一变再变,要让人在如此众目睽睽之下跪地爬行,这可不是弯腰低头的礼节这么简单了,是要将沈风的尊严彻底踩碎啊!

    沈风对他们爷孙有恩,思索了数秒之后,崔庆岩很是随和的说道:“十八皇子,我看三皇子应该也不愿意看到事情闹大,我让这位小兄弟和你道个歉,这件事情不如到此为止吧!”

    他清楚三皇子在外人面前,最喜欢营造出一种平易近人的感觉,所以眼下应该是十八皇子自己来找麻烦,这并不是三皇子的意思。

    万朗脸色陡然一变,完全不管崔庆岩修为比自己高出很多,喝道:“你个老东西是从哪里冒出来的?还想要用我三哥来压我,你够资格吗?你也不看看你是什么身份,你修为不是比我高吗?你敢对我动手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万朗最不喜欢被人威胁了,今天这里没你的事情,刚刚你像狗一样乖乖弯腰低头了,如果你不想被牵连,那么给我闭上嘴巴!”

    听见自己被比喻成狗,崔庆岩老脸一阵难看,袖袍里的手掌紧紧握成了拳头,示意着一旁满脸愤怒的崔恒宇不要冲动。

    此时。

    这里的动静引起了院子里,以及崔府外面人的注意,会客厅里的人倒是没有注意这里的事情。

    不少人得知眼前找人麻烦的是十八皇子之后,他们一个个看向沈风的目光中,充满了无比的怜悯,不由的小声议论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刚刚竟然没有弯腰低头?要是一名化海期的强者没有行礼,这倒还说的过去,毕竟三皇子也只有化海的修为,可这小子明明只有金丹初期的修为啊!他这纯粹是想要找死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嘛!现在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越来越多了,这十八皇子和其他皇子的关系极好,而且当今帝王对这个最小的儿子也是极为的疼爱,要我看这小子乖乖跪着爬出去才是最正确的选择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院子里的宾客议论纷纷的时候。

    崔彭青重新走了进来,刚刚在万朗揭开身份之后,一名在院子里负责招呼的崔家子弟,立马走出去通知了他。

    虽然之前三皇子万向天和刘家走的比较近,但幻炎国的皇室绝对不是他们崔家得罪得起的。

    急匆匆冲入院子的崔彭青,已经听那名弟子说了这里的事情,他直接来到崔庆岩和崔恒宇面前,喝道:“崔庆岩,你们搞什么搞?十八皇子让你们做什么,你们就给我做什么,记住你们自己的身份,只是区区被驱逐出去的支脉罢了。”

    转而。

    崔彭青又看向了一旁淡然的沈风,道:“这小子是你们带进来的,你们快点让他跪着爬出去,要不然这辈子你们也休想要重新踏入崔家了。”

    接着,他变脸比翻书还快,看向万朗的时候,脸上已经是布满了笑容:“十八皇子,您别动气,这里的事情我一定帮您处理的妥妥当当。”

    万朗脸上浮现了笑意,道:“你倒是很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这两个人既然是被你们崔家驱逐出去的支脉,那么我看他们这辈子没必要回归崔家了,等这小子爬出去之后,让他们两个也离开吧!省的我看了碍眼!”

    闻言。

    崔彭青自然是连连点头,道:“一切都听十八皇子您的。”

    而崔庆岩和崔恒宇听到这番对话之后,他们顿时脸色剧变,回归灵水城崔家,只是他们的心愿,如今这个心愿永远也无法实现了,这让他们有一种丢了魂的感觉。

    沈风皱了皱眉头,这次倒是自己连累了这对爷孙,不过,以他的能力,要给这对爷孙足够的补偿,这是轻而易举的事情。

    见沈风迟迟没有动作,崔彭青不耐烦的喝道:“这里不是你这种废物撒野的地方,我再给你最后一次爬出去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沈风笑道:“如果我不愿意呢?”

    不等崔彭青愤怒,一旁的万朗便忍无可忍了,身上金丹后期的气势顿时爆发而出,道:“抱歉了,今天看来要在这场寿宴上见血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之间。

    他的身影便朝着沈风冲了过去,将金丹后期的速度发挥到了极致,手掌猛烈的向沈风的脑袋拍了过去,仿若是要将其脑袋给拍碎了一般。

    好像丢了魂的崔庆岩和崔恒宇来不及伸出援手了,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万朗临近沈风。

    毕竟万朗比沈风高出两个小层次呢!

    在所有人都以为沈风必死无疑的时候。

    只见沈风一个急速的侧身,非常轻易躲开这一掌的同时,他的右手手掌陡然探出。

    下一瞬间。

    他探出的手掌紧紧的扣住了万朗的喉咙,谁也没想到沈风居然有越级战胜对手的能力。

    只不过,这毕竟只是金丹期的战斗,在场的人心里面稍微感叹了一下之后,快速的回过了神来。

    被扣住脖子的万朗,感觉身体内的灵气被压制住了,他的脸上露出一抹凶残,完全看不到一丝的害怕,他冷声道:“小子,你还算是有些本事,不过,你敢动手杀我吗?我是幻炎国的十八皇子,我三哥就在这里,你杀了我,你能够离开这里吗?你肯定还有家人的吧?以幻炎国的势力,要找出你的家人并不困难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你敢杀我吗?你可以好好的想想清楚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咔嚓!咔嚓!咔嚓!——”

    万朗喉咙里的声音猛的戛然而止,他的喉咙直接被沈风给捏碎了,感觉到自己的生机在快速流逝,他眼眸里充满了不敢置信,眼前这小子竟然真的敢杀他?难道是想要同归于尽吗?

    在场的不少人,原本和万朗的想法一样。

    只是当万朗的脖子被捏碎的瞬间,他们随即觉得眼前这小子也太胆大包天一点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