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最强医圣 > 第六百三十七章 树倒猢狲散
    自语声落下。

    沈风看了眼陆万生他们,说道:“你们退到三米以外等着。”

    闻言。

    陆万生等人随即往后退开了三米多,他们对于逍遥仙帝的话,自然是言听计从。

    沈风察觉到这些人全部退开之后,其右手手掌按在了长方形的锁生石之上。

    想要利用锁生石锁住自己的生机,必须要和锁生石之间产生一种联系,说的简单一点,等于是要让锁生石变成自己身体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之后,要将自己身体内的鲜血滴入锁生石内,等待七七四十九天之后,再不断将自身的灵气注入到锁生石里。

    直到整块锁生石内,爆发出极致的寒意。

    那种极致的寒意,完全不是现在空气中弥漫的寒气可以比拟的。

    可以说那种寒意,化海期的强者触碰到了,身体也会瞬间变成冰块,再无活的可能。

    这种寒意会直接冲入激发者的身体内,因为激发者和锁生石之间有了某种联系,所以这极致的寒意不会伤害到激发者,只是在冲入激发者体内之后,会将其身体内的各种机能,以一种特殊的方式封存。

    在激发者和锁生石有了某种联系后,一旦锁生石出了什么状况,陷入沉睡中的激发者也会受到非常严重的影响。

    所以,一般来说,被锁生石锁住生机的修士,很难再次被唤醒了,实在是冲入激发者体内的寒意,经过岁月的流逝,完全和他的五脏六腑粘稠在了一起,等于是融入了他的五脏六腑之内。

    想要将其唤醒,必须要把这种寒意一点点的剥离,不能用手段直接将这些寒意蒸发。

    这种极致寒意毕竟是来自于锁生石的,如果让这些寒意直接消失,那么恐怕激发者会瞬间暴毙而亡。

    只能将其剥离了之后,抽出激发者体内,重新让这种寒意回到锁生石内。

    陆向福已经沉睡了这么久,当初冲入他身体内的极致寒意,不但和他的五脏六腑高度粘稠在了一起,甚至是和他五脏六腑内的每一个细胞都紧紧粘合着。

    在这种情况之下。

    哪怕是一般的仙帝强者,恐怕也无法细致的剥离出所有寒气,实在是身体内的细胞太多了,只要有一点寒气没有剥离出来,就会导致陷入沉睡的修士,处于一种极度危险的状态。

    再者,这些寒意可以说已经在每一个细胞上生根了,如果是强行剥离的话,那么肯定会导致沉睡者五脏六腑的机能快速衰竭。

    而且一旦开始剥离其身体内的极致寒意,最好要在半个小时内,全部将寒意剥离完,否则最后就算是剥离完了,同样会给激发者带来永远无法弥补的后遗症。

    沈风感应了一下锁生石内的情况之后,他又将手掌按在了陆向福的身上,缓缓的深吸了一口气,再慢慢的吐出之后,他准备要开始剥离陆向福体内的极致寒意了。

    身上的气势瞬间爆发而出,体内的灵气向他的手掌冲击而去:“缠丝剥离手!”

    从他的手掌之内,顿时凝聚出一根根如同发丝的灵气线。

    许许多多的灵气线快速往陆向福的身体里渗透着,立马集中在了和每个细胞紧紧粘合的寒意之上。

    这些灵气急速的缠绕住了分布在一个个细胞上的寒意,在将那些根深蒂固的寒意,以一种温和的方式剥离。

    那些寒意在被缠绕住之后,竟然自主的出现了一种松动的趋势。

    这缠丝剥离手来自于他获得的灵厨传承之中,乃是用来剥离各种妖兽身体内的细胞的,尤其对冰属性的妖兽有着非常大的作用。

    毕竟随着妖兽的修为越高,它们身体的细胞就越强,有些细胞甚至有着改变基因的作用。

    如果修士将这种细胞吃了,那么随着时间的积累,其外貌会变得人不人,兽不兽的,一般来说,有哪个修士愿意让自己变成那幅德性的。

    虽说缠丝剥离手是用来处理某些强大妖兽体内的变异细胞的,但如今用在陆向福身上再合适不过了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着。

    十分钟之后。

    陆万生等人的目光一直集中在沈风的身上,看着沈风极为认真的表情,他们连大气也不敢喘一口。

    而此时。

    陆光文身上的传讯玉牌,忽然之间闪烁不停,他皱了皱眉头之后,还是感应了一下其中的传讯内容,脸色随即猛的一变,给陆万生传音,道:“父亲,城主府内发生了一些变故,我现在去处理一下。”

    陆万生似乎猜到了是什么变故!他直接挥了挥手,道:“快去快回,先祖应该用不了多久便能够被唤醒了。”

    陆光文点了点头,身影朝着石室外掠去了。

    当他离开石室的时候。

    眼下整个城主府完全乱糟糟的,一直有人在不停往府外匆忙走去。

    城主府的大门前。

    两名面容肃穆的老头,在不停的劝着城主府的人留下来。

    其中一名个子稍高的老头名叫陆意祥,他是城主府内的大长老,修为在婴变初期;另一个体型略胖的老头名叫陆远鸿,他是城主府内的二长老,修为在半步婴变的层次。

    之前发生在崔府的事情,如今完全在灵水城内传开了。

    幻炎国的十八皇子被杀,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。城主府内的人,甚至是不少陆家嫡系和旁系,全部认为陆万生等人是疯了,竟然为了偏袒杀人凶手,竟然和三皇子对抗了起来,恐怕接下来幻炎国的强者很快会抵达这里了。

    在有人带头要退出城主府之后,这股旋风不断的扩散,导致要退出城主府的人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如今也只有陆意祥和陆远鸿还坚持着要留下,他们要和城主府,要和陆家同甘共苦。

    “大长老,不是我们要背叛陆家,只是这次陆家是必然会灭亡,陆万生他们这是要把整个陆家往火坑里推,我们有什么理由陪着他们一起等死?”

    “对啊,大长老、二长老,我看你们也赶紧走吧!你们该不会以为在幻炎国的强者到来之后,陆万生他们还能够保住陆家和城主府吧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正所谓树倒猢狲散!

    如今大树还没有完全倒下,这些人就等不及的要散去了,在他们眼里,留下来,最后只有是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听着周围这些人的话。

    陆意祥和陆远鸿深深的叹了口气,他们不再劝阻这些人留下,其中陆意祥挥了挥手,道:“你们都走吧!”

    “我和二长老要留下来陪着陆家同生共死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