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最强医圣 > 第六百四十三章 杀
    邱同武感觉自己身体内的灵气被彻底压制,哪怕是手臂动弹一下也做不到,脖子上是一阵阵的压迫感,目光惊恐的看着面前的陆向福,一颗心仿若瞬间坠入了谷底,在灵水城陆家之内怎么可能会有一名凝仙期的强者?

    一会之后。

    天地间一片哗然!

    万向天嘴巴里倒吸着凉气,哪里还有一点三皇子的姿态,要知道在幻炎国的皇室之内,修为最强的也只有凝仙期而已。

    别说是幻炎国了,在如今整个下界之中,同样没有超越凝仙期的强者存在。

    一旁的陆博雄在看到陆向福的时候,他如同是见鬼了一样,两只眼睛瞪得巨大无比。

    之前,他在陆家之内,并没有资格得知,先祖陆向福只是陷入无休止沉睡的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不过,他倒是看过陆向福的画像,声音发颤的说道:“怎、怎么可、可能?你是我们陆家的先祖陆向福?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虽然并不响亮,但还是被一些人给听到了,关于陆向福身份快速的传播了开来。

    天空中和地面上那些支持三皇子的修士,他们在得知陆向福是凝仙期的强者,又是城主府陆家的先祖之后,他们喉咙里变得干涩无比,不停的快速吞咽着控水,城主府陆家内有凝仙期的强者存在,完全可以脱离幻炎国的掌控。

    崔逸松和崔光贤顿时面若死灰,原本他们是依附于陆家的势力,以为陆家这次在皇室面前,最后只能是面临灭亡,谁知道陆家会冒出来一位凝仙初期的先祖,让他们心里有一种极度后悔的感觉,他们曾经听说过,幻炎国皇室内一直闭关的那位老怪物,好像也只有凝仙初期的修为啊!

    再者,皇室中的那位老怪物,一时半会也根本赶不过来,他们完全是心乱如麻,鼻子和嘴巴里喘气不停。

    当然陆家先祖陆向福忽然出现,这还不是让万向天等人最为震惊的。

    他们最为震惊的乃是陆向福对待沈风的恭敬态度!瞧他这副请示的模样,完全是把沈风当做自己的长辈看待。

    陆向福可是货真价实的凝仙初期强者啊!为什么要对一个金丹初期的家伙如此恭敬?

    要知道凝仙期等于是下界中金字塔顶端的大人物了,根本不需要去看谁的脸色行事,可眼前这一幕到底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院子里。

    一众陆家女眷有种无法呼吸的感觉,她们脑中失去了思考的能力,而陆万生和陆光文虽说做好了心理准备,但在陆向福登场,随手制住邱同武的时候,他们还是不由自主的屏住了呼吸。

    陆向福始终恭敬的看着沈风,等待着自己恩师的回答。

    沈风淡然的看了眼被扣住脖子的邱同武,只说了一个字:“杀!”

    在这个字吐出的时候。

    邱同武脸色剧变,不管如何催动身体内的功法,他的身体始终无法动弹,眼睛狠狠的瞪着沈风。

    转而,眼眸里的阴狠之色快速消散,他声嘶力竭的吼道:“不、不要,我、我不做幻炎国皇室的客卿了,我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陆向福可没有心思听他啰啰嗦嗦的,扣住其脖子的手掌一用力。

    “咔嚓!咔嚓!咔嚓!——”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邱同武的脖子骨顿时全部碎裂,整张脸上的表情定格在了死亡前的那一刻。

    陆向福随手将其尸体丢在一旁之后,他毕恭毕敬的等待着沈风接下来的吩咐。

    在邱同武死亡的瞬间。

    万向天和陆博雄等人背脊骨上一阵发寒,他们距离底下的陆向福如此之近,恐怕现在转身逃走也来不及了,天空中和地面上的修士身体哆嗦不停,如果早知道城主府陆家有一名凝仙期的强者,那么再借给他们一千个胆子,他们也不敢来这里助威啊!

    陆博雄声音发颤的说道:“先祖,我也是您的后辈啊!之前是形势所逼,我才会暂时退出城主府的,我现在知道错了,您一定要给我一个机会啊!”

    在他开口之后。

    其余退出城主府陆家的人也随即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只是为了保住陆家的一点血脉,我们并没有背叛陆家的意思,还请先祖您明鉴!”

    “对、对、对,先祖,我们都愿意回归陆家,求您念在血脉的关系上,饶过我们这一次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陆万生和陆意祥等陆家人,看着这些叛徒者求饶的模样,他们脸上浮现极致的冷笑。

    陆向福只是看着沈风,寻求着恩师的意见!

    在陆家的叛徒一个劲的求饶之后,在场的其余修士终于也不顾一切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刚刚是我冲昏头脑了,我保证以后和城主府陆家马首是瞻,这次的事情和我无关啊!”

    “我们都只是小人物罢了!我们的死活对于城主府陆家,完全没有任何的影响,求你们把我当做一个屁给放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道道慌乱的声音传入沈风耳朵里,他望着天上和地上的修士,道:“我记得刚刚给过你们离开的机会了,可你们偏偏要和三皇子共同进退,偏偏要和皇室共同进退,现在我可以成全你们,说到底,你们应该要感谢我才对。”

    转而。

    他对着陆向福说道:“送他们一程!”

    陆向福急忙点头,身上凝仙初期的气势,无比狂暴的冲了出来,目光定格向了万向天等人身上。

    被陆向福的目光盯着,万向天慌乱的捏碎了身上的一块玉佩,随后,“轰”的一声,一个白衣老头的虚影,猛然间出现在了半空之中。

    这抹虚影只是一道神念,用特殊的手段存放在了玉佩之中。

    这道神念乃是来自于幻炎国那位凝仙期的老祖。

    这抹神念感觉出了底下陆向福的修为,看了眼极为慌张的万向天,他知道自己这位后辈惹了麻烦,说道:“道友,能给我一个面子吗?这件事情到此为止,我们幻炎国以后不会再找这里的麻烦,有老夫我保证,皇室中绝对没有人敢违反的。”

    陆向福仍旧是看向沈风。

    对于幻炎国老祖的这抹神念,沈风需要给他面子吗?淡然的声音再次响起:“杀!”

    幻炎国老祖的那抹神念,很显然没有想到在场做主的人会是一个金丹期的小子,他目光不善的看向了沈风,接着又对陆向福说道:“道友……”

    只是不等他把话说完,陆向福已经动了,手臂一挥,一股磅礴的冲击力朝着那抹神念轰击而去。

    那只是一抹凝仙期强者的神念,自然无法抵挡陆向福的攻击。

    “砰!”的一声。

    那抹神念虚影顿时在半空之中化为了虚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