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最强医圣 > 第七百一十三章 别人叫我逍遥仙帝
    一时间。

    季空年等人的目光全部集中在了沈风身上。

    站在田盛安右侧的一名锦衣白脸青年,身上的气势在婴变巅峰,脸上始终浮现着一抹阴狠的冰冷。

    尤其是在看到沈风之后,他眼眸里闪动着不加掩饰的杀意,他是田盛安的孙子田文超。

    至于站在季空年身旁的一名不苟言笑的中年男人,方才在看到沈风的瞬间,他眼眸里的惊讶和恭敬一闪即逝,并没有让田盛安察觉到什么。

    他是季空年的儿子季平华,目前修为在半步渡劫,他从自己父亲口中得知了,关于沈风是逍遥仙帝的事情。

    五人之中,最后一个身穿一袭黑色长裙,美丽的脸蛋上有几分冷意的女子,她乃是季空年的孙女季若秋,修为和田文超一样,同样处于婴变巅峰的层次。

    由于血魂魔宗的第一天才严意涛被杀,这次的跃龙门,血魂魔宗将精力转移到了季若秋和田文超身上。

    田盛安和季空年等人是在一起去往跃龙门的地方,而血魂魔宗内的老祖和宗主等人晚走一步,但肯定也能够准时抵达。

    由于季若秋之前在宗门外历练,她原本便打算自行去往跃龙门的地方,这次是半路上和自己的爷爷等人会合的,所以目前季空年还没有来得及对她说出沈风的身份。

    季空年和田盛安在经过这处山脉的时候,无意间发现了山洞深处的黄泉灵树,并且看到了黄泉灵树上生长了不少的黄泉果。

    只是黄泉灵树上的墨绿色毒刺非常的难以应付,哪怕是季空年和田盛安这样的渡劫期修士,如若被黄泉灵树的墨绿色毒刺击中,同样是会非常的麻烦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黄泉灵树有一定的灵性,如果有修士敢太过的靠近,那么其身上的毒刺会密密麻麻的飞冲出来。

    而且飞冲出多少,它身上立马会补充出多少!

    之前进入山洞内的田盛安等人,想要获得黄泉灵树上结出的黄泉果,只是在一波又一波的毒刺冲击之下,他们最终是极为狼狈的逃了出来。

    此刻。

    田盛安目光锁定住了沈风,看到对方在距离自己十来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,他笑道:“小子,勇气可嘉啊!看来方天羽他们这些天才死在你手上,倒也不冤,最起码你不是一个孬种!”

    接着,他话锋一转:“只可惜,你毕竟只有婴变期的修为,竟然敢在下界兴风作浪,就应该预料到,自己早晚有一天会为此付出代价!”

    “念在你没有逃走的份上,我给你一个说出遗言的机会!”

    沈风反问道:“你就这么认定了我今天会死?或许死的人不是我呢?”

    白脸青年田文超见沈风这个时候还如此狂妄,他脸上的冰冷越发旺盛,不屑道:“你的意思是能够杀了我们这里的所有人?”

    紧接着,他又嘲弄的笑道:“小子,我爷爷给你说遗言的机会,为什么你不好好的珍惜呢?”

    “不过,我还是要感谢你,毕竟将你的头颅取下来,我们在宗门之中,肯定会获得不少修炼资源。”

    季若秋声音冷然的说道:“田文超,你的意思是想要亲自将他的头颅取下来?”

    闻言。

    田文超一时语塞。

    要知道方天羽和严意涛等人,实力都是在他之上,可最后却被沈风给杀了,他自然不敢和沈风单打独斗,他的底气来自于自己的爷爷田盛安。

    季若秋对田文超这种行径极为的不屑,看到对方一脸难看的表情,她的脸色没有任何的变化。

    季空年随即开口道:“好了,若秋,你也少说两句,眼下解决这小子才是最重要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说话之间。

    他身体内渡劫巅峰的气势迅猛飙升,看了眼田盛安,道:“让我来处理?”

    从前在血魂魔宗内的时候,季空年从来没对田盛安如此客气过,毕竟他的修为没有比田盛安弱多少。

    感受到季空年身上飙升到极致的气势,田盛安虽说心中有些疑惑,但他还是点头,道:“好,由你出手,要解决这小子是绰绰有余了。”

    转而,他又看了眼沈风,道:“看来你真的是没遗言可说,那么现在可以安心的上路了!”

    沈风摇了摇头,道:“我说过了,为什么你就认定我会死呢?”

    对于眼前这小子的故弄玄虚,田盛安选择不再开口,只是安静的等待着沈风死在季空年手里。

    而田文超阴翳的瞟着季若秋。

    季空年这次对他爷爷的态度,让他非常的满意,不禁冷哼道:“真是一个不知所谓的小子。”

    季若秋暗自摇了摇头,她也猜不出眼前这个小子到底有什么底牌?

    在她看来,如果她爷爷亲自动手,那么这小子绝对没有活着的可能。

    渡劫巅峰的气势在季空年身上狂飙,忽然之间,他的身子动了,除了季平华以外,其余人都以为季空年要对沈风动手了。

    然而。

    季空年猛的一掌拍向了田盛安。

    这一掌非常的突然,不过,其中却蕴含了渡劫巅峰极致的力量。

    尽管田盛安要比季空年强上一筹,但两人毕竟都在渡劫巅峰,况且田盛安根本没想到季空年会对自己展开攻击,他几乎是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,承受了季空年的这一掌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一掌拍在田盛安的身上,极致的掌风,在空气中极尽的肆虐着。

    磅礴的掌力,渗透进了田盛安的身体之内,在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,他的丹田就被直接轰碎。

    随后。

    季空年干枯的右手手掌,抓住了田盛安的脑门,将他随意的提在了手里,喝道:“竟敢对我的老祖宗如此不敬。”

    “田盛安,你以为自己算个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随后。

    他极为恭敬的看向了沈风,道:“老祖宗,请您恕罪,刚才空年没有及时向您行礼!”

    季空年将田盛安废了,这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。

    除了季平华以外,季若秋和田文超瞬间呆若木鸡,他们根本没想到局面会如此反转!

    被废了的田盛安脸上充斥着痛苦,眼眸里浮现着不可思议,整张脸显得无比狰狞,他没想到季空年居然会攻击自己!

    尤其是在听到季空年称呼沈风为老祖宗,他怒不可解盯着季空年,吼道:“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?你是想要做血魂魔宗的叛徒吗?他到底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季空年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倒是沈风随意耸了耸肩,道:“从前别人叫我逍遥仙帝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