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最强医圣 > 第七百一十四章 噬心噬魂
    此话一出。

    陷入疯狂之中的田盛安,陡然之间一愣,脑中瞬间混乱无比。

    心里面的某种直觉告诉他,沈风没有在说谎。

    如若这小子真的是传说中的逍遥仙帝,那么季空年称呼其为老祖宗,这也不是一件多么奇怪的事情了,应该是季空年的先祖和逍遥仙帝之间有什么渊源!

    不过。

    田盛安好歹也是魔道第一宗门内的大长老,眼前的沈风只有婴变期的修为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哪怕他真的是逍遥仙帝,他的一身修为,绝对是因为某种缘故而散去了。

    想到此处。

    心中的恐惧少了几分,感受着被季空年抓得生疼的脑门,可现在田盛安没有丝毫的反抗之力,嘴巴里在不停的溢出鲜血来,有些气喘的喝道:“好一个逍遥仙帝,我姑且相信你的这个身份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你也不看看自己是现在什么修为?明明已经是虎落平阳,你还以为自己有仙帝期的实力吗?”

    接着,他马上又对着季空年,吼道:“你可要想清楚,为了一个修为只有婴变期的逍遥仙帝,你这么做值得吗?成为一个婴变期小子身边的狗腿,你可是堂堂渡劫巅峰的强者。”

    对于田盛安的这番话,季空年无动于衷,目光始终恭敬的看着沈风,等待着老祖宗的命令。

    在沈风想要开口之时。

    田文超终于是回过了神来,他神色慌张的吼道:“住手,给我住手,如果你不想季若秋有事的话,那么我劝不要再伤我爷爷分毫。”

    他震惊于季空年废了自己的爷爷,惊骇于沈风这个逍遥仙帝的身份。

    可正如他爷爷所说的,如今的逍遥仙帝虎落平阳,最多只能算是一只小猫咪。

    只是人的名,树的影!

    逍遥仙帝的传奇事迹,在下界实在流传广泛!

    田文超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,脸上再也没有了冰冷和不屑,喉咙干涩的要冒烟了,他继续道:“季若秋中了噬心噬魂之毒,这种毒的配方,是我两年前,在一处遗迹里无意间获得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一种从来没有出现在下界的剧毒,这种毒无色无味,是我这几天对季若秋下的。”

    “凡是中了这种毒的人,他们脖子后面会长出一根黑线,八天之后,会变成一具乖乖听话的傀儡。”

    停顿了一下之后,田文超目光贪婪的盯着季若秋,继续道:“贱女人,你不是一直瞧不上我嘛!原本我打算让你变成傀儡之后,我在慢慢玩弄你的身体,我要让你在我身子底下叫喊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倒是被我歪打正着,你现在成了我活命的护身符!”

    闻言。

    季若秋也回过了神来,她乌黑的长发披在了肩头,倒是把她脖子后面给挡住了,这几天没有人注意到她脖子后面的变化。

    包括她自己,也没有感觉到身体有任何的不适。

    她将自己后面的头发撩了起来,沈风和季空年等人,随即看到了她脖子后面真的有一条黑线。

    这让季空年和季平华眉头猛的皱了起来,他们没想到会有这样的意外发生。

    尤其是季空年,脸上布满了无穷无尽的怒火,如若这次老祖宗没有出现,那么他将会一直蒙在鼓里,恐怕最后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孙女变成一具傀儡,现在他对自己废了田盛安是问心无愧。

    田文超将手中的一块玉牌向季平华甩了过去:“这块玉牌内有关于这种剧毒的介绍,你们可以仔细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剧毒的解药需要很多罕见的天材地宝,我倒是正好配制了一瓶,只是没有带在身上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当时让季若秋中毒的时候,我将那瓶解药,藏在了途中的一个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哪怕是现在让你们知道了配制解药所需的天材地宝,在这下界之内,你们在短时间内也凑不齐!”

    “当然如果你们能够找到凝仙期以上的强者,或许可以压制这种剧毒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算起来,季若秋只剩下最后一天的时间了,她等不到在跃龙门之日被中界的宗门选中。”

    “一天的时间,我想足够我去将这种解药取来。”

    “但,在此之前。”

    他手指猛然之间指向了沈风,狠戾道:“季空年,我要你杀了这家伙,他不是逍遥仙帝吗?他现在区区婴变期的修为,他有办法在一天内帮你的孙女解毒吗?难道你要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孙女变成一具冷冰冰的傀儡?我想你应该不会这么狠心吧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——”

    田盛安也疯狂的笑了起来:“季空年,你没想到吧!你做好让你孙女陪葬的准备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劝你还是尽快动手杀了这小子,你孙女可是没有多长时间了。”

    接过玉牌的季平华,将其中的内容看了一遍,随后给季空年传音道:“父亲,根据玉牌里面的介绍,这种噬心噬魂之毒非常的恐怖,除了解药之外,也只有凝仙期以上的强者,可以暂时将这种剧毒压制住。”

    季空年眉头越皱越紧,眼眸里的神色阴沉的厉害,他一时间真不知道该如何抉择。

    正当这时。

    沈风走到了季若秋的背后,手掌按在了她的后背上,道:“相信我的话,你就闭上眼睛等一会。”

    发生了这一系列的事情。

    季若秋显得有点六神无主,迟疑了数秒后,她乖乖的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沈风身体内随即运转起了血皇诀,能量朝着他的两只眼睛集中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的两只眼睛之上,顿时泛起了紫色光芒。

    当他的两只眼睛彻底变成紫色之后,其中随即有光晕在流转。

    很快,光晕流转的越来越厉害,如一抹紫色海洋在奔腾、在翻涌、在呼啸……

    同时沈风可以清楚感觉到,季若秋身体内真的有一种毒素,此刻正在分离出来,快速的进入他的双眼之中。

    沈风是背对着季空年等人的,没有人看到他的两只紫色眼睛,将手掌按在季若秋的后背上,也只是做做样子罢了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。

    季若秋脖子后面的黑线,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消失。

    当自以为有了护身符的田文超,看到这一幕之后,他彻底的慌神了:“不可能,你明明只有婴变期的修为,你竟然不需要用到解药,就能够解开噬心噬魂之毒?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待到黑线全部消失,季若秋身体内没有毒素之后,

    沈风收回了手掌,眼睛也恢复了正常的颜色,转身看向田文超,淡然道:“这种剧毒很厉害吗?我看也不过如此!”

    田盛安看到这种剧毒被沈风轻而易举的解开,他顿时面若死灰,立马明白了一件事情,逍遥仙帝哪怕是虎落平阳,也不是他们能够摆弄的!

    而季空年在看到自己的孙女被老祖宗解毒之后,他心中的怒火疯狂的蔓延了出来,抓着田盛安脑门的手掌用力一握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田盛安的整个脑袋,立马在季空年手里爆裂了开来,他没有去管满手的鲜血和脑浆,目光看向了身体颤抖不已的田文超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