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最强医圣 > 第七百九十章 别把谦让当软弱
    沈风正在运转的这种秘术非常特殊。

    如果修士在身体内的灵气全部耗光,甚至在身受重伤面临死亡的时候,一旦施展催血之法,就能够让修士在短时间会恢复到战力的巅峰。

    不过,这种秘术的效果消失之后,施展者会昏迷三天时间。

    刚才面对赵青渊身体内冲出的攻击力,他原本是想要施展这种秘术的,只可惜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他的眼睛里布满了血丝,目光看向了周博延等人,催血之法还没有彻底激发,他整个人狼狈的挣扎,依旧是连站都站不起。

    正当此时。

    “老祖……”

    在周欣瑶还想要劝阻的时候。

    周敬光的手掌掠过周欣瑶和周锐轩的脖子,将他们两个喉咙里的声音也暂时封住,使得他们连声音也发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眼下。

    没有人去考虑诸神异象到底是谁引发的?周博延等人想要先将沈风和孙宏富给解决。

    周欣玉看了眼无法动弹,也无法开口说话的周欣瑶,道:“姐姐,今天这小子必死无疑,他只是来自于下界的一只癞蛤蟆,凭什么在我们中界如此嚣张!他必须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,以后我们将攀上降妖赵家,我们周家的未来一片光明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。

    她的目光看向了远处,在血泊中不停挣扎着,想要爬起来的沈风,嘴角露出一抹冷笑,娇喝道:“小子,下界的废物就要有废物的觉悟,你这么三番两次的跳蹦,你以为就能够在中界搅动风云了吗?你还差得远!今天这里就是你的葬身之地!”

    从第一次见到沈风的时候,她心里面就对其非常厌恶。

    在沈风一次次的表现出难以让人相信的战力之后,她心里面虽然非常恐惧,但厌恶却在不断的增加,想要亲眼看到沈风死亡,这或许就是一种不服气,一种嫉妒!

    于婉看到周博延等人想要向沈风掠去的时候,她鼓起勇气吼道:“你们周家的周欣瑶和周锐轩是沈风所救,为什么你们不能放过他这一次呢?”

    于慧莲急忙站到了于婉身前,她作为于家的太上长老,平时最为疼爱于婉这个晚辈,最终还是不忍心看着这个晚辈,直接被周博延等人杀死。

    周博延等人没空在这里浪费时间,看到于慧莲挡在了于婉面前。

    其中周博延喝道:“你们于家是在自寻死路,想要和降妖赵家作对,你们等着被灭族吧!”

    说话之间。

    他的身影直接朝着于慧莲掠了过去,将仙皇后期的速度发挥的淋漓尽致。

    极为强悍的一掌朝着于慧莲拍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一掌之中灵气喷涌,完全没有手下留情。

    而只有仙皇中期的于慧莲,只能硬着头皮迎上了这一掌,尽管她使出了全力,可在自己的手掌和周博延的手掌触碰的瞬间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她嘴巴里顿时喷出一口鲜血,手掌之上变得鲜血淋漓,在她身子倒飞出去的时候,另一只手抓住了于婉,让其跟着自己一起倒飞出去,要不然面对周博延等人,于婉是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看到于婉和于慧莲一起往后倒飞,周博延暂时不想去管她们,杀死沈风和孙宏富才是最重要的。

    在周博延等人眼里,沈风比孙宏富的威胁性要大,在场各大家族的强者,全部来到沈风四周。

    沈风看着将自己围拢的周博延、洛恒松和林万豪等人,他不禁想到了当初左妙音和左帝门阀被降妖赵家围攻,是不是也曾遭遇过如此情形?

    降妖赵家的人不可饶恕!

    眼前这些杂鱼也不可饶恕!

    原本他今天只是来见一面周欣瑶和周锐轩的,可这些人为什么要置他与死地?

    催血之法乃是催动身体内的血液,使全身血液逆流沸腾,最后以一种特殊的方式流转,以此来暂时恢复之前的巅峰战力。

    沈风可以清楚的感觉到身体内的血液在沸腾了,他终于靠着自己站了起来,只是整个人看上去依旧奄奄一息,身体不停的摇晃着,仿佛随时要再次摔倒一般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些人全都要杀我吗?”沈风的目光扫视四周,嘴角不停有鲜血在溢出来。

    周博延喝道:“小子,别在这里故弄玄虚,站在这里的人,全部是想要看到你死的,就让老夫我来亲手了结你的性命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。

    他的身影向沈风冲去,一拳向沈风的脑袋轰砸,很显然是想要将沈风的脑袋给打爆。

    洛恒松和林万豪等人见周博延动手,又看到沈风嘴角不停溢出鲜血,如此这副半死不活的模样,他们也全部认为这小子是在故弄玄虚,他们准备好看到沈风脑浆迸发的画面了,同时准备对盘腿而坐的孙宏富展开攻击。

    被于慧莲拉着倒飞出去的于婉,脸上充满了不甘之色,可她根本是帮不上任何的忙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沈风死在周博延手里。

    气息变得有些虚弱的于慧莲,看着于婉的模样,她不禁叹了口气,清楚恐怕于家马上要遭遇大难了。

    而孙宏富也准备好一死了,一旦沈风被杀,他也会受到巨大的影响,况且他还受了非常严重的内伤,有极大的可能会直接跟着一命呜呼。

    周欣瑶和周锐轩心里面充满了愧疚,可他们现在连声音也发不出。

    倒是跟着一起走到沈风四周的周欣玉,在看到老祖挥拳的瞬间,她嘴角的笑容越发得意。

    周博延的这一拳很快、很猛、很强!

    眼看着距离沈风的脑袋越来越近,周博延脸上也浮现一抹胜券在握的笑容。

    然而。

    在他的拳头距离沈风的脑袋只剩下五厘米的时候。

    忽然之间。

    “轰!”的一声。

    从沈风身上散发出了一股强大的血气,他将催血之法彻底施展了出来,身体内逆流的血液沸腾无比,战力恢复到了方才的最巅峰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在千钧一发之际。

    沈风的手掌挡在了自己的脑袋前。

    而一拳轰击在沈风掌心内的周博延,感觉自己这一拳如同轰击在了一块棉花上,所有力量全部被卸去了,在他想要快速收回手臂的时候。

    沈风的手掌猛然之间一握,将周博延的拳头给扣住了。

    周博延顿时一慌,可纵使他用尽全力也无法将自己的拳头抽离出来,在他脸上浮现惊恐之时。

    “嗤!”的一声。

    沈风握住周博延拳头的手掌随意一甩,直接将他的整条手臂给撕扯了下来。

    不等他喉咙里发出惨叫声,沈风又一掌快速的拍在了他的脑门之上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仙皇后期的周博延,脑袋直接爆裂了开来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一次次的逼我?为什么要逼我杀了你们?你们的所作所为无法再让我饶你们一命。”

    沈风声音无比的低沉,语气中充满了无尽的杀意。

    在所有人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,他的身影猛的出现在了周欣玉的面前。

    周欣玉吓得脸色惨白无比,身子不停的瑟瑟发抖,她没有预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,感觉到沈风身上的强大气势后,她真的想要求饶了。

    只可惜。

    沈风没有给她这个机会,平淡道:“别把我一次次的谦让,当做是我的软弱!”

    说话的同时,他的手掌快速无比的抓住了周欣玉的脑门,用力往后一拉,“咔嚓!”一声,直接将这个恶心女人的脑袋给扯了下来,其脖子的断口处,不停有鲜血在喷涌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