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最强医圣 > 第八百零八章 生之冰封
    听得沈风这番话之后。

    九幽玄狮有那么一刻,身体内的热血沸腾了起来,但片刻之后,又恢复到了平静的状态,它道:“当年我的父母离开帝灭山脉出去历练,那时候它们的修为便跨入仙帝期有数百年时间,你知道它们最后是怎么死的吗?”

    不等沈风回答,它脸上布满了悲伤,又说道:“它们两个联手还是死在了一名仙帝期的修士手里,而且那名修士根本没有动手,只是站在原地靠着体内的气势,就活生生的让我父母的身体爆裂,据说他当时的仙帝修为还没有我父母强!”

    “他便是号称降妖赵家有史以来最年轻的一位仙帝,曾经我也抱着幻想要为父母报仇,在当初我跨入仙帝期的时候,同样离开了帝灭山脉。”

    “试图想要潜入赵家,可最后被赵家内的一名仙帝期强者发现,而我在他手底下勉强只能撑过一招,最后侥幸之下才逃了出来。”

    回忆起了曾经的痛苦,九幽玄狮脸上露出了愤怒和不甘,继续道:“从那以后,我一直留在帝灭山脉之中,心里面不再有报仇的念头。”

    “当年追杀你们的赵万川,据说只是降妖赵家内战力最弱的一位仙帝,你没有和降妖赵家那些强大的仙帝交手过,你不会知道他们的战力有多么的恐怖。”

    “而我几乎能够镇压同一等级的所有妖兽,甚至还能战胜比我强上一层的仙帝期妖兽,结果在降妖赵家的仙帝面前却如此不堪,那时候,我终于知道,当年我父母联手,为什么会连一名降妖赵家仙帝的气势也抵挡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位降妖赵家内最年轻的仙帝,据说他的战力,已经凌驾于降妖赵家其余仙帝之上。”

    它的目光紧紧盯着沈风:“现在你还有屠尽赵家的念头吗?你根本只是在说一个笑话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左妙音也整天在做梦,她一直认为只要你回来,一定可以灭了整个赵家,我只是不忍心打击她,当初才没有说她是在痴人做梦。”

    沈风没想到眼前这头九幽玄狮和降妖赵家之间也有血海深仇。

    所谓降妖赵家内有史以来最年轻的仙帝,是不是当初夺了他大徒弟蓝冰菡莲花之心的人?

    根据九幽玄狮所说。

    降妖赵家内的仙帝战力的确强大,但难道沈风的战力就弱了吗?

    在从无意识状态中脱离出来之后,他身体内的气息稳定在了玄仙巅峰的层次。

    毕竟他将赵诚武等人的能量汇入自己的体内,虽说被黑点和血红色戒指夺取了不少,但还是让他的修为从玄仙中期,飙升到了玄仙巅峰。

    等他恢复了身体之后。

    以他现在玄仙巅峰修为的战力,如果再次面对仙尊中期的赵诚武,那么他有很大的把握战胜对方。

    从前有谁能够以玄仙期的修为,战胜仙尊中期的强者的?这要是说出去,只会是被人笑掉大牙,当做是无稽之谈。

    况且在之前赵诚武等人的能量汇入他体内的时候,同时他背后的天空印记也有了反应,吞噬了他们的血脉天赋。

    沈风在不停的壮大着自己的血脉,将来肯定能够缔造出史上最强血脉。

    他现在丹田内还有两颗仙核,这也是绝无仅有的事情,他在走一条从未有人走过的路。

    一旦被走通,普天之下有谁能够阻拦得住他!

    沈风缓缓的从地上挣扎着站了起来,戾气和血气全部被他压制在了丹田内。

    他试着松开了一些,让戾气和血气重新从体内溢出来,包裹着他和天灵雀的身体,不过,他是竭尽全力让自己保持清醒。

    手臂一挥。

    他从九幽玄狮笼罩过来的光晕中走出,气息不稳的说道:“人生在世,必定要活的痛快,哪怕是会粉身碎骨又如何?”

    “屠尽降妖赵家的念头,如果有一天在我脑中消失!”

    “只会是降妖赵家不存在中界了。”

    “降妖赵家的仙帝很强?难道你不会让自己变得更强吗?”

    “如若我是你,倒不如将一身修为散了,找个地方直接一头撞死,省得说出如此软弱无能的话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你没有实力为父母报仇,你不会更加努力,更加努力的修炼吗?哪怕是到最后你真的死在了降妖赵家手里,最起码能够问心无愧。”

    闻言。

    九幽玄狮被彻底惹毛了,它的身影往前一扑,整张凶狠的脸和沈风的脸之间,几乎是只相隔四厘米左右,张开的嘴巴里露出了锋利的牙齿,它的牙齿绝对能够轻轻松松咬死仙尊期的强者,它道:“轮得到你来教训我吗?你算什么东西?你才玄仙期的修为罢了!你敢再说一遍吗?”

    趴在沈风肩膀上的天灵雀,曾经和他一起经历过很多次生死存亡,见证了一次次的奇迹,它和左妙音等这些曾经沈风身边的人,一直相信着沈风能够覆灭降妖赵家。

    哪怕是如今。

    天灵雀在听了沈风的这一番话之后,它浑身血液燃烧,情绪完全沸腾了起来,看到如此近的九幽玄狮,它说道:“你从来没和沈风经历过生死,从前他面对的生死,几乎每一次活下来的几率都为零,可他最终却战胜对手好好的活了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躲在这里的日子过得如何?是不是每一天都备受煎熬?你这是在自欺欺人!这是弱者的一种表现,真不知道你这种妖兽,是如何修炼到仙帝期的?白白的浪费了这一身修为。”

    九幽玄狮内敛的气势在有所松动,只是冒出了的丝丝气势,就让沈风和天灵雀直皱眉头。

    从它的鼻子里喷出了白色的雾气,这代表了它进入了愤怒的状态。

    它想要抬起爪子将沈风和天灵雀拍成血雾,可转而还是退后了几步,声音低沉的说道:“当年左妙音救过我一命,我暂时和她签下了平等契约。”

    它抬起爪子指向了左边,道:“她和左帝门阀的人全部在山壁上开凿出的石室内。”

    说完。

    它的身影陡然消失。

    而沈风和天灵雀知道,这头九幽玄狮应该是需要好好反思反思,他们立马向左边的山壁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在来到开凿出的石室前之后,随即有一股冰冷无比的寒气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沈风迫不及待的进入了其中,整个石室非常的巨大,而沈风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躺在一块长方形石头上的左妙音。

    只是如今左妙音被冰封在了一块巨大冰块之内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扫过四周,其余左帝门阀的人,毫无例外的全部被冰封在了一块冰块里面。

    沈风想起了曾经左妙音获得的一种秘术,名为生之冰封。

    顾名思义,是将自己或他人冰封起来,同时可以冰冻住生机等等一切,等于是陷入一种沉睡状态。

    左妙音等人为什么要将自己冰封?

    九幽玄狮不知道去了哪里?沈风也无法了解到当年的情况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