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最强医圣 > 第八百三十一章 带她一个
    鼻子里呼吸着浓郁的血腥味,感受着身上粘稠的鲜血,亲眼看到自己孙子的身体爆裂,钱横通要疯了,额头上暴起了一根根狰狞的青筋,身体内顿时冲出了无穷无尽的强大气势。

    “砰!砰!砰!砰!砰!”

    在他的气势冲击之下,周围的所有一切都在快速的爆裂开来,空间扭曲的厉害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“该死的杂种,我一定要将你碎尸万段!”

    在一声暴喝之后,钱横通身影顿时消失在了原地,快速的向沈风离去的方向踏空而去。

    大约十几分钟之后。

    浑身沾满鲜血和碎肉的钱横通,身影在某处天空之中浮现,怒的整张脸歪斜的厉害,眼眸里燃烧着熊熊火焰,这一路急速追来,可根本感觉不到沈风的气息,这让他不知该往哪里继续追下去了!

    钱横通干枯的手掌紧紧握成了拳头,他膝下只有这么一个孙子,可想而知他身体里的怒火有多么的旺盛。

    可完全捕捉不到沈风在空气中残留的气息,他难道要像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找吗?

    片刻之后。

    他仰天大吼了一声:“杂种,无论天涯海角,在本圣下次见到你的时候,我会将的魂魄抽出来,让你永生永世活在炼狱之中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在离钱横通有一大段距离的某个茂密树林之中。

    沈风的身影微微一顿,他一路踏空离开,将自己的气息极致收敛,所以钱横通才会感觉不到任何蛛丝马迹。

    在听到从远处天地间隐隐传来的大吼声之后,沈风随意的耸了耸肩膀,自语道:“下次见面,就是你这老东西的死期!”

    当初是林千恒一再咄咄逼人,最后死在沈风的手上,这又能怪得了谁!

    而钱横通和钱文俊这对爷孙,不分青红皂白的就要取走他的性命,沈风自然不会手下留情。

    鼻子里深吸了口气之后,暂时将钱横通这老狗抛之脑后,如今他要先去往鬼域。

    之前在和纪高易等人从万云山脉中出来时候,沈风从他们手里获得了一张详细的地图。

    确定了一下自己大致所在的地方之后,沈风可以判断出,从这里要抵达鬼域,最起码需要二十天左右。

    不过,和纪高易他们约好是一个月后,在鬼域边缘的鬼楼见面,在时间上对于沈风而言还是比较充裕的。

    当然如若在中途遇到有传送阵的地方,那么沈风抵达鬼域的时间,倒是还可以大大的缩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时间匆匆。

    五天之后。

    沈风来到了一片一眼望不到尽头的大海前。

    这片海的海水呈现一种深紫色,根据纪高易给他的地图上描述,这片海名为通天紫海。

    从这片海上横渡过去,这是抵达鬼域最近的一条路线,如若选择其他路线的话,那么肯定是要绕路的,抵达鬼域的时间将增长很多。

    如果是普通的海,那么对于修士来说,想要横渡过去根本没有什么困难的。

    但这片通天紫海极为的特殊,一旦修士踏空来到通天紫海的上空,将会受到无穷无尽的压迫力,而且海上时不时还有可怕的风暴产生,哪怕是仙尊期强者,一个不小心也会陨落。

    当然只要修为抵达圣者,那么就几乎可以无视海上的压迫力。

    一般圣者之下的修为,必须要乘坐仙船才能够横渡,所谓仙船便是抵达了仙器级别的船只。

    在整个中界之中,凡是一流势力和顶级势力,几乎都有购买仙船的能力,至于一流势力以下的二流势力内,拥有仙船的势力就很少了。

    不过。

    很多大势力内的人为了能够有个良好的口碑,他们会让门下的人将仙船停泊在这里,带着那些散修和自己宗门内没有仙船的人,横渡这片通天紫海。

    当然这些大势力的人也不会白白做好事,凡是想乘坐仙船的人,必须要交付一定的灵石。

    在沈风来到通天紫海前的时候,这里聚集了一大批的修士。

    “沈前辈,您怎么在这里?”一道声音从沈风的右侧传来,常炎浩那家伙火急火燎的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董琳月自然也在,来到沈风身旁之后,她也颇为恭敬的喊道:“沈前辈。”

    尽管他们的修为和沈风一样,但他们清楚,如今的沈风最起码能够和半步尊者,甚至是仙尊初期的强者一战了。

    再而,沈风对他们有过指点之恩。

    看到董琳月和常炎浩这两个星月仙宫的人之后,他只是微微愣了一下,他在赶来通天紫海的路途上,曾休整了两天时间,以此来调理身体内的状况,毕竟在万云山脉中他受了伤的,除此之外,他便一直在赶路。

    董琳月和常炎浩在沈风离开万云阁之后,应该也立马离去了,他们这一路上没有做任何的休息,一直是全力处于赶路之中,他们的星月仙宫也是在通天紫海对面的,他们也必须要渡过这片海。

    在沈风休整两天的时间里,他们还是在不停的赶路,难怪能够和沈风差不多时间抵达这里,他们只是比沈风早来了一会会。

    “你们也是要等仙船横渡通天紫海?”沈风随口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常炎浩随即点了点头,说道:“沈前辈,您说的没错,不过,我听说今天好像不会有大势力内的仙船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只有一位炼药师前辈的私人仙船会停泊过来,那位炼药师前辈,据说常年在这里感悟着什么,有时候会带着一些人横渡这片海,只要他看得顺眼的人,根本不需要缴纳灵石。”

    在他话音落下之际。

    有一道嘲讽声传来:“你虽然说的是事实,但今天我劝你们还是赶紧走吧!省的在这里白白等着,我的老祖和那位前辈有些缘分,这次那位前辈的仙船,只有我们韩家的人才能乘坐,你们在这里也只是浪费时间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是一名看上去无比高傲的青年,身上穿着非常华丽的衣衫,嘴角浮现着几分的嘲弄。

    在这名青年的旁边,有一名长相算得上是漂亮的女子,她看到董琳月之后,脸上露出了一道反感:“韩师兄,这不是董琳月吗?当年你们韩家邀请她加入,她却偏偏不识相,去加入什么星月仙宫,到现在还是一名外门弟子,要不念在相识一场,我们今天带上她一个,免得被人说我们太近人情。”

    这女人的话里充满了讥讽,目光饶有意味的定格在董琳月的身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