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最强医圣 > 第八百六十二章 露出獠牙
    眼下虽说沈风的修为不如孙仁海和刘映蓉,但他在很多方面的能力,要远远超越这两个人,比如说炼药、炼器和阵法等等。

    在靠近这个不起眼的山谷之后,隐隐的让沈风有一种压抑感,在他仔细的感应,以及根据周遭的地形分析之后,他推测出山谷内,绝对布置了阵法,而且不是普通的阵法。

    身为一位阵法大能。

    沈风甚至隐隐的感觉到,灰袍老者和山谷内的阵法,取得了一种微妙的联系。

    由于山谷内的阵法被压制的很好,所以哪怕是五阶圣者也感觉不出什么,除非要像沈风这样拥有高超阵法造诣的人,才能够察觉出某些细微之处。

    沈风之前在仙船之上,没有将郭展毅他们的谈话听完整,他并不知道郭展毅等人的具体目的。

    原本如若是厉齐羽陪着一起进入鬼域,那么沈风相对来说会安全上很多。

    可谁知厉齐羽在这个时候进入突破状态,而沈风也不喜欢过分的去依赖别人的力量。

    再说,沈风如今手里再次有了古琴,加上有孙仁海一起进入鬼域,他有很大的把握能够自保。

    在沈风的喝斥之下,山谷口的气氛,忽然变得有些沉重。

    灰袍老者阴森的目光,紧紧定格在了沈风身上:“小友,你此话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沈风没有回答,脚下的步子退开了很多步,远离了山谷口。

    孙仁海见状,他第一个退回到了沈风身旁。

    刘映蓉犹豫了一下之后,她和段立飞等人也回到了沈风身旁。

    只有那些和郭展毅关系比较好的紫云宗弟子,依旧是站在原地没有要动弹的意思。

    对于灰袍老者凌厉的眼神,沈风镇定自若的说道:“这应该是我要问你的,你将我们引到这里来,不是为了取走我们的性命,难道是为了让我们看看,你是如何开启山谷内的阵法的吗?”

    被沈风直接点破“阵法”二字。

    灰袍老者露在外面的眼睛里,闪过一丝震惊之色,到了这一刻,他终于正视沈风了。

    在场只有郭展毅知道灰袍老者的计划,见沈风竟然敢出来捣乱,他再也忍无可忍,身上气势一阵狂涌,吼道:“小子,你别在这里满口胡言,你并不是我们紫云宗的人,我们让你跟着获得机缘,难道你还不满意吗?”

    “别以为你是七品琴师,你就有资格这么对严老说话,你分明是想要挑拨我们紫云宗内部,然后从中渔翁得利。”

    转而,他将目光看向刘映蓉和孙仁海,如若不是沈风,刚刚这两人早已经走进山谷中了,他继续说道:“二长老、孙前辈,你们有感觉出什么来吗?”

    “我和严老是好心好意带你们来鬼帝宝藏的地方,最后却落得一个里外不是人?我承认之前的确恨不得杀了这小子,但我不至于丧心病狂的加害自己宗门内的人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。

    站在郭展毅这一边的紫云宗核心弟子和内门弟子顿时被蛊惑。

    “二长老,郭师兄说的没错,我们都是紫云宗内的人,难道您要相信一个外人吗?”

    “二长老,这小子绝对居心叵测,我提议应该要立马封住他的修为,以免有什么意外发生。”

    “二长老,您不能看他是七品琴师,就一再的糊涂下去啊!郭师兄带我们找到了鬼帝宝藏,您这不是寒了他的心吗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郭展毅非常满意这些愚蠢之人对刘映蓉的指责。

    沈风目光不禁看向刘映蓉,如果这位刘长老听信郭展毅,那么就任由她去自生自灭。

    除了孙仁海坚定不移的站在沈风身旁以外,段立飞和刘思旋几乎同时来到了沈风身旁。

    段立飞对着刘映蓉,郑重的说道:“母亲,郭展毅此人心机颇深,我相信老大肯定不会害我们。”

    片刻之后。

    刘映蓉点了点头,随后对郭展毅,说道:“既然如此,我们主动放弃山谷内的宝藏,你们自己进去获得吧!”

    在她发话之后。

    站在她这一边的紫云宗弟子,同样是眼神变得坚定了起来,压制住了对鬼帝宝藏的心动。

    闻言。

    郭展毅顿时眉头直皱,他脑中忽然响起了灰袍老者的传音:“事到如今,恐怕无法将他们骗入山谷之内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只能先将站在你这边的人炼化,然后再好好的收拾收拾他们,反正今天来到这里的人,休想要再活着离开。”

    得到严老的肯定之后。

    郭展毅也顾不得这么多了,他早就想要将沈风给狠狠的踩在脚底下,他脸上虽然敷了药,但伤口不会这么快恢复,整张脸上结满了血痂,看上有一种让人头皮发麻的恶心。

    此刻,他的整张脸完全狰狞了起来,声音变得冰冷无比,喝道:“二长老、孙前辈,还有刘思旋你们这些人,真是太让我失望了,为什么宁愿相信一个外人,也不愿意相信我?”

    “这小子凭什么?他只是七品琴师罢了,我的天赋很快会超越他,我很快会成为整个中界年轻一辈中的第一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马上会后悔的!这里不是你们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说话之间。

    郭展毅手里忽然多了一块通体漆黑的古玉,站在他这一边的紫云宗弟子,眼下已经处于谷口之中。

    陡然之间。

    灰袍老者手臂一挥。

    从山谷内猛的刮出了阵阵阴风,紧接着,那些处于谷口之内的紫云宗弟子,他们顿时被一抹血色光芒笼罩住,身体一时间根本无法动弹。

    随后。

    这些弟子全身有一种极致的剧痛感,仿佛整个人在快速的融化一般,从他们的喉咙里顿时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惨叫: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从他们的双脚开始,身体在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融化,而与此同时,郭展毅手里的古玉黑芒大涨。

    这些正在融化的紫云宗弟子,随着融化,血气在他们身上大涨,这些血气全部是他们身体内的力量所化,最终冲入了郭展毅的古玉之中,然后又流入他的身体之内,促使他的气势在不停的上涨。

    这些原本坚定不移站在郭展毅这边的紫云宗弟子,到了这一刻,他们终于知道了沈风说的一点都没错,他们觉得自己就是脑残,信誓旦旦的为郭展毅说话,结果他们只是郭展毅眼里的养料。

    “二长老,救我,求求您,救救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二长老,我们知道错了,我不想死啊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看到眼前如此残忍的画面,刘映蓉着实不忍,在她想要动手之际。

    沈风眼眸中闪现些许的凝重,淡漠道:“如若我没有感觉错的话,那么山谷内是一个凝鬼之地,一旦你走进山谷口,必定也只有慢慢化为血水的份,你确定要为了这些墙头草这么做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