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最强医圣 > 第四百六十五章 赔礼道歉
    压制着体内狂涌的戾气。

    沈风最终还是没有选择对赵炳仁他们动手。

    肩膀微微一抖,灵气从身体里迸发,沾染在他身上的鲜血在快速被蒸发干净。

    感受着体内存留的汹涌能量,他再度盘腿坐在了地面上,身体内运转帝王诀融合的同时,慢慢的将眼睛闭上了。

    赵炳仁和赵乐生等人看到沈风就地而坐后,他们猛然从嘴巴里呼出了一口气,提着的心稍微缓了一下。

    赵乐生紧紧的攥着手机,刚才在怒吼了一通之后,他早已经将电话给挂断。

    有他这番话之后,海云酒店的老板绝对不敢胡来。

    空气中浓稠的血腥味刺激着赵乐生他们的嗅觉,脑中回想着刚刚武天宗的人身体依次爆裂,他们脸上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,嘴巴里的牙齿在不停的打颤,不少人趴在地上呕吐了起来,可没有人敢在这个时候逃离宴会厅。

    赵炳仁的心脏像是被匕首不断的刺着,浑浊的眼睛里充满了无穷无尽的悔恨。

    当初在飞机上,沈风治疗好了他的孙女,这算是让他和沈风沾上一点关系了。

    如果他没有将三花果所在地方告诉霍良福,如果这次他真心实意的去招待沈风,那么恐怕不会是如今这个结果了。

    霍良福是赵乐生找回来的,赵炳仁瞪着眼看着自己这个儿子。

    感受到赵炳仁的目光之后,赵乐生如今还敢说什么?他吓得大便都拉在裤子里了,他要比赵炳仁更加后悔好几十倍,甚至是好几百倍。

    这些人全部待在原地不敢动弹一下,生怕给自己惹来杀生之祸,只是目光时不时小心翼翼的看向沈风的方向。

    盘腿坐在地面上,闭着眼睛的沈风,两条眉毛紧紧的拧着,他发现自己的丹田内莫名其妙的多出了一个黑点。

    从他体内暴增的戾气,全部是来自于这个黑点之中。

    仔细的去感应了一下,从这个小小的黑点中,感觉不到什么特殊的。

    帝王诀是沈风曾经融合各种功法自创出来的,当初在仙界的时候,他自然不可能从一开始就修炼彻底完善的帝王诀。

    这次回到地球,一身修为散了之后,他倒是有机会从后天修为开始,便修炼彻底完善之后的帝王诀。

    难道说这个黑点是帝王诀所带来的?

    之前光光吸收别人的修为,并没如此冒出戾气的,在开始抽取别人血肉和骨骼等之中的能量,使别人的身体爆裂后,他身体内才有戾气涌出来。

    而且刚才抽取别人血肉和骨骼等之中能量,让沈风有一种疯狂的无法停止的念头。

    沈风暂时用灵气将丹田内的黑点给封印住了。

    果然,在黑点封印的瞬间,他身上的戾气开始逐渐的散去了。

    先不去管丹田内黑点的事情了,沈风打算先融合体内的能量再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而此时。

    在海云酒店老板的控制下,宴会厅里产生巨大动静的事情还没有扩散出去。

    因为有了赵乐生的威胁,所以他将客人也全部暂时集中了起来,并且不让他们往外通讯。

    在海云酒店对面,同样有一家档次不低的酒楼。

    聚海楼在津州是一家百年老店,里面的厨子非常有水平。

    不过,自从仙味液上市之后,全国各大酒楼都不得不抢着引进这种调味料,其中也包括聚海楼。

    在聚海楼的门口站着四男两女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和沈风差不多年纪的青年,不就是老二陆扬嘛!

    沈风自然知道陆扬的家族是在津州,只是他这次急匆匆来津州获得三花果,并没有第一时间去联系陆扬。

    站在陆扬身旁的一个如同邻家小妹妹的女生,是当初在天海和沈风见过的陆薇,也就是陆扬的亲妹妹。

    当初要不是陆薇突然到来,沈风也不会知道曾经陆扬他们因为他的事情,跪在了秦家别别墅门口一夜。

    另外三个长相有点相似的中年男人,里面最年长的是他的大伯陆茂程、头发有点稀疏的是他的二伯陆茂延,最后一个斯斯文文的是他父亲陆茂新。

    至于另外一个打扮得体的中年女人,是陆扬的亲生母亲王慧丽。

    在前不久。

    陆扬对一个出生于普通家庭的白领一见钟情,自从在当初见识到沈风的能力后,他不想继续按照家族安排的走了。

    他对那个女人展开了猛烈的追求攻势,就在前几天,那个女人刚刚答应做他的女朋友。

    可前天晚上。

    陆扬接到了自己女朋友李巧云的求救电话,当他赶到相关酒店的房间时。

    直接踹门而入。

    将一个试图强上了李巧云的青年打了一顿,之后便带着李巧云离开了。

    事后。

    陆扬才知道被他打的青年,是津州赵家旁系赵玉芳的儿子。

    赵玉芳的老公是入赘赵家的,这些年在赵家表现出了很强大的能力,在赵家也有了一定的地位。

    而如今的陆家,在津州是越来越落寞,甚至要连大家族也算不上了。

    从前天晚上开始,陆家的各个产业遭受到了阻击,如果再这样下去的话,那么不出十天,他们陆家会彻底破产。

    在这种情况之下。

    陆家现任家主陆茂程约了赵玉芳一家,今天在聚海楼这里见面,陆家人准备让陆扬亲自赔礼道歉,希望可以取得赵玉芳他们一家的原谅。

    约定的时间早已经到了。

    可赵玉芳一家还是迟迟没有出现。

    陆家人看了眼对面的海云酒店,他们也听说了赵老在今天举办了一个宴会,就在对面的海云酒店举行。

    不过,赵玉芳一家也是没资格参加今天的宴会。

    陆薇拉了拉陆扬的衣袖,用只有他们两个能够听到的声音,说道:“你怎么不联系沈风?以他的手段要解决眼前的麻烦,应该很简单的。”

    想起当初天海秦家人的下场,陆薇便一阵心惊肉跳。

    陆扬也压低声音说道:“让老四来处理这种事情,这等于是杀鸡用牛刀,现在还没有到那一步,我自己能够处理。”

    其实他今天不想来这里道歉的,要不是他的父母以死相逼,他根本不会低头的。

    他的父亲陆茂新是个没主见的男人,在陆家之内的地位并不高,而他的母亲王慧丽过惯了锦衣玉食的生活,自然不希望看到陆家破产。

    于是乎。

    在他大伯陆茂程和二伯陆茂延的提议下,陆茂新和王慧丽很快就同意了让陆扬来亲自赔礼道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