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最强医圣 > 第八百六十三章 又有何惧
    凝鬼之地。

    顾名思义是一个凝聚鬼物的地方。

    凡是凝鬼之地,必须要布置极为特殊的阵法,而且需要用数万修士之血灌溉,经过长年累月,会有鬼物凝聚而出。

    凝鬼之地放置的时间越长,其中凝聚出的鬼物越是强大。

    一旦有人沟通阵法,将凝鬼之地内的鬼物唤醒,这些鬼物全部会听从其命令。

    而如今这个山谷之内不单单是布置了一种阵法,凝鬼之地可没有帮人吸收其他修士力量的作用。

    刘映蓉在听得沈风的话之后,脚下的步子停顿住了,她对凝鬼之地有些了解。

    修士一旦踏入开启的凝鬼之地内,自身的修为极有可能会被压制,当然越是强大的凝鬼之地,其中的压制力就越强。

    假若眼前这个凝鬼之地内,能够诞生五阶圣者之上的鬼物,其中的压制力便足以将仙帝之下的修士压制住。

    在谷口之内惨叫的这些紫云宗弟子,全部是站在郭展毅那一边的,仔细想来,刘映蓉尽管是紫云宗的二长老,但犯不着为了这些人去冒生死危险。

    眼下谷口之内的这些弟子,他们的身体几乎融化了一半,可还是没有完全死透,看到二长老没有出手的意思,他们彻底的陷入了无尽的绝望之中,之前根本没想到郭展毅是如此心狠手辣的人,竟然不惜以他们的性命,来提升自己的修为。

    手持黑色古玉的郭展毅,沐浴在血色的能量之中,脸上露出了一抹舒畅的表情,他脸上的血痂,在以一种极快的速度脱落,整张脸完全恢复了过来,甚至皮肤要比原来更加的白皙。

    对于在耳边回荡的惨叫声和叫骂声,郭展毅只当做是没有听到,嘴角浮现一抹极为自傲的神色。

    一旁的灰袍老者目光始终盯着沈风,道:“小子,看来你了解的很多,应该对阵法有着不错的认知,年纪轻轻能够成为七品琴师,如今又表现出种种不同,我倒是越来越欣赏你了,只可惜你注定了活不过今天。”

    说话之间。

    滚滚黑色灵气,如火山爆发一般,从灰袍老者身体内冲天而起,一层层强大无比的能量涟漪,向山谷之内快速扩散而出。

    光光此刻他身上的气势,就让孙仁海和刘映蓉脸色大变,更别说是段立飞和刘思旋等人了,唯独只有沈风保持着镇定,他从第一次见到灰袍老者开始,就猜到了这老东西的战力不一般。

    在刘思旋等紫云宗的弟子狂咽口水的时候,从山谷之中泛起了汹涌无比的阴气,一道道可怕的阴风从其中呼啸而出。

    紧接着。

    呜呜咽咽的鬼哭狼嚎声,在空气中蔓延着,此等声音,让人有一种头昏目眩的感觉,尤其是对于段立飞等人而言。

    “咔!咔!咔!咔!咔!”

    一道道细密的碎裂声,在空气中不停的响起。

    只见包围山谷的山壁上,出现了如同蜘蛛网一般的裂纹。

    灰袍老者对着郭展毅喝道:“退出谷口内。”

    闻言。

    郭展毅随即掠了出来,同时那些紫云宗弟子的身体,完全是融化成了血水。

    “砰!砰!砰!砰!砰!”

    崩裂的山壁开始不停的爆裂开来,没一会的时间,这些山壁全部爆裂成了细小的碎石。

    没有了山壁的阻挡,山谷内的场景被一览无余。

    只见原本整个山谷内的占地面积就不是很大,眼下,其中的地面上浮现了一个黑漆漆的阵法。

    从这个阵法内,不断的冒出浓稠如墨一般的黑水,很快的,从其中冒出了一个个阴森恐怖的头颅,而天空之中忽然乌云遮日,这片区域顿时变得没有任何一丝阳光。

    在一个个恐怖渗人的头颅冒出来之后,这些鬼物的身体也在逐渐逐渐的冒出来。

    没多长时间。

    已经冒出了十几个仙尊初期到巅峰之间的可怕鬼物。

    然后。

    又冒出了一个一阶圣者和三阶圣者的鬼物。

    紧接着。

    阵法内的阴气暴涨,一个长着满嘴獠牙,身上布满鳞片的鬼物,从其中完全冒出,从它身上爆发出了恐怖无比的气势,一阵阵气浪让刘映蓉和孙仁海等人,完全失去了镇定之色。

    可还没有完。

    一股更加极致的阴气冲出,四周仿佛瞬间被笼罩在了死亡之中,刘思旋和段立飞等人顿时感觉通体冰冷,站在原地连移动一步也做不到。

    只见从凝鬼之地的阵法之中,又冒出了一个整张脸彻底腐烂,身上冒着一阵阵浓郁腥臭之气的鬼物,这面目可憎的东西,身上的气势比那獠牙鬼物更加恐怖,竟然隐隐的抵达了仙帝层次。

    尽管不是真正的仙帝,但要比半步仙帝强上很多倍,可以称之为准仙帝了,战力只比那些低阶仙帝差上一些。

    在这准仙帝的鬼物冒出来之后。

    阵法内总算是归于平静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郭展毅身上忽然气势狂涌不停,在吸收了那些血气能量之后,他竟然直接从仙尊巅峰,跨入了半圣的层次,只差一点就可以成为圣者。

    刘思旋和段立飞等这些年轻一辈,他们看着这些森然无比的强大鬼物,又看着灰袍老者和郭展毅,几乎是同一时间陷入了无穷无尽的绝望之中,在他们眼里,今天哪怕有孙前辈和二长老在,他们也绝对无法活着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刘映蓉脸色难看到了极点,感受着那半步仙帝和准仙帝鬼物,给她来到的压迫之感,她手掌紧紧的握成了拳头,吼道:“郭展毅,你简直是丧心病狂到了无药可救的地步,你是要成为妖邪之物吗?”

    郭展毅身上泛着血气,眼眸中闪动着不屑,冰冷道:“二长老,哪怕是坠入妖邪之道又如何?只要有一天我能登上中界的巅峰,这天下还不是所有人要对我俯首称臣!他们能够被我吸收能量,也算是功德无量。”

    转而,他将嗜血无比的目光,定格在了沈风的身上,喝道:“你要装到什么时候?到了这一刻,竟然还故作镇定,你只是区区一个七品琴师,你以为自己能够扭转乾坤吗?”

    “睁大你的眼睛看看,在我身后有着半步仙帝和准仙帝的鬼物,恐怕你心里早已经吓破了胆,又何必装什么胜券在握,今天你注定要被我郭展毅踩在脚下。”

    沈风神色平静,阴风吹得他衣衫浮动,他声音无比淡漠:“半步仙帝?准仙帝?”

    “我沈风又有何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