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最强医圣 > 第八百六十五章 抽魂点灯
    整片天地忽然间变得寂静无声。

    当沈风手臂一挥,灵气在阵法中席卷之后,那些鬼物变得躁动了起来,以最快的速度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渗人无比的嘶吼声冲破天际,地面以一种可怕的速度崩裂着,空气极具的暴动了起来,凡是那些鬼物所经之地,立马变得飞沙走石,甚至空间都有些在撕裂开来。

    刘映蓉、刘思旋和段立飞等人早已经失去了思考能力,他们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这一幕,身子绷得紧紧的,身体里有一种悚然在冒出来。

    一般来说。

    凝鬼之地内的阵法都极为的复杂,在有人控制这等阵法的时候,哪怕是那些强大的阵法宗师,也无法随意改变阵法,更别说是将整个阵法掌控在自己手里。

    可沈风在踏入阵法内的瞬间,第一时间便掌控了阵法的一部分,这得要多么强大的阵法造诣才能做到?

    随后,沈风又将整个阵法完全改变且掌控,促使里面的鬼物全部听从了他的命令,这简直是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明明沈风的战力已经极度的妖孽化,而且还是一名七品琴师,怎么阵法造诣都到了这种让人叹为观止的程度?

    这样的家伙真的还能称之为人吗?

    要知道一个人的精力是极为有限的,根本不可能在众多领域都大放光芒。

    尤其琴师和阵法师,全部需要耗费非常多的时间。

    当然曾经的逍遥仙帝倒是一个例外,难道说眼前的沈风就是逍遥仙帝吗?

    在刘映蓉等人心里面翻江倒海之际。

    远处的郭展毅完全变成了一个木头人,他脸上的自信荡然无存,面对如此之多的强大鬼物,他浑身不停打着寒颤,脸色变得惨白无比。

    而一旁的灰袍老者眼眸里终于露出了凝重之色,在他的右手之中,随即出现了一块碧绿色的玉佩,其上刻画着密密麻麻的符文,他猛然将灵气注入到里面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从玉佩之中爆发出了璀璨无比的绿色光芒。

    沈风神念一动。

    冲在最前面的半步仙帝和准仙帝鬼物,从它们身体之内爆发出了,一股浓郁的黑色灵气,顿时笼罩住了灰袍老者和郭展毅。

    这等笼罩之力有封存空间的作用,沈风感觉出了,灰袍老者拿出的乃是一块罕见的传送玉佩。

    那脸上完全腐烂的准仙帝鬼物速度最快,在来到暴涨的绿色光芒前之后,准仙帝的浑厚气势,如滚滚洪水冲入其中,同时它右手臂闪电般的探出,如龙破苍穹一般,伸入了绿色光芒之内。

    正当这时。

    绿色光芒以一种恐怖的速度爆裂了开来,从其中散发出了一股让人想要跪拜屈服的力量。

    同时。

    爆裂的绿色光芒形成了巨大的漩涡,在空气中之中急速旋转着,周围的空间快速的被撕裂开来。

    待到绿色漩涡散去之后。

    只见灰袍老者和郭展毅消失在了原地,而那准仙帝鬼物的右手臂鲜血淋漓,不过,在它的手掌之中,还拎着一条血淋淋的干枯手臂。

    其余速度相对来说慢上一些的鬼物,在看到灰袍老者和郭展毅消失后,它们脚下的步子纷纷停了下来,等待着沈风进一步的命令。

    尽管灰袍老者和郭展毅周围空间被封存了,但在那块玉佩中刻录阵法的人,绝对是一名高阶仙帝,所以才冲破了笼罩的限制力。

    不过,那准仙帝鬼物的动作比较快,在传送玉佩开启的瞬间,居然还扯下了灰袍老者的一条手臂。

    眼下灰袍老者和郭展毅狼狈而逃,想要在短时间内找到他们,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。

    沈风手臂微微一动,那些鬼物重新返回到了阵法之中。

    刘映蓉、刘思旋和段立飞等人缓了好半晌之后,他们总算才一个个回过了神来,有些紧张的向沈风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只有孙仁海颇为的轻松,他方才就隐隐猜到了会是这个结果,他师兄的阵法造诣,果然还是和从前一样牛掰无极限。

    刘映蓉和刘思旋等人来到沈风身前之后,他们看着如同护卫一般站着的恐怖鬼物,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了。

    如今想来。

    现在中界年轻一辈中的天之骄子,哪怕是降妖赵家之内的绝世天才,在沈风面前恐怕也会变得黯淡无光。

    气氛变得非常古怪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。

    纵使是身为四阶圣者的刘映蓉,也不敢在沈风面前胡乱说话。

    只要沈风一个命令,她这个四阶圣者,随时都会被半步仙帝和准仙帝的鬼物给撕成碎片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鬼域中的某处悬崖底部。

    空间忽然一阵的扭曲,紧接着,一道巨大缺口显现。

    灰袍老者和郭展毅的身影,从缺口之中闪现了出来。

    只见灰袍老者的整条左手臂没了,其断肢处不停有鲜血在涌出来。

    “咔!咔!咔!咔!——”

    灰袍老者脑袋上的斗笠和遮面的黑布在快速碎裂,“砰!砰!”两声,在斗笠和黑布爆裂之后,呈现出了他真实的相貌。

    绝对是之前被鬼物的气势冲击,再加上急急忙忙的传送,才导致了他的斗笠和黑布无法再支撑下去。

    灰袍老者的模样和鬼物差不多,他整张脸上有多处腐烂的地方,甚至鼻子完全被腐烂的没有了,皮肤上布满了类似尸斑一样的斑点。

    愤怒无比的暴喝声,从他喉咙里发出:“简直是无法饶恕!原本乖乖受死,我可以给他一个痛快,但这小子完全触怒了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一定要以他的魂魄为灯芯,炼制出一盏燃魂灯,让他的灵魂每时每刻都承受着火焰的炙烤。”

    燃魂灯是抽出修士的魂魄而炼制的。

    这只是一种极为残忍的手法,这种灵魂慢慢燃烧的滋味,可不是那么好受的。

    如若炼制的好,一盏燃魂灯可以持续点燃几十年,甚至是几百年,那么修士的魂魄将承受几十年,乃至是几百年的折磨。

    被方才的场景吓傻的郭展毅,突然看到灰袍老者的恐怖脸庞之后,他眼眸中露出了一种惊恐之色,道:“严、严老,你的脸怎么会变成这样?”

    当初他和严老第一次见面的时候。

    严老的脸尽管苍白无比,但看上去十分的正常,可从那以后,严老便一直用黑布遮脸,并且头戴斗笠,没有人再看到过他的相貌了,平时只会露出一双眼睛在外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