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最强医圣 > 第八百六十六章 这的确是逍遥仙帝本人
    听到郭展毅的疑问之后。

    灰袍老者封住了流血不停的断肢处,暂时将怒火给压制了下去,道:“这是当年我被鬼帝囚禁所产生的后遗症,把我弄得如此人不人鬼不鬼的,这次我必然要搬空他的宝库。”

    “当年我可是在鬼域留下了不少手段,没想到这次竟然栽在这么一个小子手里,明明是我所留下的底牌,最后居然被那小子利用了过去。”

    停顿了数秒之后。

    灰袍老者眼眸中杀气迸发,道:“不过,我不得不承认,那小子各方面的天赋实在恐怖,在中界,我没有见过比他更妖孽的年轻人了,只可惜,他偏偏站在了我的对立面,只要他还继续留在鬼域之中,他绝对无法活着走出去。”

    郭展毅的情绪也逐渐平静了下来,他皱眉道:“严老,我并不是怀疑你所说的话,可那小子现在手里有那么多鬼物在,恐怕想要杀他,并不是这么容易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灰袍老者冷然一笑:“那些鬼物只能留在凝鬼之地的附近,一旦走出太远的距离,立马会灰飞烟灭,这一点你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郭展毅终于是松了口气:“如此甚好!这小子坏了我们的好事,如若我能将刘映蓉他们也吸收了,那么我现在的修为早就跨入圣者了。”

    在郭展毅没有察觉的时候,灰袍老者眼眸里闪现了一道不屑和嘲弄,道:“有这么多的修士进入鬼域,这次你突破到圣者肯定没有问题,我们眼下所在的地方便是鬼帝宝库,当初我和降妖赵家的人约好了在这里见面,我们先等一会。”

    闻言。

    郭展毅目光扫视着四周,他看到这处悬崖底部极为的宽敞,听到和降妖赵家的人在这里会合,他心里面是更加的放心了,根本没有看到灰袍老者眼眸中越发戏虐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纵使那小子是七品琴师,而且拥有强大无比的阵法造诣又如何?等我下次遇到他,还请严老把他留给我,等到他只剩下一口气之后,我会让你抽取他的魂魄。”郭展毅经过刚才的惊恐之后,他是越来越镇定了,反正在他看来,严老的性命掌控在自己手里,他相信这老东西绝对不敢耍什么花样。

    变成独臂的灰袍老者,微微点了点头之后,他就地盘腿而坐,进入了调息状态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此刻。

    沈风他们所在的地方。

    最终段立飞第一个打破了沉寂,他激动的说道:“老大,您也太牛了一点吧?这等被五阶圣者掌控的阵法,您就这么简简单单的抢夺过来了掌控权,我看您的阵法造诣绝对是中界第一,您这是从娘胎里就开始学习阵法了吗?”

    剩余的那些紫云宗核心弟子,如今他们看向的沈风的目光,全部是充满了无尽的崇拜和尊敬。

    刘映蓉深吸了口气,慢慢接受了现实,道:“恩公,我现在真怀疑您是曾经的逍遥仙帝,这次多谢您的救命之恩。”

    正所谓滴水之恩,涌泉相报!

    刘映蓉就是这种性格,这次要不是有沈风出手,她和自己的儿女,以及这些紫云宗核心弟子,必定会死在这里。

    虽说沈风的修为比她低上很多,但这份对他们一家的救命之恩,值得她放下所有架子,喊一声“恩公”。

    而且沈风也不是普通之人,光光是阵法造诣,绝对能够登顶如今的中界,更别说还是一名七品琴师,将来的成就绝对会远远超越她。

    基于以上两点,这一声“恩公”,她喊得并不吃亏。

    刘思旋、段立飞和紫云宗的弟子,听到刘映蓉喊沈风为恩公,他们真以为自己的耳朵出问题了。

    刘映蓉可是堂堂紫云宗的二长老啊!货真价实的四阶圣者,不管怎么说,在中界也算得上是强者了,而且她在紫云宗之内向来极为的严厉,这不符合她的性格啊!

    沈风对此波澜不禁,随意摆了摆手,道:“不必如此客气,只可惜这次让他们逃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我总感觉用不了多久,会在鬼域之中再次和他们见面,等下次,我定然会送他们去阎王殿上报道,我绝对不允许对手,在我手里逃过两次。”

    听得此话。

    刘映蓉深思了起来,她也知道凝鬼之地内的鬼物,无法远离阵法太长的距离,所以,沈风不能带走这里的鬼物,可为什么还能有这样的自信?

    下次见面。

    沈风有什么底牌和灰袍老者对战?

    一旁的刘思旋从储物戒指里拿出了一幅画,将其展开之后,只见里面画着一名拥有睥睨天下之气势的青年。

    刘思旋说道:“这幅画是我当年无意间获得的,里面画的正是曾经的逍遥仙帝。”

    刘映蓉不知道自己女儿手里有一幅逍遥仙帝的画像,一时间,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在了画像之中。

    只见其中之人,和眼前的沈风,无论是气质,还是相貌,没有任何一点相似之处。

    沈风看到这幅画之后,他心中是苦笑连连。

    画中人的确是他,只是那时候,因为某些缘故,所以利用手段改变了一些相貌等等之类的,可后来还是被人给认了出来,他记得当时还有一名强大的画师在场。

    应该是那名画师将他这种不真实的相貌画了下来,那时,在场有不少人没有见过沈风的相貌,所以他们直接把这认为是沈风的真实相貌了。

    经过一传十,十传百的流传下来,倒也的确有很多人,认为画中的就是逍遥仙帝。

    “孙老,画中的人是逍遥仙帝吗?”刘映蓉问道。

    孙仁海当年也知道自己的师兄,利用这种改变的相貌,在很多人面前出现过,他道:“这的确是逍遥仙帝本人。”

    他并没有说谎,这画中人,确实是他的师兄。

    刘映蓉他们知道孙仁海和逍遥仙帝有些关系,他们也看不出孙仁海在说瞎话,况且一个人的气质很难改变。

    再者。

    根据刘映蓉的感应,眼前的沈风绝对没有易容,或者是改变自己的气质。

    如若画中的是逍遥仙帝,那么眼前的沈风绝对不可能是逍遥仙帝了。

    刘映蓉和段立飞等人不禁有些失落,他们真希望面前的沈风,就是传说之中的那位大人物,只可惜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    但是。

    眼前的沈风也够牛掰的了。

    刘映蓉说道:“恩公,您照这样成长下去,我越来越觉得,您会变成第二个逍遥仙帝。”

    虽然说的很真挚,但她清楚想要成为第二个逍遥仙帝是多么的困难,要知道逍遥仙帝不仅仅是琴师和阵法师,还是炼药师和符师等等。

    其实她也知道在中界,应该不可能会诞生第二个逍遥仙帝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