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最强医圣 > 第八百七十九章 夺天造化
    “赵老,这次的事情麻烦您了。”

    郭展毅并不知道赵润延正在对着灰袍老者传音,他语气颇为恭敬的打了一声招呼,不敢有丝毫的怠慢。

    灰袍老者在他的控制范围内,可这降妖赵家的赵润延,他根本掌控不了。

    赵润延只是面无表情的对着郭展毅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对此。

    郭展毅的心情越发阴郁,刚才灰袍老者对他爱理不理,眼下赵润延又摆着如此高的架子,这让他有一种怒火中烧的感觉。

    或许在他看来,经过了这次机缘之后,他绝对可以一鼓作气跨入圣者,甚至修为可以追上赵润延,所以他如今嘴上语气尽管比较恭敬,但他心里面已经没有太把赵润延当回事情。

    不过,他没有将情绪表现在脸上,嘴角依旧浮现着谦逊的笑容。

    赵润延对于断了一条手臂的灰袍老者,脸上没有太多的惊疑。

    应该是之前灰袍老者在调息的时候,利用特殊手段和赵润延取得过联系。

    这赵润延早已经知道了灰袍老者断了一臂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,你可以实现愿望了。”站起身的灰袍老者看了眼郭展毅说道。

    郭展毅脸上略显激动,道:“严老,你放心,我不会忘记你的这份恩情。”

    灰袍老者只是低声应了一句,他和赵润延向左侧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这处悬崖底部的空间非常大。

    而且这里隐隐的充斥着一种玄妙,往左边走了十来分钟之后,一面山壁挡住了去路。

    从灰袍老者和赵润延身上,不停有灵气涟漪扩散出来,如同是一层层的水波纹一般。

    他们同时伸出一只手掌,一股耀眼黑色光芒,从他们的手掌上爆发而出,最后凝聚成了两个黑色能量圆球,从其上交织着黑色的雷芒。

    空气中隐隐潜伏着一股毁天灭地的威能。

    一旁的郭展毅心惊不已,眼眸中闪烁着惊恐之色,如果黑色能量圆球触碰到自己,那么他可以肯定他的身体,绝对会瞬间化为虚无。

    灰袍老者和赵润延神色有些许凝重,脸上隐隐的浮现一抹期待之色。

    手掌一挥。

    两个黑色能量圆球,向面前的山壁掠去。

    当和山壁接触的时候,没有想象中的碰撞产生,这两个圆球轻轻松松的没入了其中。

    随后。

    眼前的山壁变成了漆黑色,从上面浮现了一张张凄惨的鬼脸,几乎每一张鬼脸上全部血肉模糊。

    渗人且刺耳的鬼叫声,在空气中猛然回荡开来,

    这些声音甚至有几分摄魂的作用,郭展毅的眼睛在变得越来越空洞,仿佛是魂魄在一点点的被抽走。

    赵润延觉察到几乎没有自己意识的郭展毅,道:“这祭祀品的神魂竟然如此不稳,看来绝对是你助他提升修为的后遗症。”

    眼下。

    处于这种状态之中的郭展毅,完全听不到外界的声音,所以赵润延并没有利用传音说话,他手指点在郭展毅的眉心,指尖上一股白光闪过之后。

    很快。

    郭展毅的眼睛在逐渐恢复神采,看到赵润延点在自己眉心的手指后,他隐隐的回想起了方才的事情,心里面顿时一阵后怕,道:“多谢赵老出手相助。”

    他终于认清了现实,哪怕是有严老和赵润延在,他在这里也时刻会面临生命危险,现在绝对不能表现出对赵润延的不满。

    山壁上一张张血淋淋的鬼脸,仿若是想要从里面冲出来,模样变得越来越恐怖。

    灰袍老者和赵润延同时划破了手掌,将鲜血洒在了石壁之上。

    那些鬼脸开始疯狂的吞食这些鲜血。

    “轰!”的一声。

    随后,面前布满鬼脸的山壁,忽然之间消失不见了,出现了一个两人高的洞口。

    灰袍老者和赵润延率先踏入其中,没有要去招呼郭展毅的意思。

    而郭展毅现在必须要抱紧这两个人的大腿,他只能压制着怒火,脚下的步子紧紧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走入洞口之后。

    里面是黑漆漆的一片。

    在一条笔直的通道上走了大约三分钟之后,他们来到了一个类似地下宫殿的地方。

    原本这处宫殿内同样非常漆黑。

    但在他们脚下的步子刚刚跨入的瞬间,整个宫殿顿时亮了起来,只见是宫殿顶部相镶嵌着一块块晶石,这些光源来自于晶石。

    这个宫殿极为的宽敞,几乎没有任何的摆设。

    只是在宫殿的正中间,布置着一个极为璀璨且复杂的阵法,而在阵法的阵眼之上,有一张长方形的石桌。

    应该是类似石桌的东西,不过看上去也有些像祭台。

    灰袍老者和赵润延眼眸中的光芒越来越旺盛,其中灰袍老者道:“这里便是鬼帝曾经的宝藏之一,你现在盘腿坐到阵法中的那张石桌上。”

    “你给我记住,提升修为的时候,可能会很痛苦,如若你无法坚持下去,那么我们之前所做的一切都会白费。”

    “这里的阵法一旦开启,会在鬼域之中形成一个陷阱,到时候会有仙尊和圣者,甚至是仙帝自己跳进这个陷阱里。”

    “到时候他们身体内的能量会流入你体内,这里的阵法要比极阴之地内的强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当年鬼帝为自己准备的,现在这份机缘落在了你头上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既然你获得了这里的好处,那么等之后其余的鬼帝宝藏,要多给降妖赵家一份。”

    虽说郭展毅心里面有些惊疑不定,但在凝鬼之地的时候,他确实提升了修为。

    而且如今走了这一步,他没有回头路可走了,只有成为中界第一天才之后,才能够让紫云宗的那些人闭上嘴巴。

    更何况,如今严老的性命掌握在他手里,如果他死在了这里,那么严老也会受到波及。

    只是要聪明的人,就不会做出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情。

    犹豫了数秒之后。

    郭展毅一步步走进了阵法之中,最后盘腿坐在了石桌之上。

    见此。

    灰袍老者和赵润延相视一笑,他们两个站在阵法的一左一右。

    然后。

    他们再度划开手掌,身体之内功法运转,这次鲜血猛然从他们的掌心内喷出,不停的流入了阵法之中。

    随着鲜血的快速流失。

    灰袍老者和赵润延的脸色变得难看了起来,没多久,他们的身体在显得有些干瘪下去。

    在体内的鲜血流失一半之后,他们两个快速的止住了流血。

    同时。

    灰袍老者和赵润延手臂快速挥舞,如火山爆发一般的能量,从他们身体内透出,快速的没入了阵法之中。

    他们两个脚下的步子,沿着阵法边缘不停移动着,在这个过程之中,身体内的能量,始终在往阵法内汇聚。

    他们脚下跨出的步子有一种规律,可不是胡乱走动的。

    一圈下来。

    整张脸完全腐烂,皮肤上布满尸斑的灰袍老者,模样变得越来渗人了,他的皮肤仿佛直接贴在了骨头之上,身体内的青筋全部在皮肤下清晰可见,甚至每一寸皮肤都在崩裂开来,整个人的气息在极度虚弱下去。

    而原本看上去很正常的赵润延,眼下他也如同是阴森森的鬼物,脸上没有了任何的神采,如同是一具行走的干尸一般。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在他们两个行走了一圈之后。

    地面猛的一阵摇晃,从地底最深处传来了一声震耳欲聋的兽吼,仿佛是一头沉睡已久的妖兽,苏醒过来的怒吼声。

    一股睥睨天下的气势,也从地面下隐隐扩散上来,这头妖兽绝对有仙帝期的修为。

    灰袍老者和赵润延听到兽吼声之后,终于支撑不住瘫坐在地,他们脸上露出了疯狂的笑容,不约而同的自语道:“夺天造化!主人终将会再次崛起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