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最强医圣 > 第九百二十二章 借一下你的肩膀
    “如果我拒绝呢?”严如韵美眸里多出了一抹决然之色。

    陈语菡脸上的神色变得更加冰冷:“你是有拒绝的权利,可不要忘了,在仙莲妖宫之内,你还有一个妹妹,有些话我想不需要说的太过明白吧?”

    “等药帝寿宴当天,你妹妹会正好被送到玄魔城,现在她应该在被送来的路上了。”

    严如韵可以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,可她绝对不能看到自己的妹妹出事:“陈语菡,当年你喊我一声姐姐,如今有必要把事情做的这么绝吗?”

    陈语菡嘲弄道:“严如韵,曾经你祖辈在世的时候,尽管我是仙莲妖宫宫主的女儿,但你祖辈那一脉中的势力更加强,明明我才应该是众人的焦点,而那时候每次有你的地方,他们全部会将目光放在你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就是祖辈的实力强上一些吗?现在你的祖辈全部死了,你这只凤凰落地变成了土鸡,我从来没有把你当做过姐姐,每次喊出这个称呼的时候,你知道我心里面有多恶心吗?”

    “药帝寿宴当天,你给我准时到场,负责帮我打理杂事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。

    陈语菡不在多说什么,身影直接走出了房间,她仿佛断定了严如韵肯定会答应。

    这女人表面上很清纯,可心里面却藏着一颗狠毒的心。

    严如韵双眼无神的看着陈语菡离开之后,她保持着一个动作很久、很久,心里面充满了无助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日落月升。

    当一轮明月高挂夜空中之时。

    严如韵坐在了客栈的屋顶之上,美眸中的目光望着月亮,她现在只能听从陈语菡的话,脸上浮现着一抹悲伤之色。

    “想什么呢?”

    一抹黑影在严如韵身旁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当她看到是沈风之后,眼睛微微瞪大了一些,感知力快速感应四周,发现没有人注意到这边,她才暂时松了一口气,问道:“你怎么没有离开玄魔城?是不是在你抵达城门的时候,已经晚了一步?”

    沈风根本没有要离开玄魔城的意思,但他也懒得解释太多,随意的点了点头,当做是被严如韵猜对了。

    “之前我让你快点离开的,可你为什么偏偏不听呢?现在想离开玄魔城也没办法了,我接下来也帮不到你了,你尽可能的在玄魔城内找个地方躲起来吧!”严如韵叹了口气说道。

    沈风神色平静的说道:“你不是说了嘛!药帝的寿宴要来临了,天妖殿的人不会在这个时候搜人,最起码我现在是安全的,你不打算说说你的事情吗?”

    他正好也在这处客栈内落脚,刚巧无意间感知到了坐在屋顶的严如韵。

    看这女人脸上的表情,沈风几乎可以断定,严如韵陷入了某种绝望之中。

    可能是心里面太过的无助,想要找一个人倾诉一下,严如韵看了看沈风之后,说道:“我原本一直相信着有真情存在,但我现在知道自己的想法大错特错。”

    “在仙界,只有自己拥有实力才是真的,我母亲的家族在玄魔城的势力并不大。”

    “曾经在我祖辈和父母全部身亡之后,我外公和舅舅他们还是待我如初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我才明白,尽管我的祖辈和父母身亡了,但我还是仙莲妖宫的内门长老,这对于我外公他们的家族来说,这个身份已经足够高贵,所以他们才没有对我转变态度。”

    缓了口气之后,她继续说道:“你是没见到天妖殿大长老找上门来之后,我外公和舅舅他们是多么的卑躬屈膝,这件事情我会一力承担,我不会连累到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可他们所表现出的一切,让我明白了他们只是在利用我罢了。”

    严如韵嘴唇微微发白,她抱住了自己的膝盖,把头埋在了膝盖上,无助的声音还在她喉咙里响起:“如果我老祖和我爷爷他们全部没事,那么今天他们绝对不敢如此对我!”

    沈风犹豫了一下之后,还是伸出手拍了拍严如韵的后背,道:“或许事情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糟糕。”

    严如韵忽然抬起头,眼眶之中很湿润,声音高了几分:“我很快要成为武明城的女人了,只要等药帝的寿宴结束,我的命将不会掌控在自己手里,你知不知道?你根本不知道!这还叫不糟糕吗?”

    转而。

    她又收敛了一下情绪,擦了擦眼角的湿润,以她现在的修为,在天妖殿和仙莲妖宫面前根本翻不起任何浪花,她带着歉意道:“对不起,你不要放在心上,这件事情原本就是因我而起,或许这就是我的命吧!”

    看着沈风的脸庞停顿了数秒后,她语气中有着一丝请求:“可以借一下你的肩膀吗?”

    沈风想要拒绝,可看到这丫头无助的眼神,他点了点头,说道: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随后。

    严如韵将脑袋慢慢的靠在了沈风的肩膀上,看着夜空中的月亮,道:“要是时间能够定格在这一刻也不错。”

    沈风鼻子里不停的窜入严如韵身上的香气,说道:“万一在药帝的寿宴上,他将你收为真传弟子,到时候,天妖殿和仙莲妖宫的人也不敢为难你了。”

    严如韵绝望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,道:“谢谢你的安慰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我知道这种事情永远也不可能发生,但我心里面真的很开心,能在这种时候,还有一个人在身旁安慰,这种感觉真的很好。”

    “药帝的徒弟虽然遍布了妖冥域各个地方,但他从来不会随随便便的收徒,更别说是收真传弟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我这辈子见过最天才的人,如若你现在是仙帝级别的强者该多好,以你的强大战力,肯定能帮我化解这次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沈风声音轻飘飘的,如同是午夜里的晚风:“药帝的寿宴还没有到来,这代表着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,你相信奇迹吗?”

    严如韵摇了摇头,然后又点了点头,没有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下去,道:“别说话了,静静的陪我看会月亮吧!”

    “待会你一定要听我的,别再这家客栈停留了,在玄魔城内找个地方暂避风头。”

    沈风不想在这件事情上纠缠下去,他说道:“好,等你回房间之后,我就离开这家客栈。”

    听到的沈风的话后,严如韵满意的点了点头,可能是因为身处绝境,而沈风是唯一听她倾诉的人,所以她真的不希望沈风出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