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最强医圣 > 第九百二十四章 丢弃尊严
    时间匆匆!

    妖冥域药帝的寿宴正式来临了!

    据说天火老妖在寿宴来临的当天早上,才刚刚好抵达玄魔城的城主府。

    沈风和玄魔城的城主并不认识,所以他也没有提前去城主府,准备等寿宴之上,他再找机会和天火老妖叙叙旧。

    之前,沈风和不死妖蝎重逢之后,他们聊了好几个小时,几乎都是不死妖蝎在说着自己回到仙界后的经历。

    当然不死妖蝎知道了恩公回到仙界没多长时间,他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恩公的修为才恢复到仙尊中期。

    原本沈风在不公开身份之前,肯定没有进入城主府的资格,不过,有不死妖蝎在,他根本不用担心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药帝寿宴开启的当天。

    整个玄魔城可以用人山人海来形容,哪怕是那些没资格进入城主府的妖族之人,他们也千里迢迢的赶来凑热闹。

    城主府的占地面积非常巨大,不过,对于许许多多想要来参加药帝寿宴的妖族修士来说,平日里宽敞无比的城主府,眼下还是显得太小了一些。

    当沈风和不死妖蝎来到城主府的时候。

    只见在城主府旁边划出了一片无比巨大的空地,在上面停靠着一艘艘的仙船,不停有人从仙船上在搬运下来许许多多的贺礼,这每一艘仙船都代表着妖冥域中的一个势力,而且能够在这里停靠仙船的,铁定是要在妖冥域登得上台面的势力。

    这次不死妖蝎是一个人前来贺寿,他的储物戒指里早已经准备好了一份贵重的贺礼,绝对能够将不少势力给比下去。

    今天来参加药帝寿宴的人实在太多,宴席在一个宴会厅里根本摆不下。

    所以,这场宴席分布在了城主府的各个院落之中。

    而药帝和那些贵客所在的地方是主院落,至于其余人根据身份和修为划分到了别的院落,越是靠近主院落,里面的人身份和实力越高。

    这场宴会必须要抵达圣者的人才能参加,当然有些强大的势力内,会带着一些仙尊期的晚辈来凑凑热闹,而这些仙尊期的年轻一辈,只能停留在最外围的院落里。

    沈风和不死妖蝎进入城主府之后。

    原本不死妖蝎想要直接带着沈风去往主院落,可被玄魔城城主府的人拦了下来,这次规定了主院落只能抵达仙帝的人才能进入。

    沈风也不想当众公开自己和天火老妖的交情,况且今天是老友的寿宴,他也不想为难城主府的下人,给不死妖蝎传音道:“你先去主院落,我随便在外面的院落里走走。”

    沈风还没告诉不死妖蝎,自己和天火老妖的关系呢!

    不死妖蝎犹豫了一下之后,也用传音说道:“恩公,我待会来到外面的院落找您。”

    沈风微微点头,而不死妖蝎则是在下人的带领之下,直接往主院落走去了。

    当然也有城主府的下人,带领沈风往最外围的院落走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此刻。

    属于年轻一辈的院落之中。

    这里的气氛要显得比较的轻松随意,一些平时认识的妖族天才聚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“药帝前辈的凝聚力太强了,我看哪怕是妖冥域顶级势力内的老祖举办寿宴,也不会有这么多人抢着来贺寿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不是呢!在妖冥域之中,药帝的号召力,隐隐要超越天妖殿等顶级势力了,以我们的身份,原本连踏入这里的资格也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这次来了这么多的妖冥域强者,我们想获得踏入核心院落中的资格,恐怕近数百年内也没有任何希望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这处院落的一个不起眼角落之中。

    严如韵脸色泛白的等待着属于她的宿命,而陈语菡则是站在了她的身旁,脸上始终都保持着清冷之色,有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。

    刚刚有不少妖族的年轻一辈想要来和陈语菡攀谈,可结果直接被她的冷淡给逼退了,久而久之,没有人来这里自讨没趣。

    眼下,严如韵和陈语菡的旁边,还站着一个看上去年纪不大的少女,她和严如韵有几分的相似,她是严如韵的妹妹严如霜,她还并不知道自己姐姐的遭遇,只知道这次是临时让她来玄魔城的,她和她姐姐才刚刚见面没多久。

    “姐,药帝的影响力真大,只可惜我们只能待在最外面的院落里。”严如霜语气中带着失望之色。

    严如韵不知道该如何对自己妹妹说出眼下的处境,她贝齿微微咬着嘴唇,目光不经意间看到院落门口时,她的身体忽然变得僵硬了起来。

    只见武明城坐在了一张木质轮椅上,被一名天妖殿的弟子推了进来,同时和他走在一起的,还有一名模样看上去十分俊朗的青年,只是他额头密集的鱼鳞太煞风景,给他原本俊朗的相貌大大减分,谁让这鳞片是天妖殿的象征呢!

    他乃是天妖殿的圣子郭锋滕,前不久刚刚突破到了仙尊极境,在妖冥域的年轻一辈中,可以称之为是第一人了。

    郭锋滕的到来,随即吸引了院落里的其余妖族年轻人,其中有几个同样是妖冥域顶级势力内的天才,他们微微对郭锋滕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郭锋滕和坐在轮椅上的武明城来到了陈语菡等人面前。

    其中武明城看到严如韵的时候,他的脸色瞬间变得狰狞了起来,眼眸里浮现一抹无比阴沉的神色。

    眼下。

    院落里的不少人正在低声议论武明城,毕竟这家伙也是天妖殿的第二天才,关于他被废了的事情,隐隐在这些年轻一辈中传开了。

    觉察到武明城的目光之后,严如韵甚至贝齿将嘴唇给咬破了,丝丝鲜血流入嘴巴里,一种淡淡的血腥味,在她舌头的味蕾上扩散开来。

    郭锋滕在周围凝聚了一层单薄的结界,只能用来阻止周围这些人的听力,道:“武明城,接下来的事情,你自己看着办吧!”

    严如霜美眸里浮现疑惑。

    而武明城声音嘶哑的说道:“严如韵,这是你欠我的,如若不是你这贱女人,那么我根本不会落得这样的下场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你当众跪在我面前,低下你的脑袋来舔我的脚趾,并且求着要做我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这里距离主院落很远,根本不会影响到寿宴,而且武明城等人笃定了严如韵只会乖乖听话,所以他们不担心事情会闹大。

    闻言。

    严如韵身体瑟瑟发抖,为了自己的妹妹,丢弃尊严是她现在唯一的选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