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最强医圣 > 第九百二十六章 保不住你
    这道突然响起的声音,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当快要跪在地上的严如韵,看到沈风的身影出现在院落之中时,脸上一阵呆滞后,她心里面不由的浮现欣喜,可转而,又被无尽的担忧给取代了,一脸责怪的说道:“你不该来这里。”

    只是在她话音落下没多久。

    沈风的身影动了,速度极快无比,最起码展现出了一阶圣者的速度。

    瞬间来到了严如韵的身旁,将她给彻底扶了起来,道:“不必担心,我清楚自己在做什么,有时候可以心怀希望,说不一定我能给你创造一个奇迹呢!”

    被沈风彻底扶直身子的严如韵,怔怔的看着近若咫尺的这张脸庞,不知道为什么她惶惶不安的心,忽然变得非常平静,这种有人愿意为自己遮风挡雨的感觉真好。

    至于郭锋滕和陈语菡在沈风动弹的瞬间,他们脚下的步子快速暴退,眼眸之中布满了凝重之色。

    坐在轮椅上的武明城被人拖后了一段距离,他看到沈风这张脸孔的时候,整张脸完全变得扭曲了起来,情绪彻彻底底的失控了,喉咙里发出了声嘶力竭的吼声:“小杂种,你竟然还敢出现在这里?你让我武明城沦落为一个废人,我要让你一辈子都活在痛苦之中,每天受到我的折磨。”

    沈风没有要理会武明城的意思,脸上的神色波澜不惊,他来到了严如霜的面前,一眼就看得出绝对和严如韵是姐妹关系。

    刚刚郭锋滕等人退后都来不及,哪里有空去拉着严如霜后退。

    沈风随手解开了严如霜身体内的封禁之力,目光终于是看向了武明城,道:“废了你的人是我,有什么事情你可以冲我来,如此逼迫一个女人,你们很有成就感吗?”

    恢复行动能力的严如霜快步扑进了严如韵的怀里,哽咽着说道:“姐,我不要你为了我丢弃尊严,要死我们可以一起死,我真的很想老祖、爷爷、父亲和母亲他们。”

    严如韵轻轻拍了拍自己妹妹的后背,看着严如霜坚定不移的表情,她忽然之间想通了一件事情,如若她成为了武明城的玩物,那么她妹妹最终的生活又会好到哪里去呢!如今外公一家也绝对不会接纳她们了。

    武明城和郭锋滕等人面对沈风的质问,他们的脸色变得异常难看。

    其中郭锋滕和陈语菡从武明城口中得知了,沈风的战力大约在仙尊极境,或者是一阶圣者的层次,刚刚沈风也确实展现出了一阶圣者的速度。

    论到实力的话,郭锋滕并不惧怕沈风,他现在也是仙尊极境,同样能够展现出一阶圣者的速度,只是刚才他感觉到了一股危险的气息,这才促使他不顾一切的后退,他眼下没有必胜的把握将沈风给拿下。

    有几个妖族天才几乎是紧挨着沈风走进院落里的,他们在得知刚刚发生的事情之后,脸上露出了看好戏的表情。

    这几个人刚才看到沈风是跟着蝎帝一起来参加寿宴的,很快,他们将沈风的来历说了出来,他们认为沈风背后的靠山就是蝎帝。

    议论声很轻,但依旧传入了郭锋滕和陈语菡等人耳朵里。

    蝎帝的灵元山脉在妖冥域中尽管发展的极为快速,但现在的灵元山脉根本无法和天妖殿这种顶级势力抗衡。

    清楚沈风的来历和底气之后,郭锋滕脸上的神色恢复了平静,在不清楚能不能战胜沈风之前,他不会轻易动手,况且今天是药帝的寿宴,如果这里发生打斗,那么肯定会闹出巨大动静来,到时候他可承受不了药帝的怒火。

    他声音中带着戏虐:“能够在仙尊中期发挥出仙尊极境的战力,你的确算得上是一个天才,但这里是妖冥域,今天只要你踏出城主府,便是你丧命之时,区区一个蝎帝还保不住你的性命。”

    他的父亲和岳父很快会抵达这里,到时候要杀了蝎帝也不是什么难事。

    原本武明城还想要好好的折磨折磨沈风,只是在听到郭锋滕的话后,他明白这位天妖殿的第一天才也怒了,他现在只是一个废人,郭锋滕能够帮他出头已经十分难得,不能在提出其他要求了。

    今天是妖老头的寿宴,沈风也不想破坏了寿宴的气氛,尽管他清楚妖老头绝对不会怪他,但这么久的岁月没见了,刚见面就把这老头的寿宴给毁了,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情。

    陈语菡冰冷的眸子盯着沈风,道:“别以为自己有几分能耐,背后又有一名仙帝撑腰,你就能够在妖冥域横行无忌,天妖殿和仙莲妖宫不是蝎帝能够得罪的,更不是你这种人能够得罪的。”

    “如若你在这里自废丹田,然后任由武明城处置的话,我倒是可以考虑不追究严如韵的责任,我想你也是为了帮她出头而来的吧?”

    自废丹田?

    沈风仿佛听到了最好笑的笑话一般,目光在郭锋滕和陈语菡身上扫过,道:“如果你们两个现在自废丹田,然后跪在我这位朋友面前道歉,那么今天我可以饶你们一命,要不然你们休想要活着离开玄魔城。”

    在寿宴上沈风选择不动手,不代表等寿宴结束之后,他会放过郭锋滕和陈语菡这两个人。

    此话一出。

    整个院落顷刻间变得静悄悄的。

    所有人全部被沈风的话给惊到了,要知道陈语菡和郭锋滕可是仙莲妖宫和天妖殿内的圣女和圣子啊!而且今天他们的父亲全部要到场,沈风的这番话听起来无比的可笑,完全像是出自于脑袋不正常的人口中。

    郭锋滕愣了数秒之后,怒极反笑道:“我还是第一次听到,在妖冥域之中,有人不仅要让我郭锋滕自废丹田,竟然还敢让我下跪道歉!”

    “小子,你是真的不知道天高地厚,等我父亲到了之后,我会亲自请求药帝,将你直接扔出城主府,到时候再取走你的性命,也不算是得罪药帝前辈了。”

    沈风随意耸了耸肩膀,道:“你口中的药帝不会将我扔出城主府,我是他的客人!”

    闻言。

    不仅仅是郭锋滕和陈语菡等人,在场的其余妖族之人,全部认为沈风脑子有问题,他们自然而然的觉得,沈风这一切的底气全部来自于蝎帝。

    正当这时。

    郭锋滕身上的一块传讯玉佩闪烁了起来,他嘴角露出一抹笑容:“我父亲到了。”

    随后,身旁陈语菡腰间的玉佩也闪烁了起来,嘴角浮现一抹冷然:“我父亲也到了!”

    这一刻。

    几乎所有人全部像看跳梁小丑一般,目光鄙夷的注视着沈风。

    唯独只有严如韵不明白沈风这么做的用意,她尽管震惊沈风背后竟然有蝎帝,但光光靠着一个蝎帝,在今天根本扭转不了局面。

    而严如霜也从姐姐的传音之中,大致的了解到了关于沈风的事情,她的美眸中闪烁着复杂的光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