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最强医圣 > 第九百二十七章 药尊灵玉
    在郭锋滕和陈语菡身上的玉佩相继闪烁后,他们冰冷的看了一眼沈风,接着便快步走出了院落之中,没有再说任何的狠话。

    不过,从这两人脸上的表情可以看出,他们已经给沈风判了死刑,嘴角噙着淡漠的嘲弄和不屑。

    坐在轮椅上的武明城也随即被人推出了院落之中。

    离开院落后。

    郭锋滕眼眸中的杀意越发旺盛,他对着武明城说道:“你留在这处院落门口,我已经传讯给了大长老,如若在我们没有回来之前,这小子要离开城主府的话,大长老会亲自将他拿下。”

    “我和语菡现在要一起去给药帝前辈贺寿。”

    闻言。

    武明城心底闪过一抹羡慕和嫉妒之色,这次规定了只有仙帝期的强者,才能够踏入药帝前辈所在的院落。

    哪怕郭锋滕和陈语菡是顶级势力内的圣子和圣女,应该也不能例外啊!毕竟此刻在院落之中,也有身份不弱他们两个的存在。

    不过,武明城没有多想,他现在只想要报仇,既然无法慢慢折磨沈风,那么他要亲眼看到这杂种惨死,有大长老过来支援,他完全没什么好担心的。

    郭锋滕和陈语菡一路来到了城主府的门口,此时,有两个气势不凡的中年男人正在等候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额头上有一层鱼鳞的男人,他是郭锋滕的父亲郭长恒,目前修为在三星仙帝的层次,一个势力之中最强大的是那些隐世不出的老祖,在如今的天妖殿内自然也有高阶仙帝存在。

    另一个眉心有朵莲花印记的儒雅男人,看上去如同一个彬彬有礼的文人,只不过,他双眸之中透出无比渗人的凌厉,他乃是陈语菡的父亲陈瑞豪,修为同样在三星仙帝的层次。

    郭锋滕和陈语菡急忙向自己的父亲恭敬的打招呼,并且快速的将沈风方才在院落里的嚣张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郭长恒摆了摆手,道:“只是一条小杂鱼罢了!让大长老暂时留意着足够了,原本你们是不够资格去亲自给药帝贺寿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我们正好得到了一块药尊灵玉,待会你们两个亲自交到药帝手上,我想他会对你们有不错的印象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在我们妖冥域中,丹药的根本全部掌握在了药帝手里,如若你们将来出生的孩子,能够成为药帝的真传弟子,那么对于将来我们统一妖冥域会便利上不少。”

    陈瑞豪也说道:“走吧!先别去管那种小角色了,他绝对无法活着走出玄魔城。”

    听到郭长恒和陈瑞豪的话后,郭锋滕看着放在他手里的一个方形盒子,暂时将沈风的事情给抛之脑后了。

    他知道药尊灵玉对一名炼药师来说,绝对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宝物。

    这药尊灵玉是至尊炼药师在死亡之前,身体内所形成的一种特殊玉石,里面蕴含了玄妙中的炼药之力。

    如果九品炼药师仔细体悟,那么能够增加跨入至尊炼药师的几率,当然对于九品之下的炼药师来说,药尊灵玉会让他们彻底疯狂。

    有了药尊灵玉这份贺礼,郭锋滕和陈语菡倒的确有资格进入主院落去见一见药帝。

    在陈瑞豪和郭长恒等人往主院落的方向走去之后,从远处才走来城主府的下人带领着他们。

    陈瑞豪和郭长恒应该是打点好了,这名下人没有阻拦郭锋滕和陈语菡。

    路过一个个的院落,里面的人注意到走过的陈瑞豪等人之后,脸上浮现了惊讶之色。

    他们惊讶的自然是跟在后面的郭锋滕和陈语菡,这次的规则极为的森严,哪怕是天妖殿和仙莲妖宫,应该也没有权利带着晚辈去往主院落的啊!

    带着疑惑,不少圣者走出了自己所在的院落里。

    在陈瑞豪等人走进主院落的时候,这里被布置的极为奢华,一名脸上布满皱纹,头发和胡子全部发白,脸上有一种不怒自威的老头,坐在了主桌的主位之上,他便是药帝天火老妖。

    眼下院落里,除了天火老妖之外,其余人全部没有坐下,正在一个个的送上贺礼。

    有两男一女恭敬的站在了天火老妖的身侧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身体魁梧的如同蛮牛的中年男人,他是玄魔城的城主何继川,修为在二星仙帝的层次。

    至于另外一男一女同样也是天火老妖的得意弟子,那模样亮丽的女人,一举一动间充满了勾人的味道,身材足够让男人流口水,她名叫凤芸萱,修为在一星仙帝的层次。

    最后一个模样极为俊朗的男人,年龄看上去和何继川差不多,只是他眼眸里会隐隐闪过玩世不恭的神色,他名叫柳叶生,修为在二星仙帝的层次。

    可以说何继川、凤芸萱和柳叶生是天火老妖众多弟子之中,最为让他感到满意的。

    而且这三人背后都有着不俗的势力,比如说何继川背后的势力就是玄魔城,至于凤芸萱和柳叶生背后的家族势力,要比玄魔城更加强大,他们的家族在妖冥域内,绝对可以挤入顶尖的一流势力中,和顶级势力也不会相差太多了。

    当然天火老妖的大部分弟子全部在今天赶来了,有些实在是赶不过来的,也让人送来了贵重的贺礼,眼下有何继川等人站在天火老妖身旁,其余弟子自然只能乖乖的站到一旁去。

    陈瑞豪和郭长恒带着两个晚辈进入主院落,立马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力,站在天火老妖身旁的何继川、凤芸萱和柳叶生率先皱起了眉头来,今天的规矩谁也不能破坏,哪怕是天妖殿和仙莲妖宫又如何?他们三个背后的势力,再加上他们师父所掌控的势力,一点也不会惧怕天妖殿和仙莲妖宫。

    正当三人之中脾气最暴躁的何继川,要开口让郭锋滕和陈语菡离开的时候。

    郭锋滕和陈语菡往前跨出两步,他们已经准备好了所有说辞。

    其中郭锋滕一脸恭敬的说道:“药帝前辈,是我央求着父亲带我们进来的,我和我的未婚妻费尽千辛,终于找到了一件送给您的贺礼,还请前辈您不要嫌弃。”

    说话之间。

    他打开了手里的正方形盒子,当里面一块通体碧绿,散发着玄妙炼药之力的玉,出现在所有人眼里之后。

    何继川、凤芸萱和柳叶生微微一愣。

    哪怕是天火老妖也片刻的失神,不过,他好歹是见过风浪的人,而且修为也抵达了四星仙帝,停顿了数秒之后,笑道:“老夫我也是第一次见到药尊灵玉,你们两个小家伙有心了,你们就留在主院喝一杯酒水吧!”

    这一瞬间。

    郭锋滕和陈语菡心中的傲气急速滋长,但他们脸上依旧保持着恭敬,整个妖冥域的年轻一辈,只有他们两个能够让药帝亲自开口留在主院落,兴许他们将来的孩子还能成为药帝的真传弟子,想到此处,脑中再次浮现沈风的身影时,他们心里面的不屑和鄙夷在快速扩散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