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最强医圣 > 第九百二十八章 只有等死的份
    药尊灵玉!

    几乎所有炼药师对这种宝物都没有抵抗力。

    在场其余妖冥域顶级势力内的宗主,看到天妖殿和仙莲妖宫竟然让两个晚辈送出了药尊灵玉,他们眉头紧紧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不过,药帝已经让郭锋滕和陈语菡留下来喝杯酒水,他们这些外人更没有表示反对的权利,只是心里面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郭锋滕和陈语菡恭敬的走上前,将装有药尊灵玉的方形盒子递给了天火老妖。

    一旁的何继川、凤芸萱和柳叶生的目光,一刻也没有离开过药尊灵玉,他们三个都是炼药师,清楚药尊灵玉的巨大价值,刚刚皱起的眉头早已经松了开来。

    郭锋滕在将盒子递出之后。

    陈语菡小心翼翼的恭敬说道:“药帝前辈,晚辈有个请求,不知道能不能在这里说出来?”

    天火老妖将盒子里的药尊灵玉拿在了手里,感受着其中磅礴的炼药之力,他的心情非常不错,道:“小女娃,你有什么事情尽管说。”

    陈语菡心里面一喜,道:“晚辈如今怀有身孕,我从前一直很仰慕药帝前辈您,只可惜无缘跟随您踏上炼药一途。”

    “等晚辈的孩子出生后,不知道有没有福气拜入您的门下,跟着您追求炼药之巅!”

    此番话一出。

    在场的不少妖冥域大人物,脸色全部微微一变,他们清楚这其中的利害关系,如若陈语菡和郭锋滕将来的孩子,真的成为了药帝的真传弟子,那么对他们这些人将会非常的不利。

    原本不死妖蝎一直在找机会想要离开,如今听到陈语菡的请求之后,他心里面有一种危机感,目光紧紧的注视着天火老妖。

    何继川、凤芸萱和柳叶生收回了目光,在场的人全都不是傻子,他们也清楚天妖殿和仙莲妖宫的目的,心里面不禁产生了一种反感。

    天火老妖将药尊灵玉放回了盒子中,笑道:“看来这块玉,老夫不能收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喜欢收徒弟,这在妖冥域中是众多周知的,换做从前,我再收一个弟子也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老夫从十年前开始,便决定不再招收任何弟子,哪怕他拥有强大的炼药天赋。”

    “我培养了这么多的弟子,渐渐的也开始有心无力了,我还打算冲击至尊炼药师,所以真的没有精力再收任何人为弟子,这块药尊灵玉你们收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天火老妖在妖冥域之中一直与世无争,他不想参与到任何争斗之中,况且他真的不打算再收徒,这件事情何继川等三人早已经知道。

    听到天火老妖的拒绝之后,陈语菡和郭锋滕心里面一阵失落。

    而陈瑞豪随即说道:“天火前辈,送出去的东西,哪有收回来的理由。”

    “是我家这丫头太不懂事,还请天火前辈不要放在心上,这是我们的一份心意,还请你一定要收下。”

    陈瑞豪和郭长恒也考虑到了天火老妖会拒绝,不过,哪怕不愿意收徒,他们也想要和天火老妖保持良好的关系。

    再者。

    天火老妖当众说出不再收徒,以这老头言出必行的性格,恐怕以后真的不会再收徒了。

    何继川在一旁开口道:“我师父不收徒的事情,我们知晓的时日已久,以我师父的性格,在整个中界,没有人能够改变他的决定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这份贺礼着实对我师父的胃口,这个人情,我们这些做弟子的会记下。”

    凤芸萱和柳叶生等天火老妖的弟子相继点头,算是认同了何继川的这个说法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之后。

    陈瑞豪和郭长恒的心情好了不少,而郭锋滕和陈语菡心中的失落也一扫而光,这个结果无疑是一个意外之喜。

    不死妖蝎等周围的妖冥域仙帝,看到药帝的弟子接受了这份人情,他们的脸色显得很是凝重。

    天火老妖也没有再提归还药尊灵玉的事情,道:“都坐下吧!待会等喝了几杯水酒之后,陪我一起去其他院落里转转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来了,那么都是我的客人,总不能让他们连我的面也没见到。”

    这老头儿从来不拘泥于小节,照理来说,可以让其余院落里的人过来敬酒,但他这个主角却提出要去其他院落。

    在场的不少人也清楚天火老妖随意的性格,他们也没有劝阻,几乎知道劝阻了也不会有什么结果。

    倒是郭锋滕和陈语菡听到药帝要去其他院落走一圈,他们两个嘴角划过一抹冷意,如若等待会药帝到了年轻一辈的院落之中,只要他们两个使点绊子,根本不需要他们动手,药帝身边的弟子,恐怕直接会将沈风给拍成肉泥,到时候蝎帝别说是保住沈风了,自己也会陷入药帝的怒火之中。

    在他们看来沈风只有等死的份,心里面迫不及待的想陪着一众大人物去其他院落里了,今天他们注定了是所有年轻一辈中最为耀眼的存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城主府最外围的院落之中。

    在郭锋滕等人离开之后,气氛显得十分的诡异。

    武明城一直守在院落外面,而天妖殿的大长老没有出现在院落门口,应该是在暗处注意着这里的一切变化。

    毕竟天妖殿的大长老修为不弱,来年轻一辈的院落门口守着,只会沦为笑柄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的推移。

    一道道菜肴端了上来。

    沈风、严如韵和严如霜坐在了一桌上。

    他们这一桌上只有三人,其余妖冥域天才全部选择了远离沈风,深怕之后惹祸上身。

    “刚刚我父亲传讯给我,据说郭锋滕和陈语菡送出了一块药尊灵玉,眼下药帝把他们留在了主院落饮酒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嘛!我也收到了我老祖的传讯,陈语菡想要让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拜入药帝的门下,只是之后老祖就没传讯给我了,也不知道这件事情成没成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周围的妖冥域天才低声议论着,方才他们也见识过了沈风展现的速度,倒也不敢去冷嘲热讽,他们都在猜测,陈语菡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有没有成为药帝的弟子?

    可能是主院落里也开始进入宴席,他们的长辈没有再传讯过来了。

    只是这些人看向沈风等人这一桌的时候,脸上除了有怜悯之外,更多的是一种嘲讽。

    他们一致认为沈风今天绝对不会有什么好结果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