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最强医圣 > 第九百二十九章 足够耀眼
    严如韵和严如霜这对姐妹听到周围的议论声之后,她们心脏跳动的越来越厉害,身体里暴涨了一种名为绝望的情绪。

    眼下郭锋滕和陈语菡获得了药帝的认可,恐怕不等寿宴结束,就会想办法对他们动手。

    严如韵手脚冰凉无比,看到坐在身旁的沈风,随意的喝着灵酒,吃着端上来的菜肴时,她美眸中的神色再度渐渐趋于平静,绝望的情绪在一点点的消失,话语中倒是多了几分洒脱:“反正结局注定了,担心再多,害怕再多也无济于事。”

    她同样是拿起筷子,品尝起桌上的美味,不过,她还是压低了声音,说道:“蝎帝插手不了今天的事情,如今不仅仅是天妖殿和仙莲妖宫,我们还要面对药帝的庞大势力,蝎帝在他们面前实在太渺小。”

    沈风清楚这是严如韵的好意提醒,意思是蝎帝如若不插手此事,或许可以活着离开玄魔城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。”沈风回了一句,他不想解释太多,等他见到天火老妖,一切事情都会迎刃而解。

    在严如韵的理解之中,沈风的这句话回答,等于是听从了她的意见,不会让蝎帝参与进来白白送死了,她给自己倒满一杯灵酒后,说道:“这杯酒我敬你,这件事情完全是因我而起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在沈风也想拿起酒杯回应的时候。

    严如韵猛然间靠近,水润的嘴唇贴在了他的脸颊上,脸色通红无比的说道:“如果有来世,我一定做你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沈风感受着脸颊上的余温,窜进鼻子里的阵阵香气,他根本没想到这女人会突然袭击,心里面浮现一抹颇为无奈的苦笑,不在这件事情上多做纠缠,同样是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院落里的妖冥域天才看到严如韵的举动之后,他们心里面对沈风没有丝毫的羡慕,毕竟一个快死的人,他们有什么好羡慕的!

    严如霜从来没见过自己姐姐如此对待一个男人,她也暂时忘了心中的绝望,拿起倒满了的酒杯,对着沈风说道:“姐夫,我也敬你一杯酒!”

    严如韵贝齿轻轻咬着嘴唇,倒是没有去解释什么,好像默认了严如霜的话。

    听到严如霜这小丫头称呼自己为姐夫,他是更加的无奈了,这种事情越解释越麻烦,更何况现在也不是解释的时候,只能随意的陪着这丫头喝了一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城主府主院落里的大人物,开始起身往其他院落走去。

    而郭锋滕和陈语菡因为送出了药尊灵玉,他们两个破天荒的能站在药帝的身旁。

    在走向其余院落里之后,面对一个个圣者投来的惊异目光,郭锋滕和陈语菡极为的享受。

    当然这些圣者也知道了郭锋滕和陈语菡送出药尊灵玉的事情,看在药帝的面子上,对他们两个也是颇为客气。

    换做平时,尽管郭锋滕和陈语菡是顶级势力内的第一天才,但在场那些五阶圣者,甚至是半步仙帝,根本不会把他们放在眼里,毕竟郭锋滕和陈语菡再怎么天才,想要战胜他们还需要不少时间的修炼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坐在不起眼角落中的四阶圣者老头,在看到郭锋滕和陈语菡站在药帝身旁时,心里面便开始越发的慌张了起来,他是严如韵和严如霜的外公章运鸿。

    在药帝等人走去下一个院落的时候,他也急忙离开了这处院落,直奔城主府内最外围的院落。

    他刚刚传讯给了自己的儿子章白辉。

    章白辉所在的院落要比章运鸿靠外一些,所以不等药帝前来,章白辉已经第一时间离开,比自己的父亲先一步来到了最外围的院落。

    如今郭锋滕和陈语菡得到了药帝的认可,他们更加担心之前武明城被废的事情,生怕最后还是会连累到他们,为了保险起见,他们决定必须要做点什么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此刻。

    属于年轻一辈的院落里。

    坐在轮椅上的武明城,重新被人推了进去,他刚刚收到传讯,药帝很快会抵达这里,他挡在门口也不合适。

    章运鸿和章白辉在进入院落之后,他没有注意到武明城,而是将目光第一时间定格在了严如韵的身上。

    严如霜想要站起身给外公和舅舅打招呼。

    只是章白辉抢先一步,喝道:“严如韵,你自已的所作所为最好不要连累到我们。”

    他们两个还并不知道坐在严如韵身旁的人,乃是废了武明城的罪魁祸首。

    章运鸿觉察到外面有动静在传来,他可以肯定绝对是药帝等人在过来了,他清楚自己必须要再次表明态度,哪怕这里是药帝的寿宴,他也只能铤而走险了。

    在药帝等人差不多走到此处院落门口的时候,章运鸿猛然对着严如韵,吼道:“如今天妖殿和仙莲妖宫是一家,你身为仙莲妖宫的长老,却勾结外人残害天妖殿的天才。”

    “我尽管不是天妖殿和仙莲妖宫的人,但我身为你的外公,我觉得你已经无药可救,你根本没资格前来药帝前辈的寿宴,你和我们再也没有任何关系。”

    面对这番话。

    以及出现在院落门口的药帝和郭锋滕等人。

    沈风的神色依旧淡然,而严如韵和严如霜终究是心性差了一些,在看到妖冥域如此多的强者来临之后,她们脸上瞬间变得毫无血色。

    站在药帝身旁的郭锋滕和陈语菡,听到章运鸿的这番训斥之后,他们嘴角浮现了一抹笑容,原本他们还在想着对药帝如何提起这件事情合适?

    眼下章运鸿却非常的善解人意,他们清楚这老头是想要搏好感。

    他们微微对章运鸿点了点头,算是接受了这份煞费苦心的安排。

    见此。

    章运鸿提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,他清楚天妖殿和仙莲妖宫,应该是不会再迁怒于他们了。

    只是在郭锋滕想要对药帝恭敬的解释一下这件事情的时候。

    药帝天火老妖的目光一刻也没有离开过沈风等人的方向,强压着心里面的惊喜和震惊,脑中回荡着沈风的传音,他手指轻轻随意指向了严如韵。

    就这么一指。

    几乎所有人都认为严如韵没什么好结果了。

    郭锋滕和陈语菡是想要让严如韵成为武明城的玩物,目前不想要了这女人的性命,他们更想要看到沈风直接被当众拍成肉泥。

    只是在郭锋滕刚刚说出一个“药”字的时候。

    药帝天火老妖脸上洋溢着笑容,道:“看来老夫我要食言一次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女娃给我的感觉非常好,我从来没有这么强烈的收徒念头,就让她成为我的关门弟子吧!”

    “小女娃,你可愿意成为我的关门弟子?”

    这一刻。

    整个院落里瞬间寂静无声。

    郭锋滕好像被人掐住了脖子一般,喉咙里再也发不出声音来。

    严如韵这个原本注定要被粉碎尊严,甚至是死亡的人,在这一瞬间,她身上的光芒变得足够耀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