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最强医圣 > 第九百四十六章 爆发!失控!
    仙域之火除了稳固神魂以外,还是进入火域的必备之物。

    想要进入火域,身上必须要有仙域之火,要不然哪怕仙帝期强者也无法进入。

    只是沈风回到仙界这么长时间,没有再听说过关于火域的事情,难不成因为仙界被划分为下界、中界和上界之后,所有的火域都消失了吗?

    这簇紫色的仙域之火,平时一直稳固在沈风的神魂之上,不会对他造成任何的影响。

    钱横通的冷笑声传入耳朵里,促使沈风眼眸中的戾气,汹涌如海浪一般。

    在仙域之火阻隔了这老东西的精神类攻击之后,他的脑袋和灵魂立马好受了不少,鼻子和嘴巴里的气息十分紊乱,想要握紧拳头,可经脉被割断,手里连一丝力量也使不出来。

    北云毒圣阴狠的大笑道:“真是天无绝人之路!”

    “小杂种,为了好好感谢你,我们可以让你不那么快死,尽情的享受活着的每一刻吧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。

    他手里凝聚了一把散发着寒光的能量利剑。

    手臂挥出。

    “噗嗤!”一声。

    这把能量利剑直接刺穿了沈风右边的肩膀骨,将他右肩膀牢牢的钉在了山壁内。

    钱横通手掌中同样是凝聚了一把恐怖的利剑,毫不犹豫的贯穿了沈风的左肩膀骨。

    听到空气中响起的血肉和骨头被刺穿的声音,钱横通和北云毒圣兴致越发高昂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杂种,滋味不错吧?”钱横通右手掌覆盖在了仙域之火上,身体内一星仙帝的气势爆发到了极致,身上的血痕崩裂的越来越大,整个人仿佛像是布满裂纹的玻璃。

    他脸上的表情如同地狱里的厉鬼,继续喝道:“杂种,你的仙域之火,归我们了!”

    汹涌的力量从他的掌心内爆发,额头和身上暴起了一根根青筋,让人胆寒的威能,在沈风的眉心前扩散。

    见此。

    北云毒圣手里再度凝聚了一把能量利剑,手臂不停的向沈风的身体挥出。

    每挥出一剑,必定在沈风身上留下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,疼痛能够削弱沈风的意志力,这样可以帮助钱横通尽快获得仙域之火。

    感受着眉心前的恐怖威能,以及身上不断在多出来的伤口,沈风喉咙里没有发出任何痛苦的声音,只是杀意布满了他整张脸,脑中一阵阵的眩晕和发胀。

    他感知到丹田的四颗仙核几乎要彻底恢复了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那个诡异的黑点自主在旋转起来,无尽的恐怖戾气慢慢在渗透而出。

    随着,一次次的吸收庞大能量,这个黑点在变得越来越诡异。

    甚至上次沈风想要小心感知一下的时候,竟然还从黑点内冲出了一股气势。

    那股气势可是让鬼帝的灵魂也颤粟不已,最重要当时那股气势只是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曾经沈风多次被黑点带入了那种类似入魔的状态。

    尽管那种状态能短时间提升战力,但很容易彻底迷失自己的心智,所以沈风很排斥进入那种魔化状态。

    可眼下。

    面对钱横通和北云毒圣对他的折磨,心里面再也无法忍受下去,既然黑点有了反应,那么他不必再去阻拦,这是他今天化解危机的唯一办法。

    “唰!唰!唰!”

    北云毒圣手里的能量利剑,不停的划过沈风的身体,看到鲜血一次次从伤口中迸发,他脸上的神色越发兴奋,淡漠道:“杂种,这种鲜血横飞的画面是不是很完美?等获得仙域之火后,我们会让你们享受到更加大的乐趣。”

    钱横通覆盖住仙域之火的右手掌的手背上,青筋暴出的越来越明显,仿若是要爆裂开来一般,一星仙帝的气势在他身上不断的蒸腾着。

    仙域之火认准了沈风,所以他想要强行取走,哪怕他现在有一星仙帝的战力,也需要费上一番时间。

    “小杂种,别再忍着了,痛苦的叫喊吧!你应该珍惜还能够发出声音的日子。”钱横通十分恼怒沈风连一道痛哼声也不发出。

    他的另一只手掌,分出一部分力量,拍在了沈风的胸口之上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“咔嚓!咔嚓!咔嚓!”

    美妙的骨头断裂声回荡在空气中,让钱横通脸上浮现一种很享受的表情,可沈风却还是没有发出惨叫,他皱眉道:“杂种,你也只能垂死逞强了!”

    沈风胸口的骨头一再凹陷,鲜血将他的衣衫给染红了,他脸上的表情冷若冰窟。

    这一瞬间。

    丹田内的四颗神纹十色仙核彻底恢复。

    而诡异黑点内溢出的浓郁戾气和煞气,如海啸般完全爆发了出来,甚至黑点里还有隐隐的气势,在缭绕沈风的身体之内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一道怒吼声从沈风喉咙里发出。

    紧接着。

    “砰!砰!——”

    贯穿他肩膀股的能量利剑瞬间爆裂,漆黑色的戾气和煞气,从他全身毛细孔内疯狂冲出。

    对于这突如其来的变化,钱横通和北云毒圣身子不禁退后了数十米。

    仙域之火重新回到了沈风的眉心之内,他的身体被戾气和煞气缭绕着,两只眼睛忽而变成纯黑色,忽而又恢复原来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一股力量将沈风从石壁之中推出,他的身体悬浮在了半空之中,戾气和煞气犹如是他最忠诚的手下,时时刻刻和他形影不离。

    他那慢慢彻底定格在纯黑色的眼睛,看向了底下的钱横通和北云毒圣,他脑中只剩下最后一丝清醒,知道自己马上快要失控了,喉咙里发出深沉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在这一年之内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让往后的千万年,乃至是永远,中界的万族都记住我的名字,我沈风将受到万族朝拜,成为中界谁也无法超越的传奇。”

    “我又怎么能死在你们两个老杂毛手里!”

    当最后一个字音落下的时候,沈风的眼睛中颜色不再闪烁,纯黑的色泽如同是一个无底深渊。

    他的头发变成了银白色,散发着一种神圣的光泽,在黑点的气势流遍他全身的时候,身上的伤口、经脉和断裂的骨头在快速恢复。

    站立在半空之中的沈风。

    犹如是一尊来自于地狱的战神,尽管此刻他身上没有一丝气势透出,只有无尽的戾气和煞气愉悦的缭绕着他。

    在身上的伤口、经脉和骨头全部恢复之后,他身体微微一动,从他全身的骨骼里发出了一阵轻响声,脸上的杀气忽然消失了,变成了一副面无表情的模样,如同是没有任何情绪的木偶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