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最强医圣 > 第九百五十章 名存实亡
    身体内两种功法不停交替的急速运转。

    灵气在沈风的经脉中奔腾着,只是他的脸色在越发难看,感觉到凝聚的防护层上,在不断的出现一条条裂纹,恐怕在二十秒内,凝聚在周身的防护绝对会溃散。

    如今墨绿色液体内的腐蚀力,能初步的腐蚀四阶圣者的身体,而一根根尖刺也肯定能穿透四阶圣者的肉身,而且液体的腐蚀力和尖刺的穿透力,仍旧在一刻不停的上涨着。

    这个绿色的巨型手掌,到底是什么东西?

    沈风暂时想不出脱身的办法,眼看着防护要彻底溃散了,他感觉到手指的血红色戒指上,竟然在这个时候,微微泛起了一道红色光芒。

    这只血红色戒指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有反应?

    这一刻,沈风顾不得那么多了,不再去支撑着周身的防护,而是将灵气一股脑的注入血红色戒指内。

    “噗”的一声。

    防护瞬间消散在了他的周身,此刻,墨绿色液体内的腐蚀力,将沈风的衣衫腐蚀了个干净,随后,又在开始腐蚀他全身的皮肤。

    “噗嗤!噗嗤!噗嗤!——”

    一根根越来越锋利的尖刺,也已穿透沈风的皮肤,在慢慢没入他的血肉之中。

    尖刺里在释放出一种让人感觉剧痛的力量,他的心脏等重要部位,也全部有一根根尖刺在慢慢没入。

    如若这些重要部位被穿透,那么他几乎是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可在这种紧要关头。

    他还是没有继续凝聚力量,去减缓尖刺没入的速度,全身灵气依然在涌入血红色戒指内,脸上是一种孤注一掷的神色。

    在墨绿色液体的腐蚀强度和尖刺的力量增加到,完全让沈风的身体无法阻挡的瞬间。

    不停被注入汹涌灵气的血红色戒指上,终于是爆发出了无比耀眼的红色光芒,同时一种极为神圣的力量,隐隐充斥在光芒之中。

    这墨绿色的巨大手掌,被包裹在红色光芒之内后,首先进入沈风体内的一根根尖刺,如同见鬼了一般,快速从其体内抽离了出来。

    随后。

    从手掌上冒出的墨绿色液体,也在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,猛然收敛进了手掌之内。

    可还没有结束。

    在红色光芒不停的照耀之下,这巨大的绿色手掌,仿若是遇到了天敌一般,在形成一种枯萎的趋势。

    没多久之后。

    巨大的绿色手掌枯萎的越来越厉害,甚至到最后完全萎缩,直到消失在地面上。

    同时红色光芒也回到了血红色戒指内。

    从巨大绿色手掌内脱离出来的沈风,身体不禁微微下蹲,手掌支撑在了地面上,鼻子里的气息微微有些急促,换了一身干净的衣衫在身上。

    这次他是赌对了。

    他手指上的血红色戒指,好像有克制这巨大手掌的作用。

    缓了几口气之后。

    沈风把感知力渗透进了血红色戒指内,没有发现里面有什么改变,他也就暂时不再去深究。

    毕竟这只血红色戒指内也有颇多神秘,甚至里面的空间,连接了另外的一个地方。

    只是这些神秘,还不是如今的沈风能够探究出来的。

    调息了几分钟之后,他不再跨出步子,直接在原地踏空而起,他猜测在这里,可能还被布置了,这种会从地面中冒出来的巨大手掌。

    厉齐羽没有在玉牌中提到这绿色的巨大手掌,所以,这应该是所有人退离这里之后,那神秘的怪物布置下的。

    在离开了鬼域边缘的范围之后。

    沈风找了一个偏僻的地方暂时疗伤,接下来,他准备去一趟云海门。

    当初在鬼域内的极阴之地中,沈风遇到了云海门门主的儿子卢克宇等人,并且和他们发现了一些冲突。

    这云海门是距离鬼域不远的一个二流宗门,其宗门内的老祖修为在一阶圣者。

    之前,在极阴之地内,卢克宇被沈风给教训惨了之后,他偷偷联络了云海门的老祖卢易生。

    当然最后卢易生也只有被打趴下的份。

    最后在卢易生拿出了足够的诚意后,沈风才饶了他们一命,只是在他们脑中植入了神念烙印。

    能够牵制住鬼帝的鬼魔板就是在卢易生手里获得的。

    不过,鬼魔板在卢易生手里也纯粹只是浪费,他根本探究不出其中的秘密。

    那时候,沈风还从卢易生口中得知,在云海门内有一件非常神秘的器物,只要将其开启,便可以进入其中的空间,据说里面非常的玄妙,从来没有人能破解出这个空间存在的意义。

    根据卢易生所说,那是他的先祖无意间获得的一件器物。

    可能是卢家先祖,当初在获得这件器物的时候,莫名其妙的和其产生了一丝联系,所以如今只有拥有卢家血脉的人,才能够真正将那件器物开启。

    沈风倒是也对这件器物有些兴趣,况且卢易生说了,愿意将这件器物双手奉上。

    现在沈风最想要的是提升修为和战力,他不能放弃任何获得机缘的可能。

    在伤势恢复完毕之后。

    沈风直接向云海门的方向踏空而去。

    尽管说云海门距离鬼域并不远,但一路御空飞行过去,也足足花了一天的时间。

    一天之后。

    沈风来到了一处小镇之上。

    这里已经是进入云海门的势力范围。

    只是他刚刚来到这里,便听到了不少关于云海门的议论声。

    随便问了一名仙皇期的散修,当然沈风将身上的仙尊气势外放了一些。

    那名仙皇期的散修,感觉到沈风身上的气势之后,急忙恭敬的回答道:“前辈,您这次是来找云海门的?”

    他将说话的声音压得比较低,好像是生怕被别人听到一样。

    停顿了数秒,目光小心翼翼的扫视了一下四周,将沈风带到一个偏僻的角落里之后,他才再度开口。

    “如今的云海门已经名存实亡,而且在云海门的宗门之内,几乎没有原先的云海门之人存在了。”

    随后,他指向了小镇北面的方向,道:“前辈,听说云海门活下来的人,目前在北面的一个破庙里落脚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我劝您现在还是不要和云海门有任何的牵连!”

    “您虽说有仙尊期的修为,但有些人不是您现在能惹得起的,尽快离开这里吧!最近这里不太平啊!”

    沈风眉头微微一皱,问道:“云海门出了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见沈风一副追根问底的模样,这名仙皇期的散修也不敢不回答,将关于云海门的事情,大致的说了一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