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最强医圣 > 第九百五十一章 鸠占鹊巢
    原来在鬼域边缘发生变故之前。

    土灵宗和万玄谷便先一步遭受到了袭击,其中的大部分弟子和长老,也全部是变成了一个个的骨头架子,只有少数人,通过宗门内的小型传送阵逃离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两个势力要比云海门,距离鬼域更加的近一些。

    如若说以沈风之前赶路的速度,他从鬼域边缘要抵达这两个宗门的所在地,大约只需要半天的时间。

    这么看来,那神秘怪物应该是直接出现在了土灵宗和万玄谷附近,极有可能也是被某种力量传送而来。

    在这个怪物毁了土灵宗和万玄谷之后,绝对是去往了鬼域的方向,所以云海门才能侥幸的生存下来。

    根据这名仙皇期散修的叙述。

    土灵宗和万玄谷的老祖等人逃出来之后,暂时没有可以去的地方,当然在宗门内恢复平静之后,他们选择小心翼翼的回去了一趟,只可惜宗门所在的宝地被毁了个干净,甚至是里面的天材地宝也全部被吞食,几乎没有留下任何有用的东西。

    宝地被毁等于是聚集天地灵气的功效流失,在这种地方哪怕是重建宗门,对于修为的提升也十分不利。

    最后土灵宗和万玄谷的人得知了云海门没有遭受到袭击,他们全部去往了云海门落脚。

    这些全部是那名仙皇期的散修道听途说来的。

    他再次看了一下四周之后,这次干脆是用传音,说道:“前辈,传闻是云海门的人对土灵宗和万玄谷老祖身上的宝物有贪婪之心,所以才引发了冲突,最终云海门的人被杀的杀,被赶出来的赶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但几乎所有人都知道,这只是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罢了!要知道土灵宗和万玄谷,尽管也只是二流势力,但要比云海门强上不少,其宗门内的老祖根本不是云海门能够对付的。”

    “云海门的人肯定不会傻到,去抢夺这两个宗门老祖手里的宝物,正所谓欲加之罪,何患无辞啊!”

    “土灵宗和万玄谷是看中了云海门的宝地,才找了这么一个理由,联手将云海门给逐了出去。”

    喉咙里微微叹了一口气,这名仙皇期的散修也颇多感慨,继续用传音说道:“前辈,如今毁了土灵宗和万玄谷的神秘怪物,迟迟没有来到云海门附近,很多人猜测那怪物应该不会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鬼域边缘也造成了那么大的破坏,这件事情肯定引起了很多宗门的注意,用不了多久,绝对会有高阶仙帝前来,所以相对来说,这里已经算是安全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我听说土灵宗和万玄谷这次做好了十足准备,除了护宗阵法一直开启以外,还请了阵法师,布置了一些小型传送阵。”

    “那些小型传送阵十分简易,好像只能将人传送出上万米,但也足够逃生用了。”

    “想要布置强大的传送阵,可不是那么容易的,以现在土灵宗和万玄谷的能力,根本请不起强大的阵法师。”

    “土灵宗和万玄谷的老祖势均力敌,这两个宗门暂时应该会良好的合作下去。”

    听完了之后,沈风微微点了点头,看来云海门是被鸠占鹊巢了。

    他的感知力扫过钱横通的储物戒指,里面有不少林林总总的丹药,他很快发现了一些专门针对仙皇期的丹药。

    随手从其中拿出一瓶,丢给了面前的仙皇期散修,道:“说的很详细,这算是给你的报酬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。

    沈风身影随即向北面的破庙掠去,他这次的目的是那件云海门的神秘器物,自然不能让云海门的人死绝了。

    那名仙皇期的散修看到沈风消失的背影,又怔怔的看了看手里的一个瓷瓶。

    他有些疑惑的将瓷瓶打开,感受到其中的药力之后,随即心跳加速,不禁涨红着脸自语道:“皇极丹!”

    这种丹药是专门针对仙皇期修士的。

    对于仙皇期的修士来说,这皇极丹绝对是一种极品丹药。

    这一瓶皇极丹下去,运气好的话,绝对能够让这名仙皇期的散修提升一个小层次。

    随即将瓷瓶给塞住,小心翼翼的将其收入了储物戒指里之后,他心里面的情绪还是无法平静,没想到只是认真的回答了一些话,就获得了如此一份机缘,简直是天上掉馅饼啊!

    对于沈风来说,钱横通和北云毒圣的储物戒指是白白得来的,况且皇极丹对于他来说没有任何用处了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在沈风看来,钱横通储物戒指里的这些丹药,可以说炼制的够失败的。

    如若换做他炼制,那么效果绝对能上涨很多,而且能将丹药中的杂质也全部去除干净。

    所以,这些在别人眼里是宝物的丹药,在他眼里只是一堆垃圾而已。

    曾经沈风的不少炼药手法,的确是在如今的中界传承开来了,但真正能将其完全领悟的人,是少之又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小镇北面的一个破庙中。

    里面大约只有三十来人,这些已经是如今云海门总共的人数。

    这些人或是躺在地面上,或是盘腿坐着,他们脸上的表情都陷入一种痛苦之中。

    云海门的老祖卢易生,眼下身上没有任何一丝灵气波动,整张老脸之上布满了病态的苍白之色,甚至衣衫上还有干了的血迹,来到破庙之后,他便没有换过衣衫。

    盘腿坐在他身旁的一个中年男人,一条左手臂没有了,断肢处上结了一层血痂,他的左手臂被人砍下来的时间应该不长。

    他是云海门的门主卢晋石,此刻双眼无神,如同是被抽走了魂魄一般,脸上残存着没有擦去的血污。

    他脖子僵硬的转向了卢易生,目光略微恢复了一些神采,语气中充满了绝望:“老祖,我们真的还有翻身之日吗?”

    卢易生当初在紧要关头,说了自己在鬼域中结识了一名强者,而且那名强者要来云海门做客,土灵宗和万玄谷才没有将最后这些人也给杀了。

    只不过,卢易生始终没有说出那强者的修为在什么层次。

    当初回到云海门之后,卢易生和卢克宇等人,并没有对任何人透露过关于沈风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只要那位前辈到来,并且愿意帮我们出手,那么土灵宗和万玄谷,绝对会迎来末日。”卢易生脸上的皮肤皱了起来,浑浊的眼眸之中闪动着无尽的怒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