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最强医圣 > 第九百六十一章 捡的
    整个大殿内安静的有点儿尴尬。

    对于卢易生等人脸上的神色,卢佩芸心里面充满了疑惑,不禁暗自猜测,难道是老祖他们太震惊了?以至于才会表现的如此木讷吗?

    她把卢易生和卢晋石等人古怪的表情,全部归纳为木讷了。

    左思右想之后,她更加确定了这个想法,云海门的底蕴她非常清楚,几乎不可能获得圣灵丹和圣元丹。

    自以为完全想明白了之后,卢佩芸将一瓶圣灵丹和一瓶圣元丹,放在了卢克宇面前的桌子上,道:“克宇,你不用和我客气,今天是你的大婚之日,你不用觉得这份礼物太贵重,你将这两瓶丹药收起来,无论是拿出去拍卖,还是等以后跨入圣者自己服用,决定权交给你。”

    卢克宇看着面前桌子上两瓶孤零零的丹药,他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!

    或许在沈风没有拿出数百瓶丹药之前,这一瓶圣灵丹和圣元丹,对于云海门来说的确很珍贵,可眼下见识了沈风的大手笔之后,这两瓶丹药真的不算什么了。

    卢佩芸见卢克宇没有说话,她的柳眉紧紧皱了起来,看到了坐在卢易生旁边的沈风。

    她不记得云海门内有这么一个人物,感觉到对方身上的气息在仙尊巅峰之后,她问道:“哥,这小子是我离开之后,云海门招收的弟子吗?”

    “仙尊巅峰的修为的确不错,足以和中界大势力内的天才媲美,但家有家法,门有门规,他一个弟子怎么能和老祖平起平坐?”

    听得卢佩芸冷冽的质问之后。

    卢易生和卢晋石等人身体猛地一个颤抖,生怕这番话惹怒了沈前辈。

    暗自深吸了一口气,卢易生随即给沈风传音道:“前辈,关于您的事情要说出来吗?”

    沈风用传音回答道:“就随口编造一个理由,说是我曾经救过你的性命便可。”

    他看得出卢佩芸这种战场上的女人,向来是一根筋的主,要是卢易生把他的战力有多恐怖说出来,这女人肯定要亲自验证一番才会相信。

    沈风没兴趣在一个丫头面前展现战力,为了不必要的麻烦,他才让卢易生随便糊弄一下。

    闻言。

    卢易生脑中组织好了措辞,道:“佩芸,这位是沈前辈,你在他面前不可无理。”

    “当初我和克宇他们在鬼域之中遇险,多亏了沈前辈出手相助,我们才侥幸活了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沈前辈为克宇和静雯证婚,他是我们云海门的贵客。”

    卢佩芸微微一愣,她认为沈风当初绝对是误打误撞才能救了老祖,毕竟这小子的修为才仙尊巅峰啊!她的老祖再怎么说也是一阶圣者的修为。

    对于卢易生称呼沈风为前辈,卢佩芸美眸里浮现了不悦之色,道:“老祖,纵使他对您有救命之恩,您也不必称呼他为前辈啊!他的修为在您之下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以让我师父为克宇证婚,我看不如等以后,我为克宇重新举办一场婚宴。”

    这回卢晋石第一个喝道:“佩芸,这种事情岂能儿戏,沈前辈已经为克宇和静雯证婚,如若你再说这种不着边际的事情,那么我请你立马离开云海门。”

    听到自己的哥哥把话说得这么严重,卢佩芸心里面越发不是滋味,在她眼里沈风只是一个外人啊!她这些年的性子是越来越暴躁,道:“哥,外面的世界很大,让我师父为克宇证婚,我师父他肯定会送出一份重礼,而这小子能送出什么礼物?”

    卢克宇和王静雯再也听不再去了,他们也开始对卢佩芸有些反感。

    其中王静雯忍不住指向了不远处的一张桌子,上面被一块巨大的红布给遮盖着,道:“沈前辈送的礼物全部在那边,你可以亲自去看一看。”

    听到王静雯语气中的敌意,卢佩芸心里面冒出丝丝怒火,身影顿时来到了那张桌子前,将上面的红布直接给掀开。

    当她看到一个个瓷瓶上,刻下的丹药名称之后,她瞬间呆若木鸡,数秒之后,她摇头道:“不可能,这些瓷瓶之中绝对是假丹药。”

    说话之间。

    她将一个个瓷瓶打开,从其中不停有丹香味飘散而出。

    尽管她对炼药一窍不通,但还是能分辨出丹药的名称,感觉到这里的圣灵丹和圣元丹,要比自己拿出来的纯净上很多后,她有一种如同在做梦的感觉。

    钱横通和北云毒圣的炼药之术,在沈风面前虽然连个屁都不是,但他们在中界的确算得上是顶层的炼药师了。

    至于卢佩芸拿出的圣灵丹和圣元丹,绝对是那些比钱横通他们,逊色的炼药师炼制出来的。

    卢佩芸的师父是一名五阶圣者,在她看到也有适合五阶圣者服用的丹药时。

    她急忙判断了丹药真实性,在确定了是真的之后,她心里面翻江倒海的,要知道这种适合五阶圣者服用的丹药,当初他师父费了不少工夫才得到几颗,如今这里却有二十几瓶之多。

    虽说她不愿意去承认,但眼下不得不承认,这里的所有丹药全部是真的。

    如此数百瓶的丹药,价值绝对极为庞大啊!

    到了这一刻,卢佩芸终于明白,刚刚在自己得意的拿出两瓶丹药之后,为什么老祖等人会露出一副极为古怪的表情了。

    她的两瓶丹药,在这么多丹药面前,根本是不够看的,亏她还洋洋得意,眼下真想要找个地缝钻下去。

    压制住了内心的波澜起伏之后,她不顾一起的来到了沈风面前,问道:“你到底是谁?这些丹药从何而来?”

    沈风平淡的说道:“我只是散修一名!”

    “至于这些丹药,捡的!”

    “之前运气不错,在鬼域中正好碰到了两具炼药师的尸体,他们的储物戒指里可是有不少丹药。”

    他亦真亦假的胡扯。

    捡的?

    卢佩芸脸上的神色不停变换,她看不出沈风在说谎,心里面自语道:“难不成这小子的运气真的这么好吗?”

    “他应该说的是事实,哪怕他是大势力内的天才,也不可能将这么多丹药一次性送人。”

    “只有那些自以为是,想要出出风头,不自量力的冤大头才会这么做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如果这小子有大背景,又怎么会看得上云海门。”

    毕竟在卢佩芸眼里,云海门只是一个很弱的二流势力,那些大宗门内的天才弟子,不可能会来故意接近,所以她几乎确定了沈风就是自以为是的冤大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