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最强医圣 > 第九百六十六章 由你自己决定
    沈风不再去留意卢易生等人。

    明明一开始,他根本感觉不到这尊石像有什么特殊的地方,也没有觉察到地面之中隐匿的阵法。

    为什么他的这双眼睛,瞬间能看穿这一切了?

    方才好像自己体内的血皇诀自主运转了一下,随后,他的眼睛里感觉到一丝凉意。

    他想到了曾经觉醒收毒之眼,完全是血皇诀所带来的。

    难道他能看穿这一切也全部是血皇诀的原因?

    可当初在觉醒收毒之眼的时候,他脑中莫名其妙的浮现了字体,但这一次,他脑中什么变化也没有。

    他眼眸中的绿芒早已经消逝,可他的视线依旧能穿透石像。

    看着地面上布置的玄妙阵法,这个阵法的隐匿能力非常强,哪怕高阶仙帝,或者是阵法大师也几乎发现不了。

    沈风可以肯定,他从来没见过如此奇特的阵法。

    不过,他看得出阵法只是抽取一部分跪拜之人体内的灵气,不会对他们的身体造成什么伤害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紧紧盯着石像底部的那口棺材,他怀疑这人极有可能是冰帝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一道苍老的疑惑声,在沈风的脑中忽然响起。

    紧接着,又一句话,在他脑中回荡开来:“小子,你发现了我?”

    沈风眉头一皱,试着对石像底部传音: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在他话音落下的时候。

    只见,在底部的棺材上方,凝聚出了一个虚影老头,继续对着沈风传音:“难怪你会一直盯着石像的底部,你果然发现了我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“小子,我如今处于一种极为玄妙的状态之中,一般人根本听不到我的传音,哪怕是那些和我有血缘关系的后辈,他们也无法和我交谈,你却能发现我,并且听到我的声音。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我来问你吧!你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沈风看到虚影老头的模样之后,他肯定了躺在棺材内的是冰帝,传音道:“玄妙状态?依我看是将死状态吧!你恐怖没多久日子好活了。”

    “如若我没猜错,你是通过这些跪拜修士体内的灵气,才这么一直苟延残喘的活着。”

    闻言。

    虚影老头顿时怒不可解,直接被沈风说到了痛处,他阴沉的声音传入沈风脑中:“小子,这是你对我说话的态度吗?你只是区区仙尊巅峰的修为,竟然敢在老夫面前如此放肆,我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话音停顿住了,转而语气一变,继续传音道:“算了、算了,老夫不和你这小子计较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多久没有和人说话了,今天老夫的心情还算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小子,陪我聊聊天,如若你能让老夫我高兴,那么我许你一场机缘。”

    沈风一直盯着石像的底部,慢慢的、慢慢的,他的收毒之眼也在跃跃欲试了,他觉得这老头挺有意思,思忖了片刻后,传音道:“中毒的滋味不好受吧?你应该是封存了自己的一部分的生机,再加上许许多多跪拜修士的灵气,你才能够支撑到今天的,只是现在这些修士的灵气,对你的作用越来越小了。”

    虚影老头顿时一个颤抖,不敢置信的声音出现在沈风脑中:“小子,你怎么知道我中毒的?当年哪怕是我的儿子也不知道这件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说过自己的寿元将近,想要早一步躺在棺材之中。”

    沈风平淡的传音道:“老头,别这么激动,我说能帮你化解体内的剧毒,你信吗?”

    虚影老头不屑道:“好一个狂妄的小子,别以为你猜到老夫是中毒,你就能如此口出狂言。”

    “说实话,老夫的确所剩时日不多,这漫长的岁月之中,我像个活死人一样躺在这里,也是时候要断气了,和我同一时代的老家伙们,应该几乎全部上路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这是什么剧毒吗?老夫当年堂堂八星仙帝,可对这种剧毒也束手无策,找遍了各个炼药师,他们炼制的解毒丹全都没有效果。”

    “小子,这种剧毒可能不是产自于仙界,其毒素的可怕不是你能想象得到的。”

    沈风对自己的收毒之眼有信心,越是强大的剧毒,对他的修为提升越是有帮助。

    不过,他没打算直接帮这老家伙化解剧毒,传音道:“老头,我们做一个交易如何?我帮你化解这种剧毒,你到时候答应我一件事情。”

    今后和降妖赵家对抗,冰帝和徐氏王朝也绝对能成为一股不俗的助力。

    不等冰帝开口,沈风继续传音:“难道你真的想要死在石像的底下?当年你布置下这等阵法和机关,不是为了有朝一日能解除体内的剧毒吗?”

    虚影老头沉吟了片刻后,传音道:“小子,你要如何帮我化解这种剧毒?”

    收毒之眼虽说能隔空吸收毒素,而且眼下收毒之眼也跃跃欲试。

    可沈风清楚,收毒之眼只是感觉到了剧毒的气息,想要隔着石像和棺材,将冰帝体内的剧毒吸收出来,这几乎不太可能。

    沈风传音道:“首先,你必须要从底下走出来。”

    虚影老头沉默了下来,如若从底下走出来,那么他将会只有两个时辰的命。

    如若两个时辰内,不能化解身体内的剧毒,那么他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尽管他厌烦了这种活死人的状态,可活着总比死了好啊!

    见虚影老头不回答,沈风接着传音道:“老头,一切由你自己决定,我应该会在王城内停留几天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到底是赌一把?还是继续留在棺材中等死?你自己好好想想吧!”

    “还有你给出的感悟之力太少了吧?都不够这些人突破一个层次的。”

    虚影老头叹了口气之后,传音道:“小子,我会好好考虑的,不过,我总觉得你信不过。”

    接着,他回答了沈风的第二个问题:“我只是取走他们体内一部分灵气而已,想要让我给他们更加玄妙的感悟之力,岂不是太便宜他们了?修炼之路,需要自己努力才行。”

    沈风不再和这老头说话了,收回了目光之后,他看到卢易生和卢晋石等人,体会了一下获得感悟之力后,纷纷从地上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卢易生想要好意的提醒沈风下跪。

    只是沈风随口说道:“走吧!进城!”

    卢易生疑问道:“沈前辈,您不跪拜冰帝的石像吗?我们都获得了不俗的感悟之力,您……”

    沈风摆了摆手,打断道:“不跪!”

    一旁的卢佩芸见沈风这副态度,她认为这完全是对冰帝的一种不敬,直接给其传音道:“装什么桀骜不驯!你以为自己很强吗?你在圣者面前,只是蝼蚁一只。”

    “仙尊巅峰之中还有战力高低的呢!眼下有机缘摆在你面前,你却自以为是的置之不理,这种行为非常可笑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确不配获得冰帝的玄妙感悟。”